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剑神》免费阅读 东阳姬无瑕小说免费试读

对于这样的结果,王吉的脸色很难看,本以为完全无视东阳的桃木剑,就能赢得这场比试,可东阳最后一下的剑指,力道却大的出奇,根本不像是是一个没有真元的普通人施展出来的,即便自己身为通脉境,肉身要比普通人强出不少,却依旧无法抗衡,被破撒手松剑。

兵器被击落,换做任何人都无法再抵赖,这毕竟是点到为止的切磋,不是生死之战,若是不要脸面的抵赖,那就真的是不要脸了,王吉也做不到在众目睽睽之下不要脸。

王吉捡起弯刀,只是冷冷一哼,就此离开,什么话都没说。

就在东阳回院的时候,人群中却突然走出一个俊美的白衣少年,正是女扮男装的姬无瑕。

“你最后用的那一指,速度竟然比王吉的斩击还要快,是什么?”

东阳看了一眼姬无瑕,也没有多想,道:“行光一指!”

闻言,许多人都露出了迷惑之色,而姬无瑕则是有些诧异。

行光一指准确来说并不是一种武学,而是一个人的专属武学。

千年前,云荒出现一个奇特的人,名叫黄行光,他也是一个修行者,但因为他自身的经脉和常人有所不同,虽然丹田有真元,可因为经脉的缘故,正常武学在其手中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

他的前半生,修行境界进展缓慢,好在还在提升,可战斗力却始终在同级修行者的最底层,甚至境界比他低的修行者,战斗力都比他强。

半生的潦倒,让他受尽了他人嘲笑,让他不得不退避山林,不再过问江湖是非。

可就在世人即将将其遗忘的时候,他却重新出现在世人眼中,且创出一种神奇的指法。

之所以神奇,是因为此指法只有一招,且没有繁复的花哨,只讲究快,并将天下武学,唯快不破的格言展露的淋漓尽致,就是凭借这一招,让黄行光连败许多高手,从而真正的名扬天下。

也因为这种指法只有一招,黄行光就没有为其命名,行光一指,是他人所取。

黄行光寿终正寝之后,他也把这行光一指的修炼之法流传下来,可这种指法是他根据自身的不同,而创造出来的武学,他人根本学不会,渐渐的这行光一指的名字也被淹没在时间的长河之中。

姬无瑕惊讶,是因为她知道行光一指的来历,也知道常人根本学不会这种指法,东阳却将其用了出来,不得不让人惊讶。

“你的经脉和常人不同?”

东阳却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丹田没有真元,虽然用的是行光一指,但没有其神髓,只有其形而已!”

姬无瑕含笑点了点头,道:“昨天你与诸桐对战时,是那样从容,今天和王吉的战斗,却显得有些狼狈,而他们的实力又在伯仲之间,按理说是不该如此!”

“若我没有猜错的话,你那所谓的舞春风身法,不是一种身法才对,只是你对战场的把握能力!”

东阳神色不动,淡笑道:“所谓身法,就是对战场情况的应变能力,不管有没有特定的套路,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是好的身法!”

姬无瑕呵呵一笑,拍了拍手,赞叹道:“没想到你竟有这番见解,很难想象你不是一个修行者!”

东阳淡淡一笑,反问道:“何谓修行?”

姬无瑕沉默,看似简单的问题,若是说出所有人都知道的答案,直觉告诉她那样回答一定会错。

东阳摇了摇头,转身回院。

“你还没有……”

姬无瑕的话还没有说完,东阳的声音就传来:“人生何处不修行!”

“砰……”长生观的大门随着东阳声音的落地,也紧紧闭合。

姬无瑕沉思一下,眉头微皱,低囔道:“这家伙也就和我年龄相当,怎么像是一个活了百年看透红尘的物外之人?”

“人生何处不修行?说的简单,可又有多少人会看的这般透彻!”

