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明朝当奶爸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主角李斌张大)

虽然两百米还不能看得一清二楚,但对面那些人特征太明显了!

戴着头盔上面一根天线,没戴头盔的那光亮亮的大脑门子闪闪发光,头顶是标准不过的金钱鼠尾!

好嘛,这是被随机穿越到鞑子入关的战场范围了!

别多想了,跑路吧,李斌可不觉得自己有资格靠后座包里的甩棍和猎刀,跟两三百鞑子硬拼!

北面的鞑子又不瞎,南面亮通通的,都照了两百米还不至于达到刺眼的效果,虽然看不清那团光后面是什么,但这时候的鞑子心气高得很。

在大明境内根本不知道害怕为何物,呼吼着就朝李斌冲了过来!

时间紧迫,李斌又没摸清穿越系统的路数,万一准备时间长点怕就直接被射成刺猬了,而且怀里还带着个小东西,当下也不多想,油门一拧掉头就往南边逃窜!

蒙古马的全力冲刺时速也就40km,还不能持久。

虽然是土路,但地面干燥,李斌的车又装的雪地胎,在这种路面上跑个七八十的时速毫无压力,转眼就把后面的鞑子甩得影子都看不到了!

李斌也不敢托大,已经知道是鞑子造的孽了就没必要再去作死,怀里还一个麻烦呢!

一路前奔,跑了有二十里左右,前面出现一座土城,李斌在堤上停下来,看了看手腕上的贝爷同款军表,下午四点半!

城门还没关,门口挤着一大堆人,正在往城里涌!

李斌有点发愁了,我这个样子人家肯定不让进城,继续往前走还不知道哪里有人烟,何况这是明朝,他根本不熟悉,只知道自己是在往南跑。

发了一分钟呆,突然一个激灵:“**,后面跟着鞑子呢”!

按鞑子的速度估计不到十五分钟左右就会到这里,城门前面还挤着上千人,一时半会肯定进不了!

河堤上尸体的惨状又从李斌眼前闪过,“不行,我要提醒他们,想个办法能救一个是一个!”

河堤距离城门大概两里多路,李斌油门一拧就冲到了。

很显然,不管是城门前的,还是城墙上的明朝土著,都被他亮着大灯的摩托车给惊到了,还没等他靠近就一副全神戒备的样子!

李斌见状也只能停在一两百米外这个安全范围外,对着城里大声喊话:“鞑子马上就要到了,赶紧关城门,没进城的绕城往东边跑!”

这下可是炸了锅!

守城士兵的呼喝声,还没挤进城的难民的哭嚎声瞬间爆炸。

李斌也知道这些人是慌了神,没办法,好人做到底,李斌现在想着多救一个是一个,只能站到摩托车上,大声喊话:

“不要慌不要慌,鞑子只有两百人,大家都绕过去从东门进城来得及,鞑子还有半个时辰才到!”

连续喊了几遍,看到人群都开始冷静下来,按他说的开始往西门绕去他才停下来!

李斌按自己的现代思维来行动,在人家城下直接指挥起来,也没想过城里县令怎么想,直接给人家做主了!

而且为了让这些城外的老百姓冷静下来,故意把鞑子到达时间推迟了!

没办法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自己接下来还不知道怎么办呢!头疼!

对了,问问系统能不能带着小东西穿回去吧,大不了带回去后交给民政局,就说外面捡的!

主意已定,马上开始在心里默念:“回去”!

“叮”

眼前弹出蓝色屏幕:“检测到穿越主体上附有其他智慧生物,穿越无法完成!”

当系统给出确定答案后,李斌一阵郁闷,自己照顾自己都费劲,完全搞不定婴儿这种生物啊!

跑路是不可能跑路了,李斌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一个婴儿丢在野外置之不理。

接下来就是要想想怎么先过了今晚!

西门这边的城门已经关上,没进城的那些百姓也已经都绕往东门,李斌也有空打量这座他来到这个时空后见到的第一个城市!

很明显这是座小城,城墙夯土垒成,高度不过六七米的样子,城墙单边长度一千米左右。

上面已经点起了火把,稀稀拉拉的站着一些士兵,都一脸警惕的看着他这个怪人,可能是他之前喊话提醒的原因,倒是没有明显的敌意!

等到李斌看到城门上方刻着的“腾县”两个字的时候却是惊中带喜!

竟然穿越到了大山东了。

腾县位于济宁南方,也是这次鞑子入关攻击的最南方的城市!

1638年下半年清兵分六路入关,这一次入关扫荡了大半个山东,按这个时间节点,大部队应该在攻济南城,持续六十天攻破济南,生擒鲁王!

此次入关在华北制造了无数惨案,共劫掠金银两百多万两,牲畜五十五万,人口四十万,从北京直到山东靠运河地区为之一空!

知道了自己所处的位置,李斌心情又沉重了几分。

很明显,历史上腾县是失守了,这满城的老幼妇孺不知道能活下来几个。

后面的两百鞑子,明显是入关的其中一路的先锋军,现在天色已晚,估计等会到了也不会攻城了。

但看住这一个小城应该就是他们的目的!

自己也不敢进去,如果说鞑子是明抢的话,明朝的官僚士绅对老百姓就是毫不掩饰的剥削。

不管是自己的摩托车,还是身上的衣服,手上的手表,只要稍有眼力的人就能看出来奇特之处。

虽然在后世就是**丝装备,在明朝毫无疑问都是无价之宝,李斌可不想用自己的小命去赌明朝土著的节操!

历史早就证明了,这些人根本没有节操这个东西!

有历史做参考,李斌接下来的行动就有方向了。

清军此次入关最远就攻击到腾县,也就是说他接下来只要往南走就暂时安全了!

再说胸前的小东西从被他救起来了,就一直安安静静的,在他怀里捂了这么久,脸色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现在醒了也没闹,只是用乌溜溜的黑眼珠看着他!

看着小东西萌萌的表情,李斌初入乱世的惶恐也减了几分,取下手套用手指刮了刮小东西的鼻子:

“乖乖听话哦,等我找个安全的地方,咱们就吃饭洗澡睡觉觉!”

不管怀里的小东西有没有意见,李斌骑起车就转身上堤。

这次转身上堤还特意关掉了车灯,怕的就是后面的鞑子看到光跟着追上来!

不是他自私不愿意帮腾县把鞑子引走,是他现在带着小东西,即使他是直男,也知道婴儿肯定不耐饿。

而且还不知道便便没有,搞不好还要洗澡,他把小东西捡到手里暂时就要负起责来!

靠着一点微光慢慢往南骑了五公里左右,感觉安全了,打开大灯继续往南跑了有一二十公里,正好遇到河堤有个转角,下面可以避风!

看来今天晚上的宿营地就是这里了!

接下来就是他经常操作的夜营标准流程了,支帐篷,打水,汽油小炉子点起来。

幸亏他出门有带奶片的习惯,也不知道小家伙能不能吃,但他手里现在就是几大包奶片,巧克力,压缩干粮!

他是完全没经验,也不敢给小家伙冲巧克力,只好先弄点奶片试试!

折腾了半天,冲好了奶,他出门也不可能带奶瓶,只好拿勺子一点点的喂!

小家伙可能是真饿了,难得的是居然也没哭闹,看来还是个听话的!

听话就好,好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