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船说云剑锋老江头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

“云剑锋……”老江头瞪着牛眼,盯了云剑锋半天,忽然说道“你知道胆子大和不要命有啥区别吗?”

“那玩意都死了,怕什么?”云剑锋哈哈一笑“刺身吃过没?”

“拉到把你!”老江头气得直瞪眼“你个不要命的玩意,我算怕了你了!赶紧走!”

“不过话说回来……”云剑锋扭头看着不远处,江面上漂浮的那只庞然大物“长江里的水族还真不能小觑,天知道这东西得吃过多少死人肉,才能长这么大个的……”

“你没见过的东西多了……”老江头嗤之以鼻的冷哼道“船那么大的王八见过吗?那就是引魂玄武,上次见到它的那一船人,一个都没留下,全被带走了!”

“我原来以为,海洋学院里学的那些东西,海里午夜区以下的那些庞然大物,就够让人惊讶的了,没想到这长江里,也有这么隐世不出的大家伙。”云剑锋现在回想起,水面下那只巨大的黄褐色眼睛,盯着自己的样子,心中依旧是恶寒连连。

“行了!”老江头拧动钥匙门,再次打着了船“下次,打死我也不再接你的活了。”

“你要这么说的话。”云剑锋忽然看着老江头,嘿嘿坏笑着“既然是最后一趟活,那送佛送到西,往那捞尸船靠一下呗?”

“你又要干嘛?!”老江头眼角抽抽着说道,不过扭头一看之下,发现之前挂在自己船上的那只船锚,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此刻,捞尸船正飘在自己不远处的江面上,忽上忽下的随着江水起伏着。

“捡漏啊?”云剑锋无奈的一耸肩“我总不能回去跟姓钟的王八蛋说,任务没完成,只干掉了一只比鲸鱼还大的……镇尸夜叉吧?”

“你……你……”

老江头你了半天,但是耐不住云剑锋的软磨硬泡,和收了人家定金的手短之事,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百般不情愿的,开船向捞尸船靠去。

随着两只船越靠越近,云剑锋扒着船舷,一下跃上了捞尸船。

经过刚才的折腾,捞尸船此时已近赶快被折腾散架了,云剑锋苦着脸看着捞尸船,心想这下可好,回去这破船直接报废就行了……

一路走来,云剑锋大概能猜到,估计找瀚海船务公司搜寻这条捞尸船的,应该也是老江头口中,所说的那男尸的亲属。

毕竟自己的公司,在业界也算是比较出名,虽然这名头有点另类……不走寻常路,只收蹊跷船。

一边想着,云剑锋一边用船缆开始固定捞尸船。

在打好绳结后,云剑锋站在捞尸船上,看着江面远处,黎明破晓前的天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咚!”

“**!”船下突然想起的碰撞声,和捞尸船突然的摇晃,让云剑锋的心中,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咋了你又?!”老江头从驾驶室里伸出头,不耐烦的喊着“赶紧滚回来!这破地方老子呆够了!”

“马上!”云剑锋下意识看向水下,发现水下的视线虽然不是很好,但是没看到什么……大家伙,在水下游动。

心想之下,云剑锋急忙翻身越过船舷,纵身跳上了老江头的船。

“走走走。”老江头急忙推动操纵杆,直接将船的马力打到了极限。

船体发出了一阵沉闷的轰鸣,云剑锋有些紧张的看着江面,发现江面的浪涌,似乎又有些起伏不定,而那具庞然大物的身旁,居然隐隐的冒出了一阵阵的起泡。

“我去?”云剑锋站在驾驶室外,伸手拍了拍老江头的肩膀“老江,这水里,还有其他的……食腐的动物吗?”

“有不少呢,咋了?”老江头头也不回的说道。

“有东西在吃那个玩意。”

“啊?”老江头大惊之下急忙回头。

远处的江面上,那条大鱼身边的水面,此时已经泛起了阵阵细小的波浪,波浪中一串串的气泡在忽隐忽现,而此时那大鱼的身体……似乎在微微的颤抖着。

“你说的这夜叉,不会是成群出动的玩意吧?”云剑锋指了指那条大鱼“你看你看。”

“老天爷……这又是啥出来了……”老江头急忙回头,操作着船急速的向航道驶去。

没想到,船刚开出去没多远,一个巨大的浪涌,毫无征兆的在船头出现,老江头的船犹如冲浪的帆板,一下被浪涌冲的仿佛过山车一般,船直着被顶上浪尖,然后重重的落在水面上。

云剑锋只觉得四周江浪滔天,巨大的水声在耳中回荡,震得他耳膜生疼。

老江头此时仅仅的抱住方向舵,在船体落在水面上时,老江头哎呦一声怪叫,捂着胸口坐在了地上。

“咋了你这是?”云剑锋踉跄着爬起身,急忙将老江头扶起来。

“又他妈咯到方向舵上了。”老江头一脸痛苦的捂着胸口,借助云剑锋的搀扶站起身。

“刚才那是咋回事?”云剑锋环顾四周,发现此时的江面,再次恢复了平静,江面浪涌有规律的拍打着船身,仿佛刚才的那阵大浪,从来没出现过一般。

“不知道……”老江头扶住驾驶台,看着再次熄火的船恼怒的一锤方向舵“可能是上游带下来的浪涌。”

“还真够一波三折的……”云剑锋苦笑着看向发动机舱“这又哪坏了?”

