《天下帝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下帝医》最新章节目录

第9章

在沈强夫妇还在抱怨徐川靠不住的时候,徐川已经带着人到了江心饭店外。

这里正被很多人围着。

“站住,今天杜少包场,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一人站出来嚣张的对徐川等人吼道。

话音刚落,一把枪顶在了他脑门儿上。

“各位爷请进。”

那人立刻跪下,后背已经布满冷汗。

刚才太冲动了,一时没看清,原来这些人都身穿军装,就算是杜家也肯定惹不起啊!

徐川根本没理会他,而是直接冲了进去。

“嫣然!”

沈嫣然正举着餐刀,身形踉踉跄跄的伏在栏杆处,随时可能从二楼掉落一楼大厅。

一股怒火从徐川脚底直冲天灵盖,自己的女人竟然被逼到自杀以保清白的地步!

今日杜泽世必死!

听到徐川的声音,沈嫣然急忙看去,表情瞬间委屈起来。

“徐川,快救我!”

杜泽世本来还准备跟沈嫣然玩一下猫抓老鼠的游戏,但是看到沈嫣然刚选上的那个上门女婿来了,表情立刻一变。

“沈嫣然,这就是你选上的那个废物老公啊?我倒是想知道,这个上门女婿到底能有多窝囊。过来,我想看看他受不受得住!”

杜泽世一脸狞笑。

徐川眼神阴寒无比,就算没有宝芝医馆的仇,就凭杜泽世这番话,他今天也必死!

“啊!”

看到杜泽世过来,沈嫣然惊叫一声,直接从二楼栏杆处掉了下来。

徐川立刻飞身过去接住了她。

沈嫣然对徐川的气虽然还没消,但在这种紧急情况下还是紧紧的抱住了徐川。

“带我走,他给我灌了药,我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

沈嫣然趴在徐川肩头说道,声音微弱,吐气如兰。

徐川心疼无比,温柔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丢人的。今天欺负过你的所有人,我会让他们全都去死!”

说完,徐川拿出一根银针,刺入了沈嫣然脖颈处的一处穴位,封住了她身体内的药力,也让她昏死了过去。

“徐川,你这狗东西敢跟老子抢女人?给你十秒钟,立刻将你老婆送上来!”

杜泽世命令道。

徐川将沈嫣然放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脱下外套盖好,这才对手下人命令道:“把他扔下来!”

“是!”

一人立刻噔噔噔上了二楼,一脚将杜泽世从二楼踹了下来!

伴随着啊的一声惨叫,杜泽世重重砸在一楼大厅的地板上。

还没等他爬起来,徐川一刀扎穿了他的手掌,刀身深深扎进地砖之中,疼的他全身抽筋!

“徐川,你知道老子是谁?老子是杜家大少!”

杜泽世表情狰狞的吼道。

“杀的就是你杜家人!”

徐川怒道。

“你可真嚣张啊,既然这么有种,敢让我打个电话通知我们杜家人吗?”

杜泽世一说完,酒店外就响起一道声音:“不必了,人我给你带过来了!”

来人是林啸,他将杜家老少都压过来了。

“爷爷,爸,你们怎么都来了?”

杜泽世趴在地上,满脸错愕。

他爷爷杜春来心中也正好奇呢,他自问从来没有得罪过哪位大人物,怎么会被人这么粗暴对待?

“不知阁下是谁,与我杜家有什么恩怨,竟然惊动队伍的人来打招呼。”

杜春来板着脸说道。

他自问自己也不是好惹的,不能被人欺负了一点脾气都没有。

徐川:“新仇加旧怨,你想先听哪桩?”

“有新仇,还有旧怨?不可能,我根本没见过你,不过你不妨说说看!”

“那就先说宝芝医馆上下八十口人的性命,算新仇,也算旧怨,想起来了吗?”

徐川的声音带着滔天怒意!

师父对他恩重如山,不仅有授业改命之恩,更给了他父亲般的关怀,他名下的宝芝医馆被灭,此仇不报枉为人徒!

杜春来脸色一变:“你是萧仲的什么人!”

“老东西,萧仲这个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徐川反手一巴掌扇在杜春来的老脸上。

杜家所有人心中都开始狂飙怒火,徐川竟然打他们家老爷子的脸!

