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小说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苏回倾喻时锦小说全文

秋紫苏听了几个小节,又回到房间里把小爱叫上来,也让她也跟着听。

小爱听了一小段,小脸严肃,点了点头,用唇语说:

“姐姐,是你的新曲子,她怎么拿到的?”

秋紫苏的小脸涌上些许的怒意:“无孔不入啊,竟敢偷到我的地盘来了。”

回到房间,秋紫苏拿出手机先检查一下那几个监控头的情况,然后才打开了微信。

好嘛,这么会没看手机,高师群都热闹开了,几乎所有的人都@她。

高师群是秋紫苏给起的名,群里所有的人都是她的亲人。

秋妈:“苏宝,家里的人对你还热情吧?”

苏苏:“还行。”

黑哥:“苏宝,有人在查你。好像是帝都季家,要不要整他?”

苏苏:“有照片发来。”

打叔:我派了一个小兄弟去给你当司机兼保镖。

他就离你家十分钟车程,24小时听你调遣。他的电话号是139*****

苏苏:“好吧。”

米姐:“苏宝今天米姐发挥了米其林的全能大法,烧了一桌子好菜,要不要回来尝尝?”

苏苏:米姐,我不在你做好吃的?那我可就不给你缝元旦礼服了……

米姐:“别别,好苏宝,我这是开玩笑呢。

我正在编写生日宴的菜谱。”

琴姨:“苏宝,你答应梅西亚今天去送曲子,几点去?”

秋紫苏一下子站起来:“现在就去。”

她拍了拍小爱的肩膀:“下星期我可能没时间,钢琴演奏的事,你去配合梅西亚。

走,我送你去练习。”

小爱点点头,收拾自己的一只大双肩包。

秋紫苏匆匆回了一个信息:“要送小爱练琴。一会儿见面聊。”

过了十分钟楼下传来汽车声音。

两个人一下楼,对面的门也打开,闻雅不放心搬到了二楼对门的房间。

她乘电梯下到一楼追上女儿:“苏苏,这么晚上你们要出去?”

“上午答应人家的事,现在才有时间。我把小爱送去朋友家,我也会晚点回来。”

“苏苏,你不会悄悄跑掉吧?”

闻雅怕秋紫苏真离开再也不回,忙为老公和婆婆开脱:“你奶奶就是那性格,还不习惯你回来。你爸爸工作家里的压力很大……”

秋紫苏眉心微微动了动:

“放心,就算桑子豪是个陌生人,我也会给他捐骨髓的。”

说罢,她已出了大门。

一辆黑色的奥迪停在大门外,秋紫苏对司机说:“先去紫城堡,然后我要去跑马场。”

紫城堡,是半山区最高处的豪华别墅区。

一座城堡式别墅,大门打开,有人接着小爱进去。

奥迪调头往山下走,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秋紫苏,揣摩着这个穿着像个高中生的女孩真的会是师傅嘴里的“大佬”?

他很想试探一下,可是往后视镜看了好几眼,人家都没抬头,于是他没话找话:

“小姐,从跑马场再回到这边可不好找车。

要不我在外面等你?然后再送你回来?加个微信?”

“不用了,有人送。”秋紫苏头都没抬,一直在手机上打字。

大约半小时,车子停在城郊一个跑马场附近的尊鼎会所门口。

秋紫苏走进去,直接进了电梯。

没一会她从电梯里出来,已经到了四通八达的地下。

她又换乘一辆类似地铁的列车厢。

五分钟后,她再走出车厢的时候,已经到了太平村的中心的一个平顶建筑。

这里便是太平村科研基地。

秋紫苏穿过一个空间很大的实验室,进去拍了一下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的肩膀:

“魏良,怎么样了?”

“试验进行到最后的阶段,但是秋妈接到最后通牒,我们这里搬迁的日期又提前了。”魏良上下打量秋紫苏:“你真是桑家的千金?”

秋紫苏瞪了他一眼:“能不能说点我想听的?”

“没劲。”魏良鼓了鼓嘴,回身打开电脑网页:“帝都季家那位太子爷的全部资料在这里。”

秋紫苏坐到电脑前飞快翻了一遍网页,资料不多,正是网络上下单查她的那位。

一张侧脸照片,五官俊朗眼神犀利。

她动了动手指,把照片发到一个聊天框里:“鬼见愁,这位是那个下单找圣医的吧?”

“正是。”那边秒回。

“他的单不接。”

“他最后通牒给我们几个亿?”秋紫苏转头问魏良。

魏良说:“两个亿。”

秋紫苏点了点头:“那让他再出三个亿。”

魏良唇角一勾:“苏宝,看你的了。”

突然手机来了电话,秋紫苏急忙接起:“说。”

“师傅,江湖救急。”

夏明阳好像边跑边说:

“连环大车祸,50岁男性伤者有麻药过敏史,上次阑尾手术是师祖针灸麻醉的。可是今天她去Y国,为皇室公主看病去了。”

秋紫苏急忙对魏良说:“我走了,有急事。保持联系。”

她出了门直接往“奈何桥”方向跑去,穿过去不远就是盛世国际医院。

忽然一辆摩托车开过来:“上车。”

秋紫苏回头还是刚才那司机,她上车问:“你的名字叫狗皮?”

“你怎么知道。”说话间摩托车已开出去。

“别废话,前面没路灯,小心开车,去盛世国际医院。”

摩托车刚转过弯,就听到前面的一片矮树丛里一下子跳出三个黑衣人,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只大黑袋子,朝着摩托车扑来。

很明显,他们的目标是她秋紫苏。

秋紫苏抓住自己的医药箱脚下一蹬,人已飞到那黑衣人的身后,大喊一声:“膏药,我赶时间,你一个人能对付不?”

“放心吧,这几个人不在话下,要活的死的?”

狗皮说话的时候已动了手,一个人对付两个。

拿黑口袋的人见这边只剩下小女生一个,身手灵活一转身扑向秋紫苏。

秋紫苏一个侧脚踢毽子,踢到那人的下巴上,只听哎哟一声,那人下巴掉了下来。

秋紫苏又回身用一个漂亮的倒踢,咔嚓,那人的一条腿已断。

秋紫苏把那人头上的帽子拉下来遮挡住整个脸,再一拳头,人已晕过去。

她对狗皮说:“只剩下两个了,要活口,带回去审。”

说罢,她闪进黑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