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风沧澜穿越》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风沧澜宗正昱小说全文

“拜见父皇!”

两位皇子便在此间步了进来,对着皇帝拱手见礼。

“我儿来了。”

盛怒的皇帝看到进来之人,尤其是瑾王的瞬间,脸上怒意顷刻消散,挂上慈父和蔼的笑容。

旁边的几位大臣目光闪了又闪,又匆匆伏低了头颅。

“你们先退下。”皇帝摆手,不怒自威。

大臣们领命逐一退去,几个大臣回想着刚才御书房的画面,心中百转千回。

御书房内

皇帝拍了拍萧王的肩膀笑呵呵,丝毫没有皇帝的架子,“不错,越发的像朕了。”

“你们七皇叔病情如何?可有好转。”

“回禀父皇,还是老样子,儿臣询问过说是醒来的可能性极低。”

萧王得意洋洋回应。

皇帝掀开眼帘笑了笑,眸底却不见半分笑意,“你们七皇叔啊,就是命不好,一躺就是两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这万一一直醒不来……哎,真是天妒英才啊。”

皇帝唉声叹气,瑾王在一旁见了,眸色微微一变,又在皇帝看过来的瞬间匆匆地下了头颅。

做回了那副畏畏缩缩模样。

父子三人又说了些家常之后,皇帝便扬手,放了两人出去。

“你说这摄政王是不是真的成了植物人?”

看着两位皇子一同离去的背影,皇帝负立在后的双手转动拇指指环。

“这……老奴不知。”太监躬身回应。

皇帝笑着回到龙椅,“真的最好!若是假的……”皇帝脸上笑容更甚,“朕就让他变成真的。”

话音方落,殿内一瞬掀了彻骨寒冽。

伺候太监不敢搭话,全程躬身沉默。

一眨眼,到了三朝回门之日。

按照规矩,新郎理应陪着新娘回娘家。

但目前宗正昱对外还是植物人,所以也只有风沧澜一个人了。

好在她并不在意这些,一大早就开始收拾,想到能出去心情甚佳。

不曾想,出府时却被侍卫阻拦住了。

“本王妃回门,你们拦着是几个意思?”

“王妃,没有令牌不可出府,这是规矩。”

“令牌?我现在搁哪儿给你们去找令牌!”

两守卫对视一眼没有出声。

风沧澜转身直奔宗正昱的院子。

绝对是故意的!三朝回门卡着她!

来到院子外,风沧澜深吸一口气。

不能生气!她的丫头宫商还在将军府等着她去救,她还差一味药,还要从宗政昱身上拔毛。

不能生气!要微笑!微笑!

压下心里的那股暴躁,扯出微笑,推开院门。

来到门口,她耐心的敲了两下才推门而入,里面温逢君跟宗正昱正在下棋。

看见笑盈盈的她,温逢君还抬头扫了一眼,对面的宗正昱,却是头也不抬专注棋局。

“王爷,今日是新妇三日回门,沧澜要回娘家,但是府中守卫不让出去,说是要令牌才放行。”

“王爷您肯定有令牌呗。”风沧澜带着撒娇讨好的语气。

却没得到宗正昱一个眼风。

她敛起眸中的暴躁,嘴上却越发瓮声瓮气地祈求,“夫君,人家求求你啦~”

“你就把令牌给人家嘛,回来给你买糖葫芦哟。”

温逢君落下一子,嗤笑出声,“你把摄政王当成三岁小孩?”

风沧澜侧首目露凶光,桌下的腿一脚踩在温逢君脚背。

他疼的脸色一白,抬头瞪过去,只对上风沧澜一个暗含警告的眼神。

再转头,风沧澜秒变脸,看着宗正昱小意温柔,“夫君~你就把令牌给我吧。”

“我保证以后乖乖的,不惹你生气。”

风沧澜话音刚落,温逢君很自然的接话,“你……”

“你闭嘴!”

他刚说一个字就被宗正昱跟风沧澜同时打断,温逢君目光在二人身上,想起了什么,嘴里险些又飙出了那句“红颜祸水”!

便在这顷刻间,风沧澜已经踩着小碎步靠近宗正昱,伸手轻拽他宽大的袖口,声音娇软而甜腻,“夫君~”

对方不应,风沧澜眉头紧皱。

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似乎就是……萧王的事情之后?

都过去两天了,宗正昱这么记仇?

“夫君~你听人家解释嘛。”

“萧王的事情是当时他自己犯了错,需要我父亲填漏,才有目的的接近我的,人家当时只是一个青涩的小丫头,以为嫁给他,以后就能多跟王爷您亲戚走动,就能多看王爷几眼了,所以脑子一个不好使,就被萧王这个风流浪荡子骗的团团转了。”

“没想到,等到他达到目的,二话不说就狠狠抛弃我了!”

“真是太可恶了,若是当初皇上就给王爷和我赐婚,我也不至于会这么惨。”

“而且,我之前脑子笨,没想到才嫁给夫君就恢复正常了,夫君简直就是我的福星,沧澜真是爱死你了!”

呕!

对面的温逢君差点没听吐!

这个女人,简直是矫揉造作,恶心死了!

他下意识朝对面的宗正昱看了一眼。

这个男人最讨厌别人黏腻着着他!

风沧澜,你死定了!

他正在心底笑得得逞,目光突然落在了宗正昱手腕旁的令牌上。

奶奶个腿儿的,他没看错吧?

卧槽!

风沧澜显然也看见了,顿时瞳孔放亮!

是……是令牌吧!

她没看错吧?!

妈妈呀,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拿出来的?!

她回过神来,突然笑得像只得逞的小狐狸,二话不说凑近宗正昱,纤细的手臂往他脖子上一圈,就狠狠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

“我就知道夫君对我最好啦!”

说完蓦得一把抓住令牌,撒腿就跑!

掀起一阵风!

一旁的温逢君早已被这一切冲击得瞠目结舌,满脸呆滞。

“宗正昱,你脑子没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