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后:老婆被送火葬场,危!》小说精彩阅读 《下山后:老婆被送火葬场,危!》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章找死的钱家大少

“……唐小姐没死。”金毛大叫。

秦风剑眉倒竖,身形一动,将金毛摁在炼人炉上。

炙热的高温,让金毛呼吸变得困难,大口大口喘气。

“我说,我说,网络上传的那段视频,是钱少引你回江州的圈套,你在视频上看到的那女人,不是唐小姐,真正的唐小姐被关押在夜猫子娱乐城!”

秦风一把扼住金毛脖颈。

“你说什么?”

感受到秦风浓烈的杀意,金毛更怂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唐小姐真的被关押在野猫子娱乐城!”

嘭嘭嘭……

很快,金毛头破血流。

“饶命啊!我说,什么都说,小小的病,被人陷害的……”

秦风将双拳捏得咔咔作响。

不管是屠族,还是屠城,终将拿到解药。

“金毛,滚去告诉你的主子,半个小时内带着解药,来夜猫子娱乐城,否则不管他是谁,背靠哪个家族,都得死!”

……

夜猫子娱乐城。

一间四壁无窗的小黑屋里。

一个披头散发,衣衫凌乱的女人,被关在巨大的铁笼里。

尽管衣冠不整,却不难看出她是绝色美人。

与女人共同圈养的是几条比特犬,伸着舌头,嗷嗷直叫。

此时,牢笼前站着一位白衣青年,端着高脚杯。

“挺倔啊?这都几天没吃没喝,还能拥有这等仇恨。”

钱有年玩味的摇曳着红酒,“听句劝吧!别犟了,事到如今,和你实说了吧!”

“本少之所以录视频换解药,是本少挖的坑,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跳楼了。”

“本少再把你的替身,和小小烧成灰,这世上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你还活着。”

“你说,有谁能救得了你?”

钱有年得意一笑,“摆在你面前两条路,要么陪本少,要么让全世界的男人糟蹋你!”

“畜生!你不得好死!”

唐雨柔双眼喷火!

钱有年不怒反笑,“你舍得小小被活活的烧死么?”

“什么,你要干什么?”唐雨柔拍得牢笼嘭嘭作响。

钱有年鹅笑。

“该死的……你把小小怎么了?”

“没怎么啊!小小的命,掌握在你手里。”

“我要见小小!”

唐雨柔疯魔。

“小小,妈对不起你,没能好好的保护你,你若死了,妈也不活了!”

“妈知道,你跟小朋友要糖,是怕妈妈睡了再也起不来……”

“小小最乖,妈不该吼你,都是妈不好,妈向你道歉,以后再也不和你凶了!”

“得得,别煽情了,听得本少都快落泪了!”

钱有年笑得特开心,打开牢笼,轻浮的托起唐雨柔的脸。

“你把老子的耐心磨没了,老子等不及了,嘎嘎!”

钱有年笑到一半,啊的一声惨叫。

唐雨柔咬了块皮肉。

“臭娘们,给你脸了是吧?”

钱有年气急败坏,“老子成全你,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鞭子硬!”

话落,钱有年一鞭子劈在唐雨柔脸上。

嘭。

一声巨响。

厚重的门板被踹得粉碎。

“该死的,谁这么不长眼!”

钱有年转头,便是一愣,“你谁啊!怎么进来的?”

秦风没回答,而是一步步走向钱有年,他每迈出一步,身上气势就沉一分。

“欺我妻,杀我女儿,我会把你撕碎、撕碎。”

得知来人是秦风,钱有年原本的恐惧,一扫而光。

“就你?也配?”

钱有年仿佛听到天大笑话。

鄙夷的看着秦风,不屑摇头。

在他看来,秦风逃出生天,就不该回来。

如果换作是他,定会找一个偏僻的农村,隐姓埋名,无闻终老。

“姓秦的,你算什么东西!敢和老子耍威风。”

“老子告诉你,七年前,你是丧家之犬,七年后,你连屁都不是!”

钱有年一蔑哂笑,狂到没边了。

“知道不,这是老子地盘,老子做主,老子让你三更死,你活不到五更。老子当着你的面,动你的女人,你能奈我何?”

“你的地盘,你做主?”

秦风冷笑。

在九州之上,他都不敢这样说。

一个小小的江州地下娱乐城老板,竟然敢这么狂?

感受到秦风的蔑视,钱有年一下子火了。

“看你这副姿态,是不相信老子了。”

“好,那老子就当着你的面,扒了你的女人,看你敢动老子一根毫毛不?”

话落,钱有年抬手。

“拿开你的狗爪子!”

不等钱有年抓到唐雨柔,就被抽开。

“我……嚓!”

钱有年被扇得原地转三圈,两眼直冒金星,口鼻喷血。

“该死的!给你脸了是吧?”钱有年一声嚎叫,顶着肿起来的半边脸,“老子弄死你!”

“臭臭们,给我上,咬死他。”

结果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扑向秦风的比特犬,无一幸免,倒飞出去。

我的妈呀?

钱有年慌了,畏惧的向后退。

“你……要干什么?”

“别过来,别过来,你不可以动我!”

秦风眯眼。

“我老婆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你把我老婆打成这样,今天不弄死你,我都不配为人。”

说到这,秦风将钱有年提起,振臂一甩。

嘭,钱有年像断了线的风筝,重重的砸在墙上。

嗒嗒,不等钱有年爬起,秦风随行而至,抄起了把椅子。

嘭的一声巨响,椅子被砸得粉碎。

我的妈呀?

几年没见,秦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

唐雨柔吓得胸脯颤颤。

“天呐!天呐!”

唐雨柔惊掉下巴!

“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钱家咱们惹不起的,他爸开物流,坐拥十几亿资产,手下几十号亡命徒,就算杀人都能用钱摆平。”

“老婆,就算他爸有百亿、千亿,敢欺负你,我也得把他打死,给你出气!”

唐雨柔慌得瑟瑟发抖,“出气了,出气了,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别忘了,你还有我和小小!”

秦风心中一暖。

结果,小小跑了过来,双手捂着脖子。

“爸爸,我……我喘不上气了!”

“我……我好累……”

“小小,你怎么了?”

秦风嗷的一声,一下子抱起小小。

疯魔一般的大叫:“动我家人者,要你们死,你们死!你们死!!”

江州中心医院。

特护病房。

秦风眼窝深陷,硬朗的脸上布满了愧疚和悔恨。

“爸爸,小小和妈妈几天没吃饭了,妈妈是不是又得睡觉病了,小小兜里有糖,这就给妈妈吃糖。”

小小扒糖,馋得直流口水,张着小嘴,真想舔舔,最终还是把糖塞进唐雨柔口中。

“妈妈,吃糖,吃糖!”

秦风双眼一热。

铁骨铮铮的他,差点没哭。

这时,门外一声尖锐的吼叫。

“该死的,不是死在外面了吗?还回来干什么?”

“阿姨,不能大声喧哗……”

“你谁啊?算什么东西,管得着老娘吗?”马丽华破口大骂。

“滚滚滚,老娘是过来杀人的,别崩身上血……”

秦风皱眉。

马丽华撒泼,嗷嗷直叫,想必听到什么风声。

想到丈母娘七年前就不待见他,秦风苦笑。

“爸爸,是姥姥……”

小小像见了鬼一样,吓得把脸藏到秦风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