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婚宠:秦少余生请指教!》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辛芮秦逸小说全文

医院长廊内,肃杀冷清。

来往的病人不少,可焦点,只有一个。

“这件事,不用跟你父亲商量!秦家,你必须得嫁!”

看着眼前低头的长发女子,姜菁被昂贵化妆品遮掩的面庞上,除了不耐烦,更多的是厌恶和恶心。

这丫头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秦家老爷子竟然亲自指定她做儿媳妇儿!

越看下去,姜菁越是倒胃口,尤其是那张狐媚子脸,跟她那倒霉的妈,简直是一模一样。

“你要不是姓辛,你以为秦家的人,能够看的上你?就你这拿不出手的死样子,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这语气太过不屑,辛芮原本冷漠的面容,也逐渐出现了一丝龟裂。

眼前这女人话说的比谁都好听,真当她不了解秦家那位少爷什么德行?

全城的人都知道,秦家的少爷秦逸,不知是得了什么怪病,总之是活不长久了,如今她过去,怎会有好日子过?

就算姜菁口口声声暗示着,她的父亲没有参与,她又怎么可能相信?

她的父亲,从来都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工具罢了……

“秦家既然是这样的好家世,姜夫人怎么不照顾照顾自己的女儿?”

抬头望向姜菁时,辛芮的眸子里,全都是嘲讽。

“毕竟,肥水不流外人……”

“啪!”

话音未落,辛芮白嫩的小脸迅速红肿起来,本就柔弱娇小的辛芮,更加让人怜惜。

然而,辛芮素白的手指淡淡拂过伤处,随后,连个正眼都没给怒气冲冲的姜菁。

这般漠然的态度,让姜菁更是按捺不住。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要不是你对辛家有用,就凭你,敢这样跟我说话?我告诉你,嫁进秦家以前,你最好安分一点!”

瞥了一眼远处的护士,姜菁略微整整衣襟,压低了声音又威胁到:“如果不按我说的做,你很清楚后果是什么!你不在乎我做什么,总会在乎那老东西的死活吧?只要你胆敢轻举妄动,他绝对活不过三分钟,还有那笔钱,你就算做梦,也别想再拿到!”

辛芮的拳头慢慢攥紧,心脏疼的喘不过气来,一股无力感慢慢的浮上来,理智也逐渐占领高地。

姜菁这般笃定,无非是捏准了她还在读大学,身上一分多余的钱都没有,别说为她的外公做手术,仅仅是让他多活一段时间,她都做不到。

深吸一口气,辛芮扬起惨白的小脸。

“我嫁,姜夫人满意了?”

“哼!”见她终于妥协,姜菁一声冷笑,眼中的不屑更是刺眼,“早晚都是这个结果,何必闹腾这么久?你给我记住,以后再这么不听话,你就等着给里面那老头子收尸吧!”

说着,姜菁微微侧身,贴近了辛芮那张动人小脸,仔细打量了半晌,才鄙夷的道:“等你到了秦家,剩下的钱,辛家自然会打过去。”

说完,姜菁一把推开辛芮,快速的离开了。

直到女人的身影慢慢消失,辛芮才缓缓蹲下身子,双目无神的看向病房。

“外公……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你说过,你会一直在囡囡身边,还说,不要接受辛家的一切东西。

可是,囡囡快撑不下去了啊……

七天时间很快过去,婚礼很快就到了。

然而,秦家像是没有这回事儿一般,只派了一辆车过来接人,连表面上的程序,都懒得走一走。

在这样的衬托下,辛家的大操大办,仿佛是一个笑话一般,令人忍俊。

辛芮只是呆板的接受这一切,换衣服,出房间,上车,离开。

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无所谓。

虎口跟狼穴,于她而言,没有任何区别。

临走时,姜菁也不忘用眼神警告她一番,辛芮默然的低头,做好一个工具的本分。

只是,穿着豪华嫁衣望向窗外时,辛芮有些迷茫。

身前白雾茫茫,身后空无一人,她要自己走下去。

后视镜内女孩儿的面容憔悴疲惫,司机有些犹豫的道:“秦家还有一段距离,辛小姐不如先休息一会儿。”

收回脆弱的表情,辛芮勉强开口,“谢谢。”

司机应该是好心,她本想给一个笑容,可到了这个时候,她连勉强的笑意都做不到。

见辛芮依旧不快,司机再次说道:“秦家已经为您准备好晚宴,少爷和夫人都在等您。”

辛芮呆愣片刻,才疑问道:“秦家少爷不是在国外吗?”

当时她答应嫁入秦家,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秦家少爷在国外,他们根本不会有交集。

前方,司机身体猛地一僵,辛芮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事,她是没资格过问的。

顿时,车里一片寂静。

辛芮识相的合眼,全当方才那个问题没有问过。

她只不过是个工具人而已。

绕过半个繁华城市,秦家终于出现在道路尽头。

大门缓缓打开,奢华高压的院落落入辛芮的瞳孔。

只是,这一切在她的眼中并未留下任何痕迹,她的双眸依旧冷淡无比,仿佛任何事物都入不了她的眼。

唯独前方的一辆法拉利,辛芮草草看了两眼,那里面像是有人,但这与她无关,能住在这里的人,身份无一不是显贵,她这样的人,招惹不起。

但她在的车很快停下,司机一路小跑跑了过去,神色谄媚恭敬。

车窗缓缓落下,车里的身影清晰起来,是个男人。

不知为何,明明隔着一段距离,辛芮却莫名觉得,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好在男人的目光完全落在司机身上,全然不在意她这边,辛芮这才敢抬头,细细打量着男人。

这人一身黑色西装,工整的连领结都没有褶皱。

往上看,便是男人堪称完美的五官。

刀削斧刻一般锐利的脸庞,剑眉星目,鼻梁高耸,连薄唇都恰到好处,一时之间,辛芮有些挪不开眼。

只是下一秒,辛芮整个人如坠冰窖,男人的目光正好看过来,与她未来的及收回的目光相撞。

幸好只是一秒,辛芮从那种极强的压迫感中回神,再不敢多看。

这个男人应是天生的王者,迷人却危险,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这一眼,辛芮立刻明白,这人是她招惹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