老江头拧动钥匙门,听着发动机如肺痨病人一般的喘息声,脸色铁青的长叹一声。

“得……你带来的那两块破电瓶,没电了。”

“我靠……”云剑锋扭头看向捞尸船“得……那上边还有富余的呢。”

“多事之地啊……这是要留下我的节奏吗?”老江头无奈看着捞尸船,又看了看船下的浪涌“水流方向还行,估计一会咱的船就能靠上去。”

果不其然,几分钟以后,老江头的船再次靠上了捞尸船,云剑锋不敢怠慢,一纵身跳上捞尸船,急匆匆的走进驾驶室。

云剑锋熟练的将驾驶室里的剩余几块电瓶拆了下来,趁着两船的间距刚刚拉开的时候,再次纵身回到了老江头的船上。

在老江头钻进发动机舱,安装电瓶的时候,云剑锋下意识的看向远处的那只大鱼的尸体。

一看之下,云剑锋眼神一紧。

此时,那条大鱼身边的浪涌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它的身体依旧随着浪涌,在上下的起伏。

但是,它身边的水面,此时却如开锅的沸水一般,正在不断的冒着水泡。

“老江……老江?”云剑锋冲发动机舱里急忙喊道“那鱼……好像不对劲啊?”

“啥?”老江头从发动机舱里探出头,抹了抹手上的油污“又咋了?”

“你看?”

顺着云剑锋的手指看去,老江头的脸色忽然一白。

“那咋回事?”云剑锋看着老江头慌不择路的冲出发动机舱,急忙跑进驾驶室的样子,心里也跟着提了起来。

“莫不是龙君来收尸了……”老江头急忙调整着仪表台的按钮,“传说……镇尸夜叉如果出了什么意外,龙君就会亲自出来给它收尸,然后……”

“哗啦!”

老江头的话还没说完,远处的江面突然传出了一阵巨响。

两人惊讶的扭头看去,发现那大鱼的尸体处,突然向上喷出了将近十米高的水柱。

随着江水慢慢落下,原先的那条大鱼的尸体,似乎被什么东西咬成了两截,就连那原先指向天空的,高大的鱼鳍,都被咬去了一半。

老江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远处那残破的大鱼,和再次变得猩红无比的江水,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飘进两人的鼻孔,云剑锋咬牙拍了拍老江头的肩膀。

“看他妈什么看,赶紧走!水下有个比它还大的玩意!”

老江头此时惨叫一声,踉跄着跑进驾驶室,急忙拧动钥匙门,船体发出了一阵轰鸣声,老江头一把将前进杆推到了头,船体如嘶鸣的惊牛一般,在江面上冲刺远去。

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云剑锋紧张的盯着逐渐远去的大鱼,心中也是惊讶不已。

“咋样了?那……”老江头此时扭头看向云剑锋,话没说完,眼睛就突然瞪得好像铜铃一般。

云剑锋顺着老江头的视线看去,远处那残破的大鱼身体,毫无征兆的突然被拽进了水下,随着水面再次喷播出一条高大的水柱,那条大鱼的身体彻底消失在了水面。

那情景看起来,就好像加勒比海盗第二部里,被克拉肯拽进海中的那条帆船一样。

那是镇尸夜叉!镇尸夜叉啊!?那么大的鱼,居然被两口给吞了,那水下的那个玩意,得多大个?!

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那种被危险尾随的感觉,让老江头几乎炸了毛,后背的汗毛根根直立。老江头被吓坏了,驾驶着船舶一路没命的逃向了航道,在航道上顺着水流,一路不敢减速的直冲向浅水区。

任你再大的东西,也不可能一路跟到浅水区去,那样的话就像搁浅的虎鲸一般,自找死路。

随着船驶进了浅水区,云剑锋紧张的心情才算是平复了一些。

老江头满头大汗的操作着方向舵,时不时还神经质一般的回头去看。

虽然云剑锋试着去安慰老江头,不过他发现,这次的捡漏活,虽然说成功的把捞尸船给捡了回来,但是也让老江头丢掉了半个胆子。

估计以后啊,这老家伙没准真能洗手不干了。

坐在甲板上,云剑锋点了根烟,狠吸一口后,长长的吐出了一道烟雾。

“铃铃铃。”

此时,云剑锋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云剑锋拿起一看,瞬间气撞顶梁门。

“钟志新,**大爷!**全家大爷!你下次接活的时候,能不能张点眼睛!你差点害死老子!”

“云剑锋!你小子作死是吧?老子是你顶头上司!你他娘的敢骂老子?!……话说,你见鬼了你?去趟死人湾,真见到活死人了?”钟志新话锋一转,有些好奇的问道。

“活死人?老子见到镇尸夜叉了!不只见到了!还他妈的干掉了一只!”

