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败医婿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冷绝林晚晴

第7章

王之耀的表情僵硬在脸上,内心深处涌起了一股恐惧。

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露出这种表情。

王之耀道:“冷……冷绝,你要干什么?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背靠天海药业的……”

“啊啊啊!”

王之耀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感到了滔天的杀意。

冷绝动手了。

咔嚓!

断骨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王之耀的一阵惨叫,冷绝直接拧断了王之耀的右臂。

王之耀张大嘴巴,剧烈的哀嚎了起来。先前那志高意满的姿态,已经被恐惧所填充。

冷绝抓住了他的第二条手臂。

咔嚓!

左臂断!

咔嚓咔嚓!

连续数道断骨声传来,王之耀的双腿骨骼彻底粉碎。但是这还并没有结束,冷绝一脚踏在了王之耀的胸口上。

冷绝道:“你完了!”

咔嚓!

“啊啊啊啊!”

在剧烈的惨叫声中,王之耀的肋骨彻底断裂,直接崩碎。此刻的王之耀头皮发麻,眼神中尽是恐惧,眼泪早已模糊了视线。

王之耀吼道:“冷绝,冷绝不要这样,对不起,对不起啊!”

但冷绝已经面露杀意,淡淡说道:“从现在开始,东江制药集团不复存在,而你,后半辈子只能躺在床上悔过了!”

“明天,你亲自前往百草集团,下跪给林晚晴道歉,不去,你得死!”

王之耀嘴巴大张,下巴近乎断裂,眼神中的恐惧源源不断。

王之耀的手机响了,在桌子上呜呜直叫。

冷绝示意了一下:“你接电话。”

王之耀颤抖的爬了过去,用下巴滑动接听了电话。

“王总,不好了,东江市鬼医门突然对我们公司下手。”

“我们公司,破产了!”

“你说什么?”

王之耀怔在了原地。

他原本还想让百草集团破产来着,却没想到自己的公司破产了,而且是东江市的鬼医门动的手。

王之耀抬起头,满面呆滞的看着冷绝。

王之耀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错了,他做错了。

此时的王之耀满脸都是眼泪,浑身颤抖个不停,内心深处,也跟着崩溃了。

但冷绝已经转过身,双手负背身后,离开了他的家门。

就这样闲庭信步。

离开之前,冷绝还不忘丢下一句话。

“明天,如果林晚晴不能原谅你,鬼医门,杀你全家!”

王之耀瘫倒在地,望着冷绝的背影。

这一刻的王之耀颤意不断,根本无法左右自己的身体,停止颤抖。

王之耀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无助过。

冷绝离开了王之耀的豪宅,他站在东江市繁华的街道上,望着灯火瑰丽的东江市。

也可以说,这里的任何人、任何物,在他的眼中,都一如蝼蚁一般渺小。

冷绝地手机响了,电话是王大留打来的。

王大留说道:“冷少,我已经将东江制药彻底掐死了,这家公司,今后不再存在。”

来之前,冷绝已经给王大留发了短信,让他动用鬼医门的势力瓦解东江制药。

听着王大留的话,冷绝放下了手机。

但这还并没有结束,对于冷绝而言,也仅仅只是开始!

在外面站了很久,冷绝方才回家,林晚晴房间的哭声已经结束,大概是累了。

深夜。东江制药被鬼医门破产的消息,传遍东江市。

……

次日。

冷绝做好早饭,等林晚晴起床吃饭。

林晚晴梳妆打扮了一番,显得格外精神。昨晚哭过之后,她知道,终究还是自己一个人抗下这一切。

今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我不饿,公司还有事,要先回公司。”林晚晴不打算吃早饭,拿上了自己的挎包。

冷绝点点头:“我送你!”

一番简单简单的交谈,冷绝开车送林晚晴去公司。

一路上,林晚晴总是将头转向窗外,一言不发。

想起昨晚冷绝说过的话,再到今天表现,她再一次大失所望,但也从来没有报过希望。

在距离公司还有五百米远的路边,林晚晴让冷绝停了下来。

因为,林晚晴从来不让冷绝接近公司方圆五百米范围内,她不想再听到有关员工对他的嘲笑和讽刺。

林晚晴下车,头也不回道:“我回公司了,今晚加班,你不用来接我!”

冷绝没说话,静静地看着她走进公司。

林晚晴在转身的那一刻,眼角再一次有晶莹凝聚,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冷绝什么也没做,一觉醒来后的自己,一切都没有变化。

难受、委屈,林晚晴觉得自己的眼泪越来越不争气了,冷绝一次又一次给她希望,却又让她失望。

摇了摇头,林晚晴本想抛下心中杂念,可是,当她来到公司门外,却发现门口聚集很多员工,正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林晚晴快步走了过去,开口说道:“你们在这里站着干什么?都到了上班时间,还不快回去上班。”

一个员工道:“林总你看,王之耀在这跪着呢。”

林晚晴抬眼看去。

下一刻,她惊呆了。

只见手脚缠着绷带的王之耀跪在公司的门外,他的身边放着一副担架。王之耀的身体在颤抖,整个人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如果不是身后有东西撑着,他连跪都跪不起来。

林晚晴惊讶极了:“王之耀,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王之耀抬起头,满脸眼泪的看着林晚晴:“林总,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那样打压百草集团,不该欺负你。”

“现在,我的公司已经破产了,我人也成了这样,求你原谅我吧。”

“如果你不原谅我,那个人会杀了我的。”

王之耀痛哭不已。

林晚晴一阵呆滞:“王之耀,谁把你打成这样了?”

王之耀摇头:“我不敢说,也不能说,昨晚那个人对我公司下手了,我现在身无分文负债累累,双腿已经碎掉了,求林总原谅。”

林晚晴彻底呆住,眼神愕然。

王之耀被废了?

东江制药破产了?

林晚晴脑子里嗡地一下,她突然间想起了一句话。昨天晚上冷绝告诉她,会让王之耀向她磕头道歉。

“冷绝?”

林晚晴默念一声,她猛地转过头,望向了冷绝停车的方向。

林晚晴只看到了车的背影,冷绝已经开车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