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嫁成婚:娇妻宠上天小说最新章节免费试读(完整版未删节)

“唯伊,你告诉我,早上你们究竟在做什么?大哥不是不行吗?他碰了你吗?你快告诉我!”简云琛急切的追问,看着舒唯伊的视线炙热而渴望。

舒唯伊愣了几秒,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简云琛的口中说出来的。

如此的**和恶意,这就是她曾经爱了五年的男人?

除了失望,和被欺骗和背叛的恨之外,此时她的心里泛出浓烈的厌恶感。

“我和博尧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这里是简家,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叫人了!”舒唯伊使出浑身力气抗拒着简云琛。

“我后悔了,唯伊。以前我从未发现你这么美,你原本就是我的啊!大哥那方面根本不行,他满足不了你的。不如你做我的女人吧,我们偷偷的,我发誓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我……”

啪!

还没有等简云琛说完整句话,舒唯伊终于腾出一只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他的脸上。

“简云琛,你就是个垃圾!你让我恶心!”舒唯伊毫不留情的骂道。

“我垃圾我恶心?你还不是爱了我五年,我知道你嫁给大哥是报复我,我都不介意你有没有被他碰过,我愿意再接受你,你不是爱我吗?不要生气了好吗?”被打的简云琛虽有些生气,但还是耐着性子哄着舒唯伊。

“来人啊!救命!”舒唯伊没法跟简云琛正常沟通,索性开始呼救。

简云琛眼疾手快的捂住她的嘴,露出真面目:“舒唯伊,你可别逼我,你最好把大家都叫出来,到时候我就说是你勾引我,你说大家会相信谁的话?”

舒唯伊唔唔的喊着,目光冰冷而嫌恶的看着简云琛。

简云琛得逞的奸笑着,嘴唇朝着舒唯伊的脖项处亲去。

就在这时,舒唯伊趁机抬起脚朝着他裤裆口准确无误的踢去!

简云琛不得已松开她,捂着某处发出痛呼。

舒唯伊赶紧跑了,甚至连头都没有回。

她胆战心惊的回到了房间,紧紧锁住了门。随后气喘吁吁的靠在门上,整个人终于虚软的滑了下来。

眼泪,紧跟着不争气的掉下来。

简云琛,刚刚差点非礼了她!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里竟生出一抹屈辱。

简云琛以前看不上她,现在觉得她变好看了就要非礼她。

往后,她还要在简家跟他经常见面,今天逃出来一次,如果还有下次该怎么办呢?

越想越不安,舒唯伊蹲在那里,泪水更加肆意。

正在这时,门口陡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是谁?”舒唯伊一个激灵的抬起头,她急忙擦着脸上的泪水,警觉的问道。

“是我。”门外随即响起简博尧熟悉的声音。

舒唯伊这次放下松懈,擦干眼泪后打开了门。

“拿个资料拿得这么久?”简博尧转身走进来,声音低沉的问道。

“抱歉,让你久等了,我……”舒唯伊的声音透着哭腔,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措辞。

难以启齿简云琛非礼她的事情!

简博尧会相信她吗?毕竟她曾经那么喜欢着简云琛!

“走吧,司机在等我们。”简博尧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那叠资料,对着始终低着头的舒唯伊轻声说道。

说罢,他率先走出了门口。

简博尧的冷淡,令舒唯伊的心情更差了。

刚刚她竟然天真的想要告诉简博尧她的遭遇,还在忧虑着说出来他会不会相信。

事实证明是她想多了,简博尧对她的事情根本一点都不在意。

简云琛是个**,简博尧亦不是她的救赎。这一刻,舒唯伊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力和不安,孤立无援。

“还不走?”简博尧的声音再次响起,瞬间拉回了舒唯伊的思绪。

舒唯伊吸了吸鼻子,迎上清冷的视线,脸色终于恢复如常,声音不带着一丝情绪回答:“马上来。”

一路上,简博尧和舒唯伊没有再说话。

车子快要驶到A大对面的时候,舒唯伊这才开口:“在这里停就好了,我自己过去。”

简博尧没有否定,让司机停了车。

“晚上不用来接我,我自己会回去。”下车之后,舒唯伊表情淡淡的对简博尧说道,转身便走了。

她看上去生气了?

简博尧看着舒唯伊渐行渐远的背影,俊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却不动声色得拿出自己的手机。

“给简云琛送上一份难忘的‘大礼’,就现在。”

他迅速拨出一个电话,电话刚接通,简博尧的声音带着吩咐的语气,缓缓落下。

A大。

舒唯伊重新回到校园,压抑的心情终于得到久违的释放。

“唯伊!你终于来了!”正在此时,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孩满脸兴奋的一把抱住舒唯伊,开心的说道。

“琳琳!”舒唯伊转过视线,同样的雀跃抱住眼前的姜琳。

姜琳是她在A大最好的朋友兼三年室友,没有想到刚刚到学校就碰到她了。

“这么久不来学校,是不是跟你回国的男朋友出去旅行啦?你说你们谈了这么久,我从来都没见过你男朋友,什么时候带来看看我好好奇呢。”姜琳亲昵的挽着舒唯伊的手,冲着她坏笑着。

姜琳的话刚刚落下,舒唯伊脸上的笑意倏地敛去,内心一阵苦涩。

“怎么了?不带出来也没事啦,我就开开玩笑,就知道你是个护夫狂魔!”姜琳见舒唯伊的脸色不对劲,赶紧笑道。

“琳琳,其实我……”舒唯伊咬了咬下唇,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件事情真是说来话长。

想着,她重新微笑道:“下次吧,下次有机会我带你见他。”

“好的。”姜琳应着,随后两个人一路有说有笑的朝着教学楼走去。

下午两点,正在上专业课的舒唯伊,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某新闻端推送一条爆炸性的消息

“简氏少公子简云琛被人无故暴打,疑似被打成重伤,脸成猪头。”

什么?简云琛被打了?

舒唯伊轻皱起眉头,陷入沉思简家在整个南都是个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简云琛可是简家最受宠的儿子,谁敢对他动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