“啥?啥玩意?!”钟志新一愣“什么乱七八糟的?江风吹多了,给你吹发烧了是吧?”

“你等我回去的……”云剑锋没好气的一把弹飞烟头“船带回来了!从哪交接!”

“我给你发个位置和电话,到了以后联系对方就行了。”钟志新说着一把挂断电话。

“张脾气了你嗨!”云剑锋对着电话咒骂着,随后没好气的一把将手机揣进口袋。

“去……去哪交接?!”老江头此时哆哆嗦嗦的问道。

“鄂州段一个小渔村。”云剑锋说着将坐标告诉老江头“到了以后我联系他们收船的,船出手,钱到位,咱俩就可以放松一下了。”

“差点没命啊……”老江头后怕的伸手摸自己的酒壶,摸了半天发现,酒壶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找不着了?”云剑锋看着老江头自摸的样子,不觉莞尔一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没准你以后老江头在长江上,横行无阻了呢!”

“放屁!”老江头一瞪眼“没准以后我一出船,龙君就直接收了我,让我葬身江底呢!”

“怕什么。”云剑锋无所谓的一笑“你个死过一次的人,除了死,还有什么能吓到你的吗?”

看着云剑锋一脸淡然的表情,老江头忽然一愣,试探着问道。

“我说……小子,你之前老实说,你死过一次,死过一次的,你到底……经历了啥?”

“我?”听老江头这么一问,云剑锋的表情忽然变的有些暗沉。

云剑锋扭头看向江面,眼神有些复杂的缓缓开口说道。

“我曾经……差点死在一条船上,不过……现在转过头想想……如果当时我没有杀出一条血路,或者……我能带出一个人来的话,现在我可能……不会活的这么充满负罪感。”

“你……到底咋了?”老江头看着云剑锋略带哀伤的表情,心里忽然涌起了一丝愧意。

“没事。”云剑锋笑了笑“过去的事情了,不经历生死的人,怎么在这个行当里,讨口饭吃?”

“装什么大尾巴狼。”老江头见云剑锋没有想说的意思,也就不再追问。

“下了船,钱到手,咱老哥俩不醉不休啊?”

“滚!老子可不想再见到你!”

“吃饭喝酒,我管了!”

“滚!”

“全鱼宴!行不行?钱到手我请你去三峡,吃那最有名的全鱼宴!行不行?!”

“……算你小子有良心。”

一个礼拜之后,云剑锋回到了瀚海船务公司,在向人事部门报备了行程,和报销了一路花费之后,云剑锋怒气冲冲的直冲检修处而去。

“钟志新!给老子滚出来!”云剑锋一脚踢开办公室大门,一边喊着一边冲了进去。

“云剑锋!你给老子死进来!”办公室内侧的一扇门后,想起了钟志新那洪钟一般的声音。

“行!等老子一脚踢死你!”云剑锋在其他职员的众目睽睽之下,一路脚踩风火轮般的冲进了钟志新的办公室。

“师傅……这云哥太牛逼了,敢骂钟科长啊?”一个刚入职不久的实习生,瞠目结舌的问道。

“嗨……这俩交情好着呢。”老职员见怪不怪的一笑“这俩三天不打架,都不正常。”

“牛逼……”

“钟志新!我日……日……”

云剑锋进屋后,一把关上房门,正想破口大骂之时,忽然发现,钟志新的办公室里,居然站着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孩。

女孩扭头之间,云剑锋发现这女孩是个混血儿,漆黑的头发洒落在肩膀上,精致的五官既有东方女性的柔美,又有西方女性的立体感,一双淡蓝色的眸子,让人看着看着十分赏心悦目。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长风衣,紧身牛仔裤和一双长靴,将她身材修饰的玲珑有致,而且看起来还有一种巾帼之气。

“他就是云剑锋。”钟志新笑着指了指云剑锋“你要找的那个怪胎。”

“啊?啊……啥?你他娘的说谁怪胎呢?!”云剑锋一愣之下,张嘴冲钟志新就要开骂。

“您好,云先生,我是柳月眉,你也可以叫我科琳娜。”柳月眉笑吟吟的看着云剑锋,声音悦耳的说道。

“等会,我先跟这王八蛋……你叫什么?”云剑锋一愣“科琳娜?那柳建刚是……”

“他是我父亲。”柳月眉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伤感“我相信,这是我父亲的指引,才让我找到了你。”

“行,你们算是认识了。”钟志新说着站起身,对柳月眉做了个请的手势“公司刚接了一个任务,柳小姐就是咱们的委托人。”

“啊?”云剑锋傻愣愣的坐在柳月眉对面,下意识接过钟志新递来的烟“啥任务?”

“一个……跟我父亲,和跟芝加哥号有关的任务。”柳月眉语气有些暗沉的说道。

芝加哥号,当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云剑锋的心中忽然一紧,那久违的负罪感,再次充满了他的心中。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引起您的痛苦回忆。”柳月眉有些抱歉的说道“我应该说,我父亲很幸运,能够死在他最信任的人怀中。”

“听她说说吧。”钟志新冲云剑锋扬了扬下巴“我相信,这也是你忙碌多年,想要得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