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热文《王妃有颗农妇心》裴珠光牧遥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无删减

第3章

眼前这个死掉的男人,来头居然如此之大,不要说是她裴珠光一个人死到临头,连整个裴家都死期将至。

而且裴家应是百年大族,辉煌这么多年怕是要到顶了。

“裴珠光,这六王爷死在你屋子里,肯定是你弄死他的。”裴宝奇张口便乱咬。

此时,裴珠光可不能跟这没脑子的人怄气,冷静,冷静!

她偷偷撇了一眼愣在那里的裴进贤,方才委屈说道:“兹事体大,那我自己去自首,跟裴家没有半点关系。”

“这可你说的,你可不准反悔,还算你有那么点良心,你死后还是会给你买块风水宝气,下辈子投胎好好做人。”

裴珠光护着手腕,慢慢从地上爬起来,艰难地往屋外走。

手腕处的血顺着手掌淅淅沥沥往下滴,虽然没有刚醒来之时流得那么汹涌,却也暂时也没有生命危险,不过是疼一些罢了。

她发誓,不会就这样死掉。

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钢丝上,裴珠光以退为进,她在赌。

她刚要跨过门槛,便听见裴进贤喝道:“拦住小姐。”

仆役两个大步上前来扯住她,背对屋子的裴珠光放肆一笑,随后乖乖被擒了去。

“爷爷,这事你就是想护也护不住,干嘛拦住她,这祸事本来就是她闯出来的。”裴宝奇气不过道。

“这么些年你就只知道吃喝玩乐,不读书不学史,裴家的辉煌到头了!”裴进贤看着落日余晖移不开眼,话到最后只剩下低声呢喃。“只是没有想到会毁在我这代手里。”

“我太爷爷便是开国功臣,后我爷爷又为执宰,到我父这辈虽只从四品,但祖上之德我从未敢望,我年少高中金榜,辅佐君王之际又恢复了裴家往日繁盛。”老头子细数几代人旧事。

“有阳便有阴,有起便有落,你们看,哪有永远不落的太阳呢?明月将升。”感叹之余自嘲道:“我跟你们说这些作甚,你们哪里懂。”

这堂堂六王爷偏偏死在了裴家,背后真相到底是什么如今已经没有心力去纠结了,事情已经发生。

裴宝奇双手环胸靠在桌沿,一根筋就认为是裴珠光给家里闯祸了而已,至于裴进贤那些话的深处含义他自是听不太懂。

裴珠光紧皱眉头说道:“这事并非不可回转,事在人为。”

“回转?除非六王爷能死而复生。”裴进贤摇了摇头。

“当然有。”

“何法?”

“毁尸灭迹!”裴珠光镇定道。

闻言,裴进贤眼睛瞪如铜铃,怒斥道:“胡闹,你可知你说的是什么话,我裴家几代功勋断不能做出此事,不然死后有何颜面见先祖。”

“呃,那么裴家毁于一旦,爷爷您就有脸面去面见先祖了?”裴珠光撇撇嘴道,这古人真是固执呀,动不动就没脸见祖上。

老头子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冷哼一声。

“要我说,干脆挖个土坑先将他埋了了事,之后孙女自会想办法把这尸体收拾干净。”先埋段几天,她再用强酸溶解了。

裴珠光撺掇着,为了保命她可顾不了许多,而且裴家完蛋了她也得完蛋,最轻的就是当个官妓什么之类的。

想想就恐怖,她不要。

闻言,裴宝奇满眼恐惧地瞧着她,颤抖着手指着她怒斥道:“杀人,藏尸灭迹,你说得这么轻松,最毒妇人心!”

“首先人并不是我杀的!他身上没有任何外伤,所以很有可能是中毒,再则他已经死了,死人和一块烂猪肉没有区别。”

裴宝奇看了看尸体,还真没法反驳。

裴珠光胡诌道:“我割腕之后,他就倒在我身上,谁害死的真不知情。”这只是她的猜测。

“六王爷之死可以慢慢查出真相,裴家为他报仇雪恨,以报今日救裴家之恩。”

听这番话裴进贤有些动摇了,可还是抵不过心中底线。“六王爷平日狎妓狂浪,跋扈嚣张,但绝非大奸大恶,年轻便命丧已是可怜,不能再毁他尸身。”

原来这老头子心地这么好呀,裴珠光右手摸了摸鼻子,那番现代观点应该说服不了他。

“让他入土为安最好。”

“他高贵之躯本应葬入皇陵,跟大郑先祖同寝。”裴进贤固执道。

“江山易改,那些皇陵有几家没有被盗过,更甚者万人伐之,还不如让他安心入土,再世投胎做人。”裴珠光心中却是不信鬼神之说的,死了就回归于大自然了,滋养天地万物。

裴宝奇脑子终于转过弯来了,破天荒地道:“爷爷,我也觉得还是让王爷入土为安好。”

他才不关心这破王爷死后投不投胎呢,他就想继续当他放纵不羁的裴家少爷,安安心心和兄弟们去逛窑子找乐子。

裴进贤叹了口气,随后跪在死尸面前重重磕了三个头,眼中冒泪光道:“今日裴家所为愧对王爷,来日必为王爷寻得凶手。”

“待天色一黑,便挖了院中大树,将尸身裹席藏于树下。”他冷静吩咐道。

阿冬阿夏都是签了契的人,当然也是裴家人,裴家出事他们都没有活路,自然不敢声张此事,傍晚便去拿了铲子锄头来,在这院中开挖。

裴珠光坐在石阶上,她早就把绷带缠了回去,但是因为没有好好处理依然疼痛,久了都快麻木了,只有等处理好尸身才能找大夫包扎。

裴进贤靠在柱子上大口吃着果子,狠狠瞪着她,对此她当作没看见。

日后有空了,她会好好收拾他的。

挖好坑之后,仆役就把她铺盖地下那床破席子铺在坑里,把男尸给放了进去,再用那床带血的铺盖卷盖上,直接填土。

可刚铲了几铲子土上去,阿冬便吓得**尿流地大叫逃窜,阿夏也脸色煞白。

裴进贤喝道:“不许出院,何时惊慌?”

裴珠光见不对劲便询问:“怎么回事?”

“方寸我们见那铺盖地下的东西,它动了。”

“诈尸了!”

“一个个慌慌张张的,胆子比本少爷还小。”裴宝奇不屑道。

“少爷你去瞧瞧就信了。”

这仆役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他有些胆怯。“裴珠光,这法子是你想出来的,你去瞧。”

裴珠光过去跪在坑边,提着灯俯身看了看,并没有异常。

她旋身面向众人道:“这个世上哪有鬼?”

瞬时,众仆吓得乱作一团,裴宝奇那贱男都快哭了,抱着柱子抖成了筛子,裴进贤也脸色煞白。

后背发凉,她刚想回头,肩上却搭了双惨白森然的手,冰凉浸人。

那双手渐渐游移到她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