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十送江山免费阅读(林柯童黎芳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我叫林柯,是童黎芳的情人。

第一次见面,我们就睡了。

为此,我丢了工作,丢了面子,和我的前女友周洋洋彻底决裂!

第二次见面,我说:“童姐,我愿意当你的情人。”

这中间,隔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我几乎没有出门,每天窝在出租屋里,喝酒买醉,混沌度日。而童黎芳通过快递公司找到了我的电话,每天都在说她想我,她的身体也想我。

一开始我很挣扎,如果我回应了她,那我和周洋洋有什么区别?

可我每每想到周洋洋,想到她数落我的那些话,想到她为了钱和那个老男人卖弄**,想到她看不起我的眼神……

我是真的恨啊!

我恨!

我想报复她,我想把她狠狠踩在脚下,我想把大把的钱摔在她脸上,看她是怎么做舔狗的!

可我也不过是大众口中所谓臭**丝的一员,家境普通,身世平凡。

我哪有天大的本事,报复傍上了大款的周洋洋?

「童姐,我想见你。」

深夜,我趁着自己的醉意,发出了这条短信。

只要能报复周洋洋,我什么都不在乎!

是一条定位信息,童黎芳发来的:「定位-海城-白马会所」

“我等你。”是童黎芳的语音。

我翻身从床上起来,闻了闻自己一身臭气,胡子拉碴,头发蓬乱。立马钻进卫生间,洗澡,刮胡子,整理头发……

我从衣柜里拿出一身崭新的西装,那是我大学毕业时候,周洋洋买给我的。

毕业那天,我送了她一个FENDI(芬迪)的包,她看中了很久,我课余时间做了很多份**,吃了半个学期的泡面,才攒下这个包的钱。

作为回礼,她送了我一身西装,她说:“我们都要走向社会了,有一身体面的西装在面试的时候也是加分项哦!”

西装没有吊牌,她说是她怕我看见价格心疼,应该也挺贵的。

西装有点大,她说这么贵的西装肯定要穿好几年,怕我以后吃胖了就穿不下了,特意买大了一点。

那时候的周洋洋那么可爱,那么贴心。

如今却……

这西装我只在面试的时候穿过一次就没再舍得穿了,现在穿上还是有点大,可这是我唯一体面的衣服。

白马会所,我只是听说过,是海城非常高档的私人女性会所,位于海城最繁华的地段,会所的消费水平很高,能进入会所的人非富即贵,资产都在几千万以上。

如果我**的好一点,可能会被门口的保安直接打出来吧。

全部都收拾好之后,我打了一辆车,报出了我要去的地方。

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然后问:“小伙子,是去……工作吗?”

我愣了。

白马会所所有的工作人员听说都是男性,顾客仅接待女性。

“小伙子,有手有脚,做什么都不会饿死的,不能这么没出息呀!这可不是什么正道……”见我不回答,司机师傅竟语重心长的开始劝我。

我笑了,无声的笑。

我不知道怎么反驳,师傅说的也没错,从我坚定坐上这辆车起,我可能就走上了一条歧途。

可长久的愤怒让我忘了后悔是什么了。

师傅絮叨了一路,我都没有回应,下车的时候我回头反问他:“女人可以为了钱傍大款,男人为什么不行?”

司机师傅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一下愣了,我付款给他说:“师傅,不用找了。”

那是我最后一点钱了,但我就是想充这个不在乎钱的大款,有一种病态的满足感。

这就是周洋洋想要的快乐吗?

“小伙子。”

还没走远,司机师傅又喊住了我。

我以为他非要给我找零,我耍帅的没有搭理他。他又喊了我一声说:“不是,小伙子,你这个车费也不够啊!”

嗯,我差点被路上一颗小石子儿绊倒。

我挺尴尬的回头:“差多少,我扫码付您吧。”

“差三十七。”师傅拿出了二维码。

我再次转身的时候,听见他小声嘀咕:“我的意思是,无论男女,这都是一条歧途呀!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我转身,司机师傅早走远了,仿佛那只是我的一句幻听。

很多年之后,我才意识到,司机师傅的一句话,早就说破了我和周洋洋的结局。

可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我走到会所,没想到童黎芳居然已经在门口等我了,见到我过来直接扑到了我怀里:“你可算来了,我都要喝多了。”

她应该至少大我十几岁,但此时却像是个小女孩一样,在我怀里撒娇。

尽管门口的保安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我还是有点别扭的推开了她。

我扶着她的胳膊:“童姐,我们还进去吗?”

“不进去了,我想你,我们回家吧。”

她附在我耳边说话,吐露着带着醉意的热气,我甚至感觉她柔软的嘴唇扫过我的耳廓,激起我阵阵的战栗。

这已经是明示,不是暗示了!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真是没说错!

“黎芳,我说你怎么早早就出来了,原来是幽会自己的小金丝雀呀!”

会所里出来了三五个女人,应该是和童黎芳认识,纷纷上前打招呼。

她们身边都有不同的帅哥跟着,想必应该是这里的……嗯……工作人员,他们也在打量我,用看同行竞争者的眼神。

那种眼神看得我很不舒服。

“哎哟,还是个小帅哥呢。”一个女人上下打量我:“黎芳姐,怎么也不给小帅哥买身合适衣服,这也太滑稽了,是不是老穆给你的零花钱不够了呀!哈哈哈哈!”

本来没有人注意到我的西装,她这么一喊,我似乎看见连门口的保安都笑了。

我又想到自己去面试的那天,走进公司,连前台的小姐姐都在窃窃嘲笑,说我像是偷穿了爸爸的西装,滑稽之至。

那瞬间我脸有点发烫,希望昏暗的夜色能遮住我的羞愧吧。

“你怎么**一身合适衣服?”童黎芳蹙眉问我。

“我……我只有这一身正装。”我有点局促。

“帅哥,不然跟我吧,姐姐给你买!”

这大姐直接上来对我动手,用她镶钻的美甲划过我的脸,却被童黎芳一掌拍下。

“少乱来,他不是那些人。”

一句话,把我坠入深渊的灵魂,稍稍的拉了出来。

我看向童黎芳,她表情挺认真的。明明说要我做她情人的也是她,如今却义正言辞的替我争辩,说我不是那种人。

“呵,能来白马会所的男人,有几个干净的?不过都是我们消遣的玩物罢了。”又一个女人开口,顺手毫不在意的捏了一下身边年轻男人的跨间,调戏道:“你说,是不是呀?”

那男人可能也觉得有点丢脸吧,抿着嘴轻轻的点了点头。

女人不满意,手上的力道家中,男人吃痛的喊了出来,她依旧温柔的笑问:“是不是呀?”

“是。”他回答。

说实话,我都觉得丢脸。

看向童黎芳,我在想,我是不是也会变成这样?

那没等报复周洋洋,我自己就看不起自己了。

“我说,他不一样,他是我弟弟。”

我没想到,童黎芳居然把我护在了身后,用她小小的身躯来保护我的自尊心。

尽管我知道,她可能也是在给自己找面子吧,毕竟这才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我是什么人,她怎么会知道呢?

说完这句,童黎芳拉着我就要离开,却不想那个女人又嘀咕了一句:“切,不过是被老公甩在家里的黄脸婆,养个小白脸还不是看钱?有什么不一样!”

一句话,童黎芳脸色变得十分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