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不再为妾》小说主角席悠常逸仙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常府。

面上说的是只一双儿女来府上暂住,但这后面二叔自己也厚颜**的住进府中,口中说着实在是太过于麻烦兄长,可在府中所作所为却毫不客气。

席悠是席府长房嫡女,不仅是唯一的,兼之阿爹疼爱娇宠,所以这席府最好的院子给了她住。

因为管家周叔怕二房再欺负自家小姐,本想把二房子女安排到离自家小姐远点的院子里,虽离自家小姐远,可也是挺好的小院,谁知人家不愿意。

非要挨着自家小姐,二爷更是三言两语就直接定下了,根本就没给他去请示老爷的机会。

席悠心中冷笑一声,便随他们去,本来还想着等花灯诗会之后再收拾他们,没想到如今他们自己竟上赶着过来找死,那也怪不得她了。

这日一大早,阿软刚伺候好自家小姐穿衣洗漱,正要去寻老爷一起用饭,一打开门就瞧见院外面站了席明玉跟她身边的丫鬟。

“妹妹可用了饭了,我正要出府,好些日子不来,我都快不识得外面的路了,妹妹若是无事便陪我一起可好?”

席明玉端着和善面孔笑着邀请,席悠还没来得及开口,阿软生怕她答应了,赶忙开口。

“哎呀真是不巧,我家小姐还没用饭,堂小姐起的可真早,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们先去用饭了。小姐快走吧,老爷该等急了。”

阿软说完看向席悠,一副讨好的模样。

席悠静静地看了一眼席明玉,算是默认。

见她这个态度,席明玉确认了心中猜想,心底猛的一沉。昨日席悠的态度让她觉得不对劲,今日借着事才来试探一番,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她这个堂妹像是变了个人一般,从前可是好脾气的很,从不会拒绝她的。

心中如此想,面上却不显,席明玉口中直接道歉:“真是,看我都忘了,妹妹一向是跟大伯一起用的,妹妹快去吧,我的事不急。”

这是还不肯放弃了。

席悠便如了她的愿,轻轻开口道:“堂姐略等我一会儿,我用过饭便来。”

去前院的路上,席悠想起前世来,那时堂姐也来堵人,她傻到谎称自己已经用过饭,饿着肚子陪她去逛街,不仅所买东西都是自己付账,路上竟还遇见了乱子,危机时刻刁玉树突然出现,堂姐还一个劲的夸他,亏得她前世还以为堂姐对刁玉树也上心了,生怕被她抢走……

说两人没有关系鬼都不信,那分明是串通好的,就为了让她对刁玉树更死心塌地。

好的很,这件事她差点都忘了呢!

也不知,如今到底是谁算计谁,好堂姐,放心,我必不辜负了你的一片“苦心”。

“小姐,你没生气吧……”席悠正盘算着待会的计划,忽然听到阿软这样说,一时没反应过来。

见她不说话,阿软偷偷看了她一眼,“刚刚我替小姐抢了话,小姐你要生气就罚我吧。”

席悠见她低着头,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不由笑了笑,“傻阿软,我没生你的气,不仅不生气小姐我还得夸你呢,做得好!”

“真的!”一听这话,阿软立刻抬头,她就知道,自家小姐最好了,一定能看出堂小姐不怀好意。

“恩,真的。”

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她怎能感受不到呢,也就是前世眼瞎心盲。

……

席悠随着席明玉出了府,马车一路直行,驶到了最为繁华的金玉街,顾名思义,这边差不多卖的都是关于金银玉器首饰之类。

席悠从马车向外看到是这条街的时候毫不惊讶,只是她没想到席明玉真的这般蠢。

她的变化表露的如此明显,席明玉居然还是带她来了这条街,是还准备用各种理由让她拿钱吗?

不过,这次她倒是猜错了,席明玉刚开始确实是这样想的,但她终究不是真正的蠢人,不会把目光只放在眼前,知道什么最重要。

马车从一家家玉器行经过,席明玉迟迟不让停车,席悠也不急,反而是席明玉没忍住开口解释道:“我听说泰东郡的因果寺香火最好,母亲这次病重没能过来,我想去为母亲求个平安,我们来时母亲还惦念着妹妹你呢!”

金玉街算是一个主街,是去往城外因果寺的必经之路。

“是吗,婶母有心了,不知婶母是生了什么病,请了哪位大夫看的?而且婶母病了,唉,你们怎么不留个人在家照顾呢,那因果寺算姻缘还成,求平安符就不怎么灵验了,还是不如……罢了,我们待会回府将神医请过去给婶母看看,如果病的严重就接过来,你放心,婶母的医药费我让阿爹出。”

这话说的诛心。

偏席悠说完又佯装欲言又止的看了她一眼,话中未尽之意,听得席明玉脸色微变。

“我娘没病那么重,妹妹慎言,而且我们二房虽比不得你们,可母亲的医药费还是付得起的,不牢大伯操心了。”说到这儿,席明玉心思一动,不知想到了什么又道。

“倒是妹妹你,你年岁也不算小了,昨日虽然大伯为你解释,可如今满府都是流言风语的,你可瞒不住我,日前你曾来信说你喜欢上了一个书生是不是?”

见席悠面色不好,席明玉顿时心中就舒坦了。席悠确实把这事给忘了,十年一梦,经历过那些之后,其他事又能记得多少呢。

她刚开始还奇怪呢,二叔到底是怎么知道阿爹要和常府退婚,而席明玉又是如何跟刁玉树勾结在一起的,如今倒是有些明朗。

原来根源居然还是自己。

想来,席明玉接到那封信后就将刁玉树的底细翻了个底朝天吧,然后威逼利诱,不,应当只有利诱,刁玉树是个伪君子不假,可倒是挺有傲气,不可能会接受威胁逼迫的方式与席明玉合作。

不过,对她而言亡羊补牢,为时不晚,还要谢谢席明玉提醒了她。席悠目光沉沉,坦然承认。

“是啊,我喜欢上了一个书生。”看着席明玉徒然亮起来的双眸,席悠复而又道:“但后来我发现他就是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狼子野心,不堪为人,我只恨自己瞎了眼,堂姐,你可别再提他了。”

说这话时,席悠一字一句紧盯着席明玉,也不知道话里话外说的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