有些道理谁都知道,可知道不代表明白,明白不代表自己做得到,这就是不同。

所以这些围观的人,在为东阳的这句话沉思片刻之后,就将其抛到脑后,或许东阳说有理,却不适合自己。

清晨的挑战过后,这一天,也的确没有人再来长生观闹事,可东阳的事情,却已经在皇城内传开,也引起更多修行者的惊奇和期待,期待下一个挑战东阳的会是什么人。

次日清晨,长生观外再次来了一个挑战者——诸桐。

东阳也应约迎战,整个过程和两人上次交手几近相同,同样的时间内,以同样的结果结束,诸桐败。

对于结果,诸桐并无任何异样神色,撂下一句我明天再来的话,就干脆离开。

接下来半个月的时间里,诸桐每天都会来到长生观挑战东阳,每次又都是以失败告终,,甚至每次战斗的时间都完全相同。

连续半个月的失败,看似诸桐是毫无进展,可那些一次次观看的旁观者,却依旧看出诸桐的刀法在不断进步。

诸桐也用一件事证明了他这半个月的接连失败并非没有意义,证明了他也在不断进步,且进步神速。

潜龙榜二十九位的诸桐,挑战比他高一位的王吉,两人都是刀山下院的弟子,实力也一直都在伯仲之间,但这一次的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短短三招,王吉落败。

他们之间的比试,可不是比拼单纯的招式,而是比拼修行者的全部实力。

这样的结果,让人惊叹于诸桐实力的变化,但很快,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联想到了长生观的东阳。

若诸桐在这半个月没有接连挑战东阳,并连连失败,他就不会有轻松战胜王吉的战绩,可以说,东阳对诸桐的进步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想通了这个关键,许多修行者都不由自主的涌上长生观,扬言要挑战东阳。

诸桐战胜王吉的事情传到东阳耳中的时候,他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太在意,这和自己没有太多关系,诸桐能从一次次战斗中汲取经验,那是他的悟性。

又一天的清晨,东阳再次走出长生观,准备应付挑战者的时候,却发现门外的胡同内挤满了人,有普通的围观者,也有扬言要挑战他的修行者,总之……人太多。

东阳眉头微皱,他之所以接受诸桐和王吉的挑战,也是被迫所致,想以此来解决四门一家莫名其妙的纠缠,可没想到会适得其反,变成眼前这样。

可四门一家之中,却有人暗暗欣喜,他们挑战东阳,无非就是想要逼他主动离开长生观,虽然没有起到效果,反而让东阳名扬皇城。

可现在,更多的人要挑战东阳,效果可比之前预想的好得多。

只要东阳有足够的麻烦,那他在长生观的日子就愈加难熬,甚至是寸步难行。

就在许多人吵着闹着要挑战东阳的时候,诸桐再次走了出来。

“请赐教!”

诸桐挑战东阳,对众人来说自然不陌生,可问题是今天不同。

“诸桐,你是什么意思,你连败半个月了,怎么说也该换换人了吧!”

诸桐冷冷的扫视一眼嘈杂的人群,道i:“你们谁打赢我,我就退出!”

众人顿时无言,经过和王吉一战,诸桐在潜龙榜上的排名只会更靠前,虽然潜龙榜上比他强的人还有一些,但那些人有的是对这种切磋不屑一顾,有的则是爱惜自己的名声,不会轻易出手,想要从这些扬言要挑战东阳的人群中找出比诸桐强的人,恐怕还没有,至少现在还没有。

“请……”

东阳淡淡一笑,反正他一天只接受一个人的挑战,那又何必在意对方是谁。

两人的交手,已经持续了半个月,每一次的过程和结果完全一样,这一次同样不例外。

诸桐的云里刀比之前更强,如云如霭的刀光更密,可东阳一如既往的从容,如在云中漫步

“时间到……”

十几个呼吸之后,旁观的众人心中都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个怪异的想法,时间到了。

也正如他们所想,时间真的到了,诸桐再败。

“果然……”

对于东阳总是在同样的时间里将诸桐击败,众人总觉得很怪异,这时间也掐的太准了,说不是故意的,谁信啊!

“你是故意的?”诸桐漠然问道。

东阳淡淡一笑:“切磋是双方的,若是只求成败,那就失去了切磋的本意!”

闻言,众人顿时是大翻白眼,弄了半天,这一场持续半个月的切磋,不但是诸桐在切磋中学习进步,东阳也是如此,所以他才掐准时间将诸桐击败。

诸桐也是哑然一笑,道:“你很不一般,我很期待能和你来一次真正的交手!”

真正的交手,无非就是修行者之间的交手,那才能展现身为修行者真正的实力。

“希望会有那么一天吧!”东阳又何尝不想成为一个真正的修行者,这也是他来皇城的主要目的,可这种事的结果,谁又能说的清楚,或许这就是命吧!

诸桐明白东阳的心情,一个惊才绝艳的人,却无法拥有真元,这是一种何等的悲哀。

只是这种事,安慰也是没用,诸桐也没有开口安慰,而是潇洒离去。

在众人散去之后,东阳并没有回长生观,而是去了太学院,第一次去太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