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少帅后我穿了》夏知秋季青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季青临就这么头也不回地跨进了浴室。

夏知秋孤孤单单的站在那里,很久都没有变换姿势。

直到水声响起,她才幽幽叹了口气,鸦羽般的长睫垂下,掩住眸中的失落。

上辈子也是这样。

她穿着大胆的衣服挑逗季青临,最终季青临宁愿去沐浴也没有碰她。

得不到他,她心里总是不踏实。

总觉得这像是一场梦,她怕结局又像上辈子那样……

夏知秋又叹了口气,耷拉着耳朵出去了。

这次的冷水浴,季青临洗的恨久。

等他满身寒气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夏知秋正对着电视机看的如痴如醉。

她已经脱下了那套猫女装,换上了普通睡衣。

简单的真丝款吊带如流水一般,包裹着她玲珑的身躯。

夏知秋素着一张小脸,看过来的神情充满了期待。

“爷,你还要回去吗?”

季青临擦头发的动作一顿,他索性扔下毛巾,转身去倒了杯水。

“怎么?”

他不答反问。

男人就围着浴袍,精壮的胸肌大方的袒露着。

黑发上的水滴顺着他的动作往下滑落,一路蜿蜒,顺着结实的八块腹肌,一路埋入微微凹进去的人鱼线……

夏知秋脸红了。

她镇定的咳嗽一声。

“爷,我看你有些疲惫,留下来,我可以帮你**。”

季青临意味不明的眼神盯着夏知秋。

半晌,他淡淡笑了。

“**倒不用,你唱歌来听吧。”

于是,夏知秋再次躺在了季青临的身边。

她侧过身子,纤纤素手撑着脸颊,目光缱绻的盯着季青临。

小声的唱了一首又一首。

她唱的随意,季青临也不打断。

那些民国街头巷尾最流行的小调,被她那么轻轻一哼。

婉转悠扬,却又透着说不出的悲凉。

亦如那个身不由己的时代。

季青临闭上眼睛,仿佛看见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被埋葬的爱恨情仇……

第二天。

天光大亮。

夏知秋被锲而不舍的手机**吵醒。

她迷迷糊糊的摸到手机,按下接听键。

“夏知秋,你个死丫头几天了,还不来公司?还想不想干了!赶紧给我滚过来!”

刺耳的声音从话筒里炸雷一样的传出来。

夏知秋茫然的想了半天才清醒过来。

哦。

这是她的那个所谓经纪人——何云涛。

就是他,坑着原主签下了几十年的不平等合约。在发现原主空有一副皮囊,却什么技能都跟不上学不会后,就想送原主去爬床。

甚至,自己还想占有她!

被原主拼死拒绝后,他恼羞成怒,把原主扔在公司端茶倒水,任人欺凌!

还扬言要一辈子控制原主,让她别想跑!

思及此,夏知秋的眼睛眯了眯,懒懒的答道:“去啊,自然要去!”

不然,怎么让你们见识姐的手段呢?

那边还在咆哮,夏知秋直接挂断电话,坐了起来。

身边的床铺冰冰凉凉,看来季青临早就走了。

不过他终于留下来过夜了,总有进步,不是吗?

夏知秋给自己打气。

她洗漱完,刘姨将热好的早饭端了出来。

“夏小姐,少爷临走的时候说,您的衣服都在衣帽间里,您可以随意挑选。”

刘姨恭恭敬敬的垂下眼睛,按照规矩,她平常只来做饭,不留宿。

“谢谢刘姨!”

夏知秋面带浅笑,三两下喝完牛奶后就跑到衣帽间。

联排的柜子打开。

夏知秋顿时震惊不已——

一排排的旗袍,按照颜色挂的整整齐齐!

即使在民国,夏知秋也没有见到过这么多做工如此精巧的旗袍。

她开心极了。

想了想,拿出手机,第一次给季青临发了信息。

“爷,么么!”

这是她最近恶补现代知识学会的用词。

季青临正在开会。

每个季度一次的高层大会,几乎次次都要扒掉那些高层们一层皮。

这次有一家新晋企业盈利未达标,老总正战战兢兢的等着处罚。

哪知季总在看了一眼手机后,原本阴沉的脸色竟然变了。

嘴角甚至诡异的有些微微上扬的弧度!

“下次补回来。”

季青临轻描淡写的说完这句话,就挥挥手。

那个本来吓得战战兢兢的老总就这么……

被特赦了???

一众老总坐在台下暗暗交流眼神,各个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与此同时,夏知秋挑了一件真丝的无袖旗袍。

明明是真丝的面料,垂坠感却极好,宝石蓝的颜色上滚着些精巧的暗纹。

大气又华丽。

当夏知秋穿着这样的旗袍,挽着复古发髻,穿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出现在公司里时。

所有人都震惊了!

活脱脱一个民国美女啊!

何云涛更是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夏……夏知秋?”

夏知秋淡淡的睨了他一眼,跟着他走进办公室,任他落上了锁。

“怎么?终于想开了,勾搭上金主了?这才对嘛!”

他色眯眯的眼神流连在夏知秋被旗袍衬托的凹凸有致的身材上。

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有料?

何云涛色心顿起,轻佻的伸出爪子,想去搂夏知秋的腰。

“既然想开了就好办,我这有个角色,虽然不大,但是可以替你争取……”

这个何云涛,也是压垮原主最重要的一根稻草!

原主在这里自尊被践踏,贞洁也被威胁,日复一日的饱受折磨!

尤其那个几十年的合同,就相当一个卖身契,让原主对未来彻底失去了希望!

夏知秋冷笑一声。

何云涛手还没碰到,她猛地一抬脚,高跟鞋尖利的鞋跟对准这个禽兽的脚,狠狠一踩!

何云涛下意识的惨叫一声,往后一仰。

随后,夏知秋又对准他的裆部,快很准的下脚一踹!

何云涛脸色骤变,疼的几乎痉挛,豆大的汗珠滑落,愤恨的目光死死对准夏知秋。

“夏知秋,你个贱女人,看我怎么弄死你!”

“我等着你哦,不过就你这个猥琐的样子,我看着就恶心呢。”

“**!”

何云涛暴跳如雷,他亲手签下夏知秋,夏知秋什么样的家庭背景他再清楚不过!

这个死丫头是哪里来的胆子敢这样对他!

夏知秋慢条斯理的看着他,嗤笑一声,旋即抬手,弄乱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脱掉高跟鞋,一转脸,脸上瞬间挂着惊恐的表情,疯狂拍门——

“救命啊!何云涛要侮辱我!救命……”

事情转变的太快,捂着裆部坐在地上的何云涛压根没有时间阻止!

“快开门啊,救救我!”

夏知秋的声音愈发凄厉,很快,整个楼层的人都被吸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