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后,我成了敌国王妃主角周羽燕泽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刚开始燕泽只给周羽牵马,教她如何掌握方向,双腿如何加紧马腹。周羽第一次坐在高头大马上心里本就恐惧,紧张慌乱间更是左支右拙,顾了这头忘了那头。

燕泽却是很喜闻乐见地看着周羽笨拙的模样发笑,“哈哈哈,你这也太好笑了吧,怎么这么笨?”

惹得周羽连连冲她发火,骂他道:“幸灾乐祸!”

“哈哈哈。”燕泽笑的停不下来。

周羽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说道:“笑笑笑,就知道笑,你怎么不笑死算了?”

燕泽终于取笑够了之后,翻身上马,手扥缰绳,双腿一夹马腹,马儿轻快地跑了起来。周羽被燕泽严丝合缝地揽在了怀里。

周羽后背一僵,打算离开他一点距离,却被燕泽呵斥,“别动,专心一点。”

周羽靠在他怀里,第一次离一个男人这么近,他的体温是炙热的,心跳声清晰强劲。周羽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脸也开始涨红。

两人紧紧依靠在一起,而此刻的燕泽却是一脸治学严谨的表情,丝毫没有往日里的调笑和半分取笑,十分尽职负责地一遍遍给周羽讲解着动作要领。注意事项。

“骑马的时候,一定要专心看着前面,不能分神。”

“哦哦,我知道了。”周泽点了点头,认真记下。

面对燕泽尽职尽责的教导,弄得周羽都为自己刚才的不好意思而感到不好意思。为了不辜负燕师傅的心血,不砸了燕师傅的招牌,周羽终于收敛心神,跟着专心致志地学习起来。

“我好像学会一点了。”周羽笑着说道。

燕泽点了点头说:“对。”

周羽本是十分聪明又有慧根的人,什么东西学得都很快。只是无奈因为在摄政王执政期间,为了方便管理把公主们和仅剩的一个皇子都是怎么废物怎么养,什么也不学还强调女子无才便是德。皇子则是学的都是荒淫无道。

而此次学骑马周羽聪明的天赋似乎得到了释放一样。很快便掌握了要领。短短几天一天比着一天地熟练了。燕老师傅更是表示十分地欣慰。

是日,到了皇家围猎的日子。以皇帝燕骁为首,燕骁左右一个是燕亲王燕泽,一个是将军林裴。燕泽和林裴两人相差也就三两岁的年纪,林裴是面如冠玉,目若星河的俊美。燕泽是冰山难崩,八风不动的威严。

两人衬在英武非凡,相貌堂堂的燕骁身边更添威风。三人骑着高头骏马并列而行,好似天神信步云端。是众生仰慕的英雄,更是民间故事传说的脚本。

队伍一列是文臣,一列是武将。一干人等戎装烈马,飒爽英姿。旗帜猎猎,迎风招展,彰显着皇家威严气象。

队伍后面有随行女眷在车里,兴奋得叽叽喳喳。难得出门的小丫鬟更是高兴,两眼放光地小声讨论着她们心中帅气的将军。

“要说起来最帅武功又好,我还是觉得非林裴将军莫属。”

“对呀,林将军也是名门之后,此次得到了皇上的赏识重用,以后就会留在京城了。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见到林将军!······”

“我还是觉得燕王爷更潇洒······”

“三姐,你在想什么?怎么一路都不说一句话?”四公主周卿奇怪地问。发现最近周然老是有点魂不守舍的。

周然只是有点害羞地笑了笑,低下头去说道:“没想什么。”

‘女人心,海底针。’周卿不禁感慨。心想幸亏自己还小,不对,就算自己长大了以后也不能像她三姐这样神叨叨的,太累了。

到了围场之后,车辆人马稍作休整。传令官拿着军旗传令各位参加围猎的将军、公子、公主等众人可以自行组队了。两人一队,参加狩猎,最后以获得的猎物为评比,获胜的队伍有好彩头。

燕泽和林裴两人同时催马来到周羽近前,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分明是看情敌的眼神。燕泽更是掩饰不住的敌意。然后扭过脸只抬起下巴看着周羽,用眼神下命令道:“过来!”

周羽看见燕泽过来冲他莞尔一笑,分明是一个明了的笑意,然后冲燕泽一点头。直奔林裴而去。

留下一个黑脸的木桩。

周羽的心是雀跃的,林裴这个哥哥虽然是一名武将,其实却是文武双全,林裴的文采不输武功,还是个十足的温润公子。周羽自幼有什么委屈都会找他倾诉,对这个哥哥直到现在都存有儿时的依赖心理。

两人一边骑马打猎一边畅谈了许多。当然周羽只是在骑马,打猎都是林裴的事。林裴的身手自是不在话下,能够百发百中,引得周羽连连叫好。

“哇,好厉害!”

围猎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人们也打猎打得酣畅淋漓。

不知从围场的哪一处起却突发骚乱,并像水波一样迅速蔓延,霎时间整个围场都动起来。当人们还莫名其妙之时,不知是何处开始传出有刺客的声音。正是这一声刺客,使危机升级,场面逐渐混乱了起来。并由混乱逐渐走向了失控。

战马嘶鸣,人群哭喊狂奔。在混乱中燕泽命人一定要生擒刺客,留几个活口。可这些黑衣蒙面刺客个个善战,勇猛非凡,似乎都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拼死厮杀抵抗。

燕泽手臂、肩膀处受轻伤出了血。此刻他心急如焚,一面和刺客搏斗厮杀,一面留心寻找着周羽。生怕她会与到威险。隐约间似乎听到了周羽的呼救声。

燕泽想也不想朝那个方向冲了过去。

但见周羽此时狼狈地扑倒在地,一个蒙面刺客正准备一剑刺下来。燕泽挥刀猛然冲向上一扫,一刀打落刺客的剑。手腕翻转,刀光闪过,见血封喉,干净利落。

啊,忘了留活口,唉!惋惜地摇了摇头。

燕泽把刀上的血迹往那刺客身上蹭干净,才转过身来看着地上的周羽说:“你的情哥哥怎么把你落在这儿了,要不你在这儿等着,我找他来救你。”

周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轻,跌坐在地上,头饰在逃跑的时候都跌落了,长发披散下来,眼圈红红的也不敢哭,有点可怜巴巴地看着燕泽。

燕泽几乎是个铁石心肠的人,自幼习武,在军中长大,杀人不眨眼的事他干多了。刀架在脖子上眼都不眨一下,心不会多跳一拍。很难有什么能够令他动容。可越是心无杂质的人,一旦被什么占据了内心也是最难移除的。

只肖看了一眼,燕泽的心就已经软了。但是如果不挖苦周羽两句,他实在感觉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