“你与我师父之间算是旧怨,再说新仇,杜泽世对我未婚妻图谋不轨,我想问你这笔账如何算?”

徐川怒问。

杜春来心中本来就有火气,知道这个徐川是沈家今日选中的那个上门女婿后,心中立刻低看徐川一眼。

他甚至怀疑这些人是假扮的北境人。

“我杜家人能看上沈嫣然,这是她沈嫣然的福分,你竟然还要处置我杜家人,可笑!立刻放人,然后收起你们装模作样的这一套!老夫在队伍那边也是有点人脉的,你骗不了我!”

杜春来老气横秋的说道。

徐川冷冷一笑,“好,今日就让你死的明明白白!把你在队伍那边能接触到的最高等级人物说出来!”

杜春来:“哼,不信邪?说出来怕吓你一跳,东南区的统领关勇跟我颇有渊源!”

“林啸,致电东南区,让关勇接电话!”

“是!”

林啸立刻联系东南区,仅仅两分钟不到,关勇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北境林啸?久闻大名,不知找我何事?”

听到声音,杜春来整个人傻了!

听从徐川命令的人竟然是北境林啸!

那徐川是何人?

“关勇,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纵容云城杜春来一家逞恶行凶!你可知惹到了谁的头上?”

“谁……谁啊?”关勇声音开始颤抖。

“北境帝医!”

“什么?竟然惹到帝医头上了?”

关勇面如死灰!

北境帝医,天子敬重!

一支银针拯救北境,有一支银针镇边关的传说,谁人不知?

“杜春来这老东西怎么会惹到帝医头上?是不是误会了?”关勇问。

林啸冷笑:“帝医授业恩师名下医馆被杜春来所灭,几十口人惨死医馆门前,这算误会吗?帝医未婚妻被灌药羞辱,差点丧命,这也算是误会吗?”

“这……”关勇魂都已经被吓没了。

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这么作啊。

他当即跟杜家撇清关系。

杜春来全家已经麻木了,谁能想到,他杜家老少前脚后脚做的两件事竟然都把帝医得罪的死死的!

“萧仲年轻时医术无双,可惜锋芒过盛,被人灭了满门,我还以为他永无出头之日了,没想到他竟教出一位帝医!”

杜春来当场下跪,痛哭流涕的说道。

他心中后悔不已。

杜泽世趴在地上,整个人也傻眼了,自己竟然抢帝医的女人!

“我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现在问你一句话,你要是能给我我想要的信息,我或许能给你杜家留个种!”

徐川冷冷说道。

“您说。”

杜春来颤抖着身子说道。

“我师父人呢?”

杜春来脸色苍白:“这个我确实不知道。我只是前段时间得知萧仲归来寻仇,想让萧仲帮我治病,他不肯,我为了报复他才灭了他名下的宝芝医馆。”

“当真?”

徐川眼神中充满杀意!

“千真万确,还请帝医大人饶过我们杜……”

话没说完,徐川手起刀落,一刀封喉!

“杀宝芝医馆八十几口人的时候,你可曾想过饶他们性命?”

徐川红着眼睛说道。

“徐帝医,外面守卫来报,沈小姐父母来了,沈家老太太等人也来了。”

林啸上前说道。

杜家人听见这话,心中高兴的很。

徐川既然做了沈家的女婿,沈家老太太应该也是能说上话的,如果求情,说不定能保杜泽世一命!

徐川拿起刀,点了点头,“让他们进来吧。”

“是!”

虽然杜春来刚被徐川所杀,但杜家还是有人上前求情:“帝医大人,萧老先生跟我们家老爷子那是旧怨,但这新仇的确是有误会,您不妨等沈家人过来,咱们一起讨论这事儿如何?”

徐川看了一眼昏睡过去的沈嫣然脖子上的血痕,嘴角露出一丝戏谑的冷笑。

“好,我们等会儿可以一起讨论如何给你杜家爷孙俩收尸的问题。”

刷!

徐川再次挥刀,一刀杀了杜泽世,然后将刀还给林啸。

此时沈家老太太等人和沈强夫妇走了进来,正要说话,看见地上的两具尸体后差点被吓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