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诡影实录》欧海洋沈佳悦全文免费阅读

李博奇看佳悦的表情就知道没好事。

“什么事?”

“孙继方说,院长出事了。就在不久前,他把护士的家属全都杀了!”

“难道院长感染了?怎么可能?”海洋思索了一会,眼睛一瞪,突然问佳悦:“是不是护士的尸体感染的?”

佳悦恍然大悟,突然想起她和院长分别前嘱咐他的话。“有可能是防护不当!”他赶紧拨通了孙医生的手机。

那边接通了电话,就赶紧问她什么时间过来看看现场。她却没理会孙医生的话,只问他看没看到院长手上有伤?或者其他地方有伤?佳悦将手机开了免提,就想让大家都听听。

孙医生仔细回想着说:“当初院长从停尸房出来,我看他手指绑了纱布。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做尸检时,手术刀给划伤了。不过,当时护士家属正来医院闹,我和院长的心思都不在那儿,院长是下午发现不对劲的。”

“他受伤的手有没有接触护士家属?”

“你问的好奇怪啊?到底什么意思啊?”

沈佳悦眼睛都瞪圆了,脸色异常不安。“听着,孙医生。院长已经感染了,他不再是院长了。”

“什么意思?什么感染?”

“别说话!你给我听着就行!听我说完再说话!”沈佳悦情绪有些失控,竟冲着孙医生大吼大叫起来。大家都很累,肝火也很旺。都两天时间了,任其凶手逍遥法外,无辜受到伤害的人太多,以后会越来越多。如果再不制止,还会发生更多悲剧!

孙医生那边不再争辩。“你说吧,我听着呢。”

佳悦继续刚才的话题。“牛猛和刘磊体内感染了未知病毒,现在不清楚病毒具体的传播途径,中间宿主,来源何处。更可怕的是,他们传染病毒给人类的目的是什么?就目前证据表明,他们有可能要建立自己的族群。他们苏醒后的行为或许不是并发症,而是彻底的改变了意识形态和物种,我认为已经不是人类,应该是怪物。”

“怪物?”

“院长有什么变化吗?”

“开始跟家属说话时还正常。后来说话就不对劲了,开始胡说八道,幸灾乐祸,说那些负能量的话。家属听了这些话就跟院长动起手来了,我和其他医生们赶紧给拉开了,其他人把院长给架走了。”

“后来呢?”

“后来我把家属请到我房间,沏茶倒水说了一堆好话。他们说要状告医院,让院长上法庭。最后闹得不欢而散,说让院长等着瞧。送走了那些难缠的家属,我再去找院长时,院长已经不在他办公室了。问其他人说院长已经走了,当时我就觉得不妙,给院长打手机,没人接,就赶紧下楼去停车场。发现院长正对家属施暴,等我过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家属已被他残忍杀害,而院长却一副得意洋洋的高姿态,跑出了停车场。”

“你当时为什么不阻止他?”

“我来到地下已经晚了,而且我也怕他对我动手。我看见他当时双眼充血,手指甲尖又长。”

“你有接触过他吗?比如碰过他受伤的手?”

“没有。”

“好的,你自己注意安全。我和李博奇在一起处理些事情,目前过不去。”

“我会派3队的人过去处理现场。”

李博奇跟孙继方说。

“好吧,那咱们保持联系。”

电话挂断了,大家都听得见。这次变本加厉了,院长都出事了,这可是304医院第一把手啊!

李博奇给局长电话,汇报了近期的案情进展。局长听了1队的情况,非常气愤,把李博奇严厉训斥了一顿。李博奇却只能听着,没法反驳,因为1队的情况,李警官的确没有理直气壮的理由。

“请局长放心,我一定会找到1队的人。”

“你保证去高闵丛林就能找到他们吗?你说的这些人都钻林子去了?别拿我是孩子耍,还什么种族?你看科幻电影看多了吧?我对这案子情况非常不满意!”

