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团宠小皇妃沈草厉泽安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重生团宠小皇妃免费精彩章节

说着打了个弹指,立刻就有手下人上来把银票递到了掌柜的面前。

崭新的五张银票,刚印出来的,还带有油墨的清香,整整五百两银子。

“多的二十两不用找了,给店里伙计们买茶吃。”厉泽安说着,就把眼睛斜睨过来看着沈草,眼神里明晃晃的都是挑衅。

沈草眼睛就瞪大了,差点一口老血都喷出来。

她哪里就得罪这个人了?怎么就阴魂不散一而再再而三的跟她作对?

沈草气急了,这药材可关系到何大夫一生的命运呢,都已经要到手了,却被这人平白的给夺了,这人也太可恶了!

可她又不能跟这男人吵。

这男人显然有备而来,她跟他吵架绝对只有输的。

更何况她一个女孩子当街和一个男人争吵像什么样子?沈草气得胸膛起伏,站了半晌,一甩手走了。

厉泽安拿着那匣子,满心得意,正摆开架势准备接招,还以为这姑娘肯定会跟他吵两句,谁知道敌人居然一声不吭甩手就走了,他的劲儿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自己还空唠唠的,就有些怔愣,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这姑娘就不跟他吵了。

他反复回想着沈草甩手而走的样子,仿佛依稀,那姑娘最后一眼看他的时候眼睛里似乎有水光。

是看错了吗?还是那姑娘真的哭了?他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一点?

沈草出了店铺的门,深呼吸了几口,好不容易平复了胸中的郁气,想着时间紧,她犯不着在这里跟那神经病纠缠,趁早多走几家铺子,看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才是正经。

于是就去了京城第二次大的药铺百草堂。

这边却没有乌木沉香,他们只有宝沉香。

乌木沉香是沉香木沉积到淤泥中或者是其他阴暗的地方天长日久凝炼而成的,而宝沉香形成的年份比乌木沉香稍微短一点,药效虽然也有,但比不上乌木沉香那么好,当然价钱也就比乌木沉香要便宜一些,刚好是沈草所能承受的价位。

沈草就犹豫着要不要买。

百草堂掌柜很会做生意,察觉这姑娘是个潜在的买主,就热情的把沈草迎到了二楼,准备教一教她用别的药材搭配宝沉香,也可以达到乌木沉香的效果。

他正说得天花乱坠,底下铺子里突然就起了喧哗声,有小伙计跑了进来,急匆匆叫“掌柜的,有官差来了,说我们店里进了江洋大盗,要让我们关了铺子搜人呢!”

掌柜的也吃了一惊,赶紧对沈草说道:“姑娘稍坐,我先去看看。”

沈草点头:“您请便,我再考虑考虑。”

掌柜的刚走,一个身影就闪了进来,一下子把门给关上了。

沈草以为是掌柜去而复返,正想说话,抬头看过去,面前这位却是她三番两次见到的那个讨厌的男人!

厉泽安也没想到他误打误撞居然又碰到了这姑娘,两人都有些大眼瞪小眼。

底下官差的声音越来越大,沈草脸上就露出了然的神色,原来这厮居然是个朝廷要犯啊!

跟她吵架?挑剔她的绣品?抢她的药材?!

看她怎么收拾他!

沈草张嘴就要呼叫,厉泽安急了,上前一把捂了她的嘴:“别出声,我是太子!不是朝廷要犯!”。

太子?!

沈草今天受到了无尽的惊吓。

见手下的姑娘瞪圆了眼睛不相信,厉泽安只好抬手把人皮面具揭了下来:“我真的是太子。”

眼前这张脸,剑眉星目鼻梁高挺,一双薄唇唇色略淡,润泽如绯樱,前世说他是潘安太子容貌举世无双,果然配得上那个名号。

沈草只觉眼前晕晕的。

她不是被太子的美色震惊,她是觉得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

这货居然是太子!

她千方百计想要保住的就是这么个货色?!

怪不得这厮前世会失败呢!你看他这蠢样!

想着便瞪眼看过去:“我为什么要帮你?”

心里就在打着主意,是不是早点劝她那个首辅亲爹改弦更张投靠别的皇子算了,这货看着着实不靠谱。

厉泽安听她这话就知道这姑娘不会帮他了,看了看周围,一把拉开了窗户就要从楼上跳下去。

沈草一伸手把厉泽安拉了回来。

厉泽安低低咆哮:“做什么?我得走!”

他今天出来运气不好,被二皇子的人发现了,就想要在宫外杀了他,也怪他自己大意了,居然没有带更多的人出来。

沈草闭了闭眼睛,这蠢东西!

