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冷雨入梦来池月见宁隋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似乎是为了映衬宫女的话,椒房殿外的“走水”喊声也愈发的大。

池月见顾不得什么,忙迈步冲了出去,朝着崇明宫而去。

可是即使椒房殿和崇明宫相隔不远,但是等到池月见来到崇明宫前时,已然晚了。

只见整座崇明宫内内外外都被炽烈的火势包围着,别说进去救人了,便是里面的人想要出来,都很难。

随后抓住一个太监,池月见忙声问道:“怀御王和小世子呢?他们救出来了么?!”

“皇后娘娘,咱们也不知道,这火起来后,咱们都往外逃,没瞧见王爷和世子!”小太监忙回答道。

池月见闻言心中一空。

抬眸望着熊熊大火,咬了咬牙,抢过一桶冷水尽数浇在了自己身上。

“娘娘——!”

太监瞧着池月见的动作,忙跪在地上阻止。

可池月见一把甩开他,人朝着崇明宫里冲去。

“池月见,你做什么?!”

宁隋得到消息刚过来,便瞧见池月见这般行径。

当即脸色一沉,伸手将人抓回了身边。

池月见甩开他的手,厉声道:“放手,宁熙和沅郅还在里面,我要去找他们!”

“这么大的火势,你不要命了?!寡人已经派人去找了,你别添乱!”宁隋沉声阻止着,紧凝的眉心蕴含着浅浅的安心。

幸好他来的及时,若是晚来一步,池月见当真冲了进去……

想到那个结果,宁隋便有些气恼。

她便这般在意那两个人,连自己的命都不顾?!

再大的火势也有燃尽的一天。

崇明宫这场大火足足燃了一夜,池月见也在宫前站了一夜。

朝阳如往常一般升起,她却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生命般,狼狈的站在原地。

一夜了,宁熙和宁沅郅还是没能出来。

他们葬身在了这场大火之中……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的脸上漫布着灰尘,整个人狼狈不堪。

木蓝站在一旁,看这眼前烧的焦黑的崇明宫,眼底闪过抹得意。

“君上,皇后娘娘,皇贵妃娘娘,纵火之人已经抓住了!”

御前侍卫押解着一个太监宫服的人来到三人面前,禀告道。

池月见顺势望去,却在瞧见那人被抬起的面容时,满目惊愕。

她怔愣的看着他,而后慢慢转身看向宁隋,颤抖着声音道:“他……不是你在王府时的书童么?!”

宁隋瞧着书童,心中也是惊愣。

可是听着池月见此时毫不掩抑的怀疑,皱眉沉声道,“是又怎样?”

池月见闻言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书童发问道:“是谁指使的你?!”

书童没有说话,任是池月见如何问,他都不曾松口。

最后无法,只能让人将他带了下去,处死示众。

可是他被带走时的最后一眼,却是深深的刻在了池月见的心间。

她回首去看,只瞧见了宁隋深不可测的眼眸!

所以,那火,是他让放的?!

也是啊,这皇宫之中,最难违逆便是圣命。

池月见只觉齿寒,她迈着僵硬的腿走向宁隋,喉间一片哽塞。

“宁隋,是你吩咐他做的?你可想过,宁熙是你的亲弟弟!”

“你在胡说什么?!”

宁隋厉声斥责着,不敢相信池月见竟然真的会质问自己,为着不可能的事情。

“崇明宫是你赐给他的,书童是你的人,前些日子,你想要废黜宁熙,昨日也是你想要沅郅的命。一夜,他们便都死了,你如愿了。现在这般,你满意么?”

“寡人说了,不是我!”

宁隋紧皱着眉看着满口胡言乱语的池月见解释道。

可是她不敢信了,也不知要如何相信。

巨大的疯乱席卷着池月见的神志,她望着眼前这个她深爱的帝王,终是死了心。

抬手拔下头顶的发簪,池月见含着泪冲上前,用力将其捅进了宁隋的肩膀。

阵痛袭来,宁隋垂眸看着伤处,眸色莫名。

这一簪,他本能避开,却不知为何,生生的受了。

“池月见,寡人……”

他这一句话还未说完,心口处突然从背后插进一柄利刃。

宁隋在池月见惊愕的目光慢慢转身,看着身后嘴角噙着笑意的木蓝,震惊无语。

而木蓝则是将匕首又往进捅了捅,声音低幽。

“宁隋,这一刻,我等了整整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