局长那边劈头盖脸的把李博奇批了一通,然后挂断了电话。

他脸色很难看,却还要顶住压力坚持调查案情。

“说实话,我也不敢给常局电话汇报进展,结果肯定跟你一样。”欧海洋不知道说这话,能不能安慰一下李博奇。

他苦笑着瞅着海洋,却掏出手机给3队队长打电话,命令他们去304医院处理后事。

一行人离开牛猛家的废墟房屋,开车回警局。

李博奇进武器库拿了7把手枪,大家带着手枪,开车向高闵山区丛林挺近。

——

白天又将逝去,夜色将近,茫茫黑森林陷入一片死寂。风从树叶间略过,发出“沙!沙!”的响声,犹如响尾蛇擦过沙地。

2队四名警员,再加上李博奇、沈佳悦、欧海洋三人,总共7人。李博奇招呼大家到警车后备箱内拿出7支狼眼手电,每人一把手枪,准备进林子大干一场了。

一行人进入山林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天际只有一抹淡红色还勾勒着山峰,阳光逐渐向山后渐隐过度,很快就消失了。树林里陷入黑暗,高耸的松树,树枝杂乱无章,往下垂着,风开始刮了,推着松枝来回摆动,犹如魔鬼的手指拨弄着潮湿的空气。树林里的气温开始下降,海洋和佳悦紧了紧身上的外衣,他把大衣领扣都扣死了。

众人手里攥着狼眼手电,往林子深处摸去。7条光柱在林子四周扫射,大家双眼直视前方,注意力高度集中,都不敢说话,生怕说话声会惊动黑林中的“恶灵”。

李博奇、欧海洋打前阵,其他人跟在后面。

脚下是多年积攒的腐烂断枝、树叶,由于湿冷的空气,加上多雨,踩上去很容易打滑摔跤。沈佳悦没做好进林子的准备,脚上还蹬着皮鞋,走在林间就显得笨拙,不灵便。

“佳悦,你这皮鞋容易摔跟头啊!”

佳悦斜了眼海洋,觉得他有些多嘴。

“那有事找您呗?那你现在给我弄双登山靴吧!我跟的上你们,不行就走慢点呗!”

“嘿!你又开始了,是吧?”

“行了!你俩别斗嘴了!这林子有段历史了,几乎没人来这儿。大家注意安全,小心脚下!”李博奇提醒大家。“咱们尽量沿着土路往前走,前面有条小河,通过河道就能到案发现场。”

此刻,月亮升起。惨白的月光透过树叶投射进密林,打在湍急流淌的河面上,波光粼粼,银光闪耀。

一行人从土路走到河沿儿边,水汽扑面,潮湿寒冷。林子的温度瞬间下降,有些入冬的体感。脚下更加泥泞,烂树叶无规则的挤在湿泥地里,上面却布满了车辙印。

海洋把手电照向地面的车辙印,对李博奇说:“李警官,有车子从这儿过。”

“顺着车辙印往前走,一定能发现汽车。”

2队比三人行动快,已经走在仨人前面。2队长在距离三人20米开外的一处大石头上站着,用手电往这边晃,大声招呼三人过来。“李队!赶紧过来!这边发现1队的警车了!”

听见这个,三人像打了鸡血般,朝着2队队长站的位置跑过去。

四支光柱同时照向1队的警车。警车停在河沿边,靠着棵苍天大树,外形完好无损。车门半开着,里面却没人。三名队员钻进车厢继续查看。

2队队长仍然站在石头上,不肯下来,他从高处往四周照射。

在河对过,又发现了一辆车,停在一处低矮的灌木丛里。光源有限,看不清车子型号和车牌,但他直觉认为河对过灌木丛深处应该还有更多的车藏在后面。

“李队,河对过还有辆车。”他将手电往河对岸的灌木丛指去。

海洋和佳悦寻着手电光,往河对岸望去。的确看见一辆车停在那儿,佳悦走到河边用电筒照车前窗位置,驾驶位上没人,后座和副驾也没见人,车厢内也黑着灯。

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怎么——怎么——像报废很久的样子呢?”

河边虽然水流湍急,但海洋还是听见了佳悦的话。

“会不会是那些失踪人的车呢?”

“牛猛和刘磊妻子的车吗?”

李博奇将警车前盖掀开,摸了摸发动机,发现还是温热的。

他拍了拍手掌,召集大家到1队警车边,指着警车的发动机对大家说:“这车停这里不久,发动机还是温热的。可以确定,1队的人刚进林子不久。小警员们都检查过,车厢内没有异常。但枪盒里的手枪没了,他们手里肯定有枪,要引起重视。大家,把手枪保险打开,战备状态!”

