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伊人归》沈千秋慕长安大结局精彩试读

“沈小姐,快请上车吧!皇上有令,务必要赶在天黑之前,将您几位护送进城。”

千秋微微颔首,由叶儿扶着上了最前面的那辆马车,她的学生们,则是陆续钻入后面的几辆车里。

……

“咳咳~”

马车里,响起几声压低的咳嗽声。

叶儿连忙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水壶,递给自家小姐:“您快喝点。”

“咳咳……”沈千秋快速接过,也不顾形象,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了一阵,待喉间稍微舒适后,才把水壶放回叶儿那里。

这是她几年前在漠北那破地方伤了身子,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落下了终身的毛病。

这病死不了人,但如果没有水,你就会被喉间出现的异物堵塞,呼吸会变得非常艰难,严重的话甚至会窒息。

千秋抬手擦去几滴挂在嘴角的水渍,全身靠在车壁上,闭起眼睛,哑声询问叶儿:“还有多久才能到京城?”

叶儿看着沈千秋这么难受,心里就像针扎一般疼,她强忍住鼻尖的酸意,柔声答道:“小姐,我们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了,奴婢估计着应该没多久就能到。”

沈千秋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并没有睁开眼睛:“叶儿,要是等会儿马车经过沈府,告诉王公公,叫他不必停下,直接进宫便可。”

“……是。”叶儿想:也好,如今老爷夫人,还有几位少爷小姐都不在了,若是自家小姐独自回府,面对着人去楼空的府邸,触景生情,还不知该如何伤心呢。

千秋实在是难受极了,一路上都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自己睡着没有,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到了目的地。

她还没时间去想慕长安为何要突然让她回来,就已经随着王海去了养心殿。

……

养心殿内。

空阔的大殿金碧辉煌,雕梁画栋的建筑设计尽显出天家大气,高高盘旋在殿禹之上的五爪金龙栩栩如生。

沈千秋站在殿禹中央,静静地打量着周围,此时,这里只有她和王海以及叶儿三人。

千秋将眼下情形尽收眼底,而后侧身看向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王海,别有深意的弯了弯唇角,径直找了个位子坐下。

久经后宫沙场的王海,被小姑娘的这一眼吓出了满头冷汗,心中不经微微吃惊:这沈小姐不愧是做过漠北皇后的人,气场竟然如此强大!

这边,沈千秋已然坐定,一双妙目不经意扫到身旁茶几上放着的一盏茶杯,唇角弧度愈发上扬,挑眉道:“既然想请我喝茶,何必如此拐弯抹角。出来吧!”

千秋话音刚落,便有一坨不知名的物体从左侧殿的门内飞出,因为椅子摆放位置正对着那道门,所以那坨刚好对着她的面门直冲了过来。

“小姐小心!”

“千秋姐姐救我……”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前一声是叶儿的,她出手预将千秋拉开,可千秋听见那声呼救后眼神陡然一亮,竟然不顾危险接住了那坨圆球。

“……轻舟!”沈千秋将圆球抱进怀里,待看清他的状况时,不经猩红了眼睛。

那圆球不是别人,正是她的表弟,顾家最小的少爷顾轻舟。

此刻的他,被人折成了可以踢玩的圆球,满身是血,千秋和叶儿将顾轻舟的身体慢慢打开,当看见表弟下半身的那大片的血迹时,整个人像是失去了重心,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轻……轻舟……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你告诉……千秋姐姐……啊?”沈千秋跪在地上,抱着她最疼爱的小表弟,泣不成声。

“唔……千秋姐姐……我好疼……好疼……”顾轻舟的眼睛已经被人挖去了,此时听见表姐的声音,想要伸手抱她,可全身的骨头和经络都被人打断,现在的他一动不能动,只有躺在千秋怀里不停地哭。

“轻舟……别怕,姐姐马上带你去找太医,你忍忍……坚持坚持……”沈千秋忍着心里的悲痛,和叶儿抱起表弟就准备离开。

“沈千秋,哀家还没有见到你的面呢,你这就走?”

千秋刚准备要迈出的脚步,被这一句话,生生止住。

紧接着,另一边的内殿门缓缓从里打开,一位身着明黄色凤袍,看着十分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韩、莲!”千秋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一抹精光从脑中划过,猛地看向一旁站着的王海。

难怪!

她就说呢,这慕长安怎么会平白无故的请她回京?

却没想到是有人假传圣旨……

王海本就因为这件事而感到内疚,现在看着沈千秋这般神情,终是没能忍住,一下子跪在了她的面前:“沈小姐,老奴对不住您……是老奴骗了您!可……可老奴要是不这么做,皇上可就没命了呀……呜呜呜……”

 沈千秋闻言,眼皮不经狠狠一跳,心中陡然涌上一股不好的感觉:“……慕长安怎么了?”

“皇上……皇上中毒,如今命悬一线……太医们束手无策……太后娘娘派人去苗疆请了那里的国师来为皇上诊治。那国师说,想要救活皇上……就得用中毒之人的此生最爱,将其身上的血全部放干,再取出其心脏,和血一起熬制,等只熬剩一小碗后,连同心脏一起给陛下喂服……方可解毒……”

叶儿听完,立刻上前几步,挡在千秋姐弟二人面前,将他们护住。

韩莲双眼淡淡扫过她们三人,就像看笑话似的,冷冷勾唇:“放心,强人所难的事哀家不想做,哀家会让你,沈千秋心甘情愿地为安儿解毒。”

“你还是不是人!”千秋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悲痛,冲着韩莲大吼出声:“慕长安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竟然为了杀我,不惜给他下毒!”

“呵呵……看来沈小姐悲痛过度,如今竟开始胡言乱语了。”韩莲笑得风轻云淡,一步步靠近沈千秋,叶儿想要阻止,却被韩莲的两个婢女纠缠住,三人皆会武功,且还不弱,一时间竟分不开彼此。

她来到千秋面前,看了眼被她抱着的顾轻舟,挑了挑眉毛,一脸嫌弃,韩莲向旁边挪了一点,然后附在千秋耳边,用只有她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不能为我所用,你说哀家还有什么可心疼他的?”

“疯子!”千秋反手给了韩莲一巴掌,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韩莲的脸上出现了五个手指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