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孕双宝:总裁爹地太会宠小说试读 秦慕烟战北夜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秦慕烟忙拿出手机打开了录像,然后拉近,那个男人正好背对着她,虽只一个背影,那种魅力就已经散发的淋漓尽致了,身板异常的挺拔。

本以为是简单的幽会,没想到剧情居然有反转。

男人将欧婉茹推开了,这个角度她正好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脸,浓郁的眉间,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很直观的一种帅,好绝。

而且身上有一种独特的凛然之气,举手投足都是魅力。

正录着,突然看到欧婉茹哭着跑出来,她慌了,她是在外间,如果现在跑向门口,一定会被欧婉茹看到。

慌乱之间,看到外间有个独立洗手间,她忙钻了进去。

还好还好。

听高跟鞋声越来越远,她深呼吸了一下,只等找机会溜了就好。

哪知——

“啪。”洗手间的门居然开了,她瞬间不敢呼吸,就蜷缩在门后,那个男人走了进来。

这个角度正好看到他……解手。

裤子拉链的声音都听着格外清楚,然后……

“还没看够?”战北夜解手的动作并没有停,问话的声音明明很淡,却带着一股操控人生死的感觉。

秦慕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既然暴露了,也只好从门后出来。

他很快的穿好了裤子,目光看向她,冷彻的眸子微锁,眼神暗沉犀利,声音也变得生冷:“谁派你来的?”

“没……没人派我来。”

“哦?”他冷眉微挑,紧致的嘴角露出戏谑的笑,“那你是有偷看男人上洗手间的癖好?”

丫的,说话能不能别这么损?

慌神间,她的手机被他拿去,秦慕烟连忙要去夺:“喂,把手机还给我。”

但她哪里是战北夜的对手,他只是轻轻一晃,就让她的手落了空。

战北夜看了一眼她偷录的视频,很不屑的冷冷一哼。

“现在狗仔的伎俩都这么拙劣了?”他的语调中带着讽刺,之后又加重,“哪家媒体?”

声音像是从几千米的冰层下发出的,寒透心骨。

“我真不是谁派来的,我就是恰巧路过,看到大明星总有点好奇心。”

“人还是不要好奇心太重。”他的目光好可怕,秦慕烟转移开了视线,不敢跟他对视。

“我知道,我错了,视频我马上就删掉,要不然您网开一面,饶了我?”

秦慕烟知道这个男人她惹不起,话说的也是太天真,但没办法。

柳程程,你真是害死我了!

她的心半吊着,等着酷刑的一种恐慌感,而就在这时——

那个男人不知是听到了什么,抓过她的手腕,跟拎一只小鸡似的将她带出洗手间,进了套间。

太快了,门被关上之后她还都没回过神。

秦慕烟也不敢再挣扎,之后空气安静下来,就听得门外有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然后就是拍门的声音。

“北夜,你不用给我时间考虑,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我不要取消婚约,我不同意!”

门外,是女子带着哭腔说的,是欧婉茹?

她不是刚走,又回来了?

秦慕烟呼吸一紧,只见,他冷峻的眉有些烦躁的蹙起,那张脸阴沉得像是一头随时要吃人的狮子。

战北夜抓过手机,拨上了一个电话,电话通了之后,低吼道:“欧漠北,十分钟,把你妹妹从我房间外面带走,要不然你的医院也别想要了!”

挂掉电话战北夜直接将手机丢到一边,门外的欧婉茹哭得越发厉害了:“北夜,你开开门啊,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哪里做的不好我一定改……北夜……”

就在秦慕烟有些懈怠的空档,战北夜身子一下子贴上来,就把她给壁咚了。

让她脑子嗡的一下,还没等开口,已经被他吞噬:“按我说的做,做好了我就放过你。”

“唔……”秦慕烟突然产生了危机感,这个男人不会突然见色起意吧?

“叫!”战北夜命令。

“叫?”秦慕烟脑子完全是空白的,“叫什么?”

“在床上怎么叫,现在就怎么叫,需要我教?”此刻她瞳孔里的战北夜,这样看上去特别像个魔鬼。

“我……我不会……”秦慕烟内心也是慌得一团糟。

“这你都不会?”战北夜似乎特别的鄙夷,“没男朋友?还是你男朋友满足不了你?”

这个恶毒的男人,嘴巴怎么这么毒?!

“你个王八蛋,你这是性骚扰!”秦慕烟现在也要气炸了。

“相对于你偷看我上厕所的行为,说你性骚扰更贴切。”

……

秦慕烟内心真是几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不是求我网开一面?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叫,越大声越好!”说完战北夜直接扭上了她的腰。

“啊!”好疼……

“对,就这样叫。”

“好疼啊……你个**!……你轻一点啊!”

秦慕烟真的是遇到变态了,但她的叫声在门外的欧婉茹听的真真的。

里面居然有女人,他房间里居然有女人?怎么可能?

她刚离开了没一会儿,里面怎么可能有女人?

难道那个女人一直在里面?他突然悔婚也是因为他有了别的女人?!

“啊……”

秦慕烟感觉自己的腰都要被他给捏断了,这个男人下手怎么这么狠?

因为身高差,他若垂眸,正好看到她的胸,她忙先紧了紧衣服,将自己不该露的地方都盖好。

见状,战北夜有些力道的挑起了她的下巴,勾唇一个冷哼:“装的清纯,还不是这点伎俩?”

秦慕烟脸上勾人的笑一直没有停,特别自然的回应:“您又误会了,我只是想让你教我,教我怎么叫!”

话落,秦慕烟快速的抓过了战北夜的手臂,在他的手腕处狠狠的咬了上去。

“你找死!”现在战北夜手臂被咬过的地方已经明显有了血印,额前的青筋暴起。

如果说刚才她的冒昧打扰战北夜是烦躁,那会儿绝对是恼怒,狠厉的眼神带着嗜血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秦慕烟本能地往后一缩,心里还是打鼓,这个男人不会真想杀他灭口吧?

而就在这时门外有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