于是也懒得跟他说话了,一伸手,把厉泽的那件白到晃眼睛的外袍给扒了下来,在地上踩了几脚。

太子久居深宫,外面的人肯定不认识他,来杀他的那些人多半都只认衣服,把他外袍扒下来,估计能迷惑一下。

厉泽安一急,差点都要骂娘了。

却见对面的姑娘比他更早跳起来,还比他跳得高,指着他鼻子就横眉竖目的开骂:“好哇!你胆子大了!你居然都敢吼我了!”

厉泽安眼睛就瞪大了,他什么时候吼她了?

沈草继续跳脚,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演的,居然脸憋的红红的,眼睛里面都有泪花儿了,一副吵急了眼的样子。

“老娘告诉你,这些钱是老娘的嫁妆,老娘爱怎么用怎么用,与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居然跑到这里来指责我?你是想要干啥,欺负我娘家没有人是不是?这才嫁给你多久啊?你就这样子对我!”

厉泽安脑壳晕晕的:“……!!!”。

就见那姑娘光骂还不算,说着说着还像小老虎一样一头冲进了他怀里,在他肩膀上胸前又捶又打,疾风暴雨一般。

从来没有见过姑娘撒泼的太子殿下整个儿都呆了。

他从出生到现在,看到过的姑娘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哪一个不是和风细雨柔顺得像仙子一样,几时见过这样的?!

眼见那姑娘打得实在有点凶,他不得不伸手去握住了那姑娘手臂。

正在这时,房门咣当一声被踢开了,一群官差呼啦啦的冲了进来。

官差冲进来的时候,沈草一双爪子正好伸在了厉泽安脸上,嗤啦,在那玉一般的脸上两边各开了两条血槽子!

厉泽安脸上一阵剧痛,不由“嘶”了一声。

这一幕落在门口官差眼里,他们也个个倒吸一口凉气,都在替眼前这人疼得慌。

沈草瞪起了眼睛,冲着门口的众官差吼:“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两口子吵架呀?”

官差接到的命令是抓一个瘦高个的土匪头子,所以断不可能是在药材店里跟自己婆娘吵架并被婆娘抓出血痕的这样一个妻管严,这和他们心中的江洋大盗形象也太不符合了。

所以这个肯定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领头的两个官差满脸横肉,眼神不善的在沈草和厉泽安脸上扫来扫去,最后看向了厉泽安握在沈草手臂上的手。

两人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色。

他们俩与其他官差不同,他们俩是知道这次行动的真实目的的,他们要找出太子并杀了他!

眼前这个年轻人,年纪对得上、身材也对得上,可是他们听说了,那位太子是个不近女色的主儿,从来不会跟女子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再看这眼前这个,虽然在跟妻子吵架,可两人动作亲密,挨得紧紧的,显然这个男子不是他们要找的太子。

于是官差们就迅速退了出去,还有官差边走边笑:“这哥们儿也太惨了一点,娶了个这么厉害的婆娘!”

官兵们撤走了,厉泽安也迅速被赶来的下属接应回了太子府。

属下们都很庆幸,他们太子爷鸿福齐天,即使遇到危险也有贵人搭救,可厉泽安不这么想,他是被人救了,可也被救得一肚子火。

还从来没有哪个姑娘这么胆大包天敢扒他的衣服敢冲他吼,还敢在他脸上抓。

气急了便吩咐侍卫,“给孤查!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给孤查出来!”

厉泽安下属、太子府长史钱谦益小心翼翼的劝:“殿下,算了吧,毕竟人家也救了您,咱们犯不着跟个小姑娘计较。”

侍卫侯勇不干了:“钱大人您这话就不对了,她是救了咱们殿下,是有功,但是她这也是伤害了主子千金之体,合该找出来千刀万剐。”

太子殿下还气得满屋子打转:“不行!你查出来就是,不要轻举妄动!此仇不共戴天,孤要亲自报复回来!”

说着又扯到了脸上伤口,疼得“嘶”了一声,暗骂一句:“这母老虎!”

钱大人眨了眨眼,有些困惑。

这是他们太子吗?

怎么不认识了?

这还有多少大事等着他们做呢,非得花时间费精力跟一个小姑娘计较么?这也不像是太子一向的作为啊,他们太子一向不都是很大度的吗?

二皇子派出的人还在街上紧张搜捕着太子的时候,万松书院里,十三岁的沈家四公子沈巍炫正在草地上跟一众同窗在蹴鞠,大呼小叫,直跑得热汗腾腾。

一群少年郎能有多好的球技?那皮球也是踢得到处乱飞,一不小心就打到了边框上,反弹回来好巧不巧正正打到了沈巍炫脑袋,沈巍炫眼前一黑,人就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