海洋和佳悦环视四周,目光所及之处全是黑溲溲的树木,他们会不会在茂密的树林间窥视着我们呢?

“李博奇,咱们往河对过探探路吧?”

海洋望向对过一片庞大的黑林,那边林子一定藏着不为人知的大秘密。

“我说李警官。”沈佳悦环视四周,疑惑的问他:“这里林深树茂,他们怎么开车进来的呢?”

“高闵山区南边小镇有条土路可以开进来,只是很难走。佳悦,咱们是从大道过来的。我们从桥头过去,你们跟着我,顺河道往前有座石桥,车都是从石桥那过去的。”

沈佳悦虽然是本地人,但没怎么进过高闵丛林,对这里的地理位置不太熟悉。

李博奇和1队队长走在最前面领路。石桥并不高,但有20米长短,湍急的河水从石洞穿过流向另一侧。

佳悦刚上石桥,一眼就瞅见桥头处塌了一大块,塌陷的石板下压着辆红色轿车。李博奇也看见了红色轿车,大家都跑过去,勘察现场。石板太重了,大家合力也挪不动。

李博奇和2队的人跳下桥去查看,海洋和佳悦在桥上勘察。轿车的下半身完全沉在水里,车窗全碎了,冰凉的河水从车窗破洞灌进车厢,冲刷着车内的设施。手电光照进去,没发现人,却见车厢座椅上已生出一层厚厚的青苔,仿佛泡在水里很久的样子。

桥上的海洋和佳悦透过碎石板缝隙往里照射,前档玻璃碎得一塌糊涂,根本看不见车厢内的状况。

“李警官,石板压的太厉害了!根本看不清车里的情况,你那边怎么样?”海洋的声音透过巨大水流,能勉强听个大概齐。

“我这里能看见!车厢内没人!但里面积了一层青苔,貌似在水里泡了有段日子了!听得见我说话吗?海洋?佳悦?”

河水汤汤,噪音很大,海洋和佳悦没听清他说的什么。“我们下去!水声太大了,我听不见。”

海洋和佳悦走下桥头与李博奇等人会合,李博奇等人站的位置,水已经没了鞋子。

李警官对沈佳悦大声耳语:“车里没人!我想这是起车祸,可能是桥上会车,把轿车给撞下去了!”

沈佳悦拽着李博奇的胳膊,也对他耳语道:“我觉得是桥面突然塌陷!把车压底下了!咱们岸上说吧,这里水声太大。河床也不安全!”

李博奇冲大家挥挥手,示意赶紧上岸。7人刚上岸不久,石板和轿车就被湍急的水流冲垮了,耳边传来巨大的撞击声。“哐!咚!咔!嚓!嚓!——嚓!”

动静挺大,7人将手电光齐涮涮的往桥上照去。发现石桥断开的地方开始崩塌,数道龟裂口子迅速蔓延,尘土和碎石开始往河水里掉落,溅起层层水花。

“不好!桥要塌!大家在往后退退!”李博奇伸出双臂把大家往后挡。

河水继续撞击着轿车和石板,桥面的龟裂纹越裂越多,口子也越来越大,石块由开始的小块演变成大块,“扑通!扑通!”往河水里掉落,形成大朵大朵的水花。河水继续冲击着岌岌可危的石桥,感觉都要沸腾起来了,碎石加速掉落。

“桥就要塌了!”李博奇惊恐的瞪大了双眼。

眼见着石桥断裂开来,碎石迸溅,尘土飞扬,河水冲掉半个石桥,石板和轿车分离,瞬间被冲向了河道的另一侧,轿车金属外皮撞击着河底和石桥上的碎石,发出尖锐刺耳的噪音,声透云霄,响彻山谷。

李博奇看着断桥,哀叹道:“这下可好,我们的退路没了!”

“李博奇,还有其他路吗?”

“那可能得绕远走山路了。”李博奇转身看着欧海洋。

“我来过林子,这里的河水,不至于这么湍急啊?”2队队长有些惊愕。“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冲击力?李队,刚才那股河水感觉很不对劲啊!”

“感觉像是——像是——有股暗物质在推动着它!”沈佳悦也觉得那股河水的冲击力有点反常。

“暗物质?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