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农场:猎户娘子有点甜》白若溪莫绍衍全文阅读

“大妮儿,卖了熊你们手里多少有点儿钱了,你们这房子现在看着没事儿,但冬天的时候可不保险,回头你跟绍衍商量商量,看能不能把房先拾掇出来。再赚了钱买两亩地,这日子就慢慢的过起来了。”

白若溪闻言,勾着杨氏的胳膊显得格外亲你,娇笑道:“知道了娘,回头我就跟衍哥商量商量!”

她喜极了杨氏以及白建树对她的关心,这种从未体验过的父母之爱,还真特么不赖。

“你呀,以后就是大人了,绍衍这孩子,腿虽然不方便,但娘看的出来,待你是极好!”

待她好?心说杨氏这次看走眼了,这大猪蹄子一天到晚凶巴巴的,真看不出哪里待她好了!

不过为了不让杨氏担心这种话还是不说为好。

盖房的事儿确实该提上日程了,这秋天一过,天就凉的快了,这茅草房夏天住着还成,这要到了冬天,可不抗冻。

“嗯!你们的事儿娘就是提个意见,行与不行你跟绍衍自己商量。不想盖也没啥,你奶说了,今年冬天你们这里要是冷的厉害,就把东屋拾掇出来给你们俩住,一家人住一起也显得热闹些。”

“我知道奶最好了!”

杨氏笑了笑,道:“你奶帮咱家不少。”

白刘氏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好婆婆,这年头有哪个婆婆对生了仨闺女一个傻小子的媳妇儿还能和颜悦色时长接济的?

她这辈子,唯一庆幸的是能嫁给白建树!

家里虽然穷,但一家人团结友爱,像妯娌之间的腌臜她们家是真没有。

大嫂性子老实木讷,只知道埋头苦干。而自己平日里也不爱多说话,干活麻利!老三媳妇虽说精明能干,但对家人和气,虽说平日住在娘家不常回来,但每次回来都带不少小物件,要说他们妯娌仨谁最受孩子欢迎,就数老三媳妇了!

“行了,天不早了,娘先回去了,二妮三妮你们帮着你大姐把院子收拾收拾。”

“知道了娘!”

白若溪牵着杨氏往外走,一出屋门就见莫绍衍与白建树正麻利的将熊肉装上牛车,杨氏笑道:“绍衍,我先回去了,去镇上让你爹跟着一块儿,也能帮你抬一抬。”

莫绍衍将棉布湿了水盖在筐上,这样可以防止肉被风干,卖相不好的肉很容易被压价。

“知道了娘,这熊腿你拿回去让家里人都补补身子。”

村里有瞧热闹的笑道:“诶哟,莫猎户,那么一条后腿至少得好几百文了吧?”

“丈母娘把恁好的闺女嫁我做媳妇儿,几百文算个啥?虽说他们不是亲爹亲娘,但以后保准了像亲爹娘似的孝顺着!”

白若溪捂脸,这糙汉子哟,原来你也会甜言蜜语哄人开心的?你没事儿的时候多哄哄我,夸夸我,嗯!我还是会觉得你是个不错的汉子。

“白二家的听到没?你这是嫁出去个闺女,带回来个儿子。”

“听到了,听到了,一个女婿半个儿,这好女婿我家的。”

看着白建树激动骄傲加自豪,白若溪则一脸无语,这糙汉子说话哄你开心呢,咋就那么容易上当呢?这糙汉子对你家宝贝闺女我……真特么是一言难尽啊喂!

“你们快去吧,一会让绍衍跟大妮儿往家吃饭去!”

“好嘞!”

白若溪站在门口目送莫绍衍他们赶着牛车离开!

“大妮儿,娘先走了。”

白若溪闻言,从木盆里将熊腿拿出来道:“娘,你把熊腿带回去,省的我一会儿过去拎着了。”

“好!”

杨氏走了,二妮跟三妮倒是留在莫家陪着她将院子收拾干净!

“大姐,我们先回去看看有啥要帮忙的没有。”

送走了大妮跟二妮,看着仓库里的水果,想着以什么借口拿出来才不叫人怀疑,就在苦恼之时,突然听到外面叫卖声:“卖桃哟~卖桃~谁要桃……”

白若溪闻言,跑到卧室将莫绍衍放钱的匣子从床底下拿出来,在里面拿出二十文钱,然后把匣子放回原处,噔噔噔的跑出了大门!

“大爷,等一等!”

那挑着担子的果农闻声停下,笑道:“大侄女儿,买桃啊?你尝尝我家的桃,不甜不要钱!”白若溪看着粉白相间卖相不错的桃,笑道:“多少钱一斤?”

边说边从框里拿出一个品相不咋样的,揭了皮咬了一口,果肉很厚,一口下去,满口的桃肉,香甜软糯。

老者笑道:“三文钱一斤。”

白若溪三两口将桃吃完,随手将桃核丢到墙根,道:“先称上五斤!”

“好嘞。”

老者一边说一边将一个空的筐称了下,笑道:“大侄女看好了这空筐是一斤三两。你随便挑!”

白若溪净选大个卖相好的,没多久就挑了一框,笑道:“就这些吧!”

藤筐不大,一筐下来差不多也就五六斤左右。

“一共六斤五两,减了框重,我给你算五斤,一共十五文。”白若溪数好了十五文还不忘用麻绳将铜板拴起来,笑道:“这钱你数数。”

果农数了下,道:“不多不少,正正好!”

白若溪抱着藤筐往家走,在院里找个了簸箩把桃装进去之后,就拎着老农的筐往大门口走,结果看到好几个妇人围着果农,基本上每个人手里都抓着两三个小桃子。

这年头家家户户吃饭都难,五文钱可以买一斤粗粮,一家人省着吃,能吃上两天,所以没几个人会舍得花三文钱去买一斤桃。

不过也有那宠孩子的人家,会咬牙花一文钱买两三个小的回去给孩子尝尝鲜。当然,大多数人都舍不得花这份钱,像白若溪一次性花十五文买五斤水果的更是没有。

“绍衍家,你这是买了多少啊?竟用筐来装。”

白若溪看着跟自己说话的女人,年纪不大,差不多二十来岁,只是那上下扫描自己的眼神让她浑身不舒服,可这个女人,她(原主)是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难道是莫绍衍在外惹的风流债?

不由多看了女人两眼,颧骨有些高,这种人最难打交道,一双丹凤眼生的好看是好看,可长在一张没肉的脸上,给人一种黄鼠狼的既视感。

“没买多少?”

她模棱两可的话,倒不会让人多想,毕竟没人会想到她会买一筐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