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太生猛段寒之泠苏》免费试读 段寒之泠苏小说章节目录

大夫人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这是跟五姨娘算完账,又跑来跟她算账了吗?

大夫人白了一眼管事的嬷嬷,厉声道,”三小姐的月银呢,为什么她说没有收到?是不是你们贪污了。”

“大夫明查,就算给才奴天大的胆子,老奴也万万不敢克扣三小姐的月银,老奴这就好好去查查看。”

“白嬷嬷是该好好查查看了,毕竟我现在也是战神寒王爷未来的王妃,若是被寒王知道他的王妃过得太寒酸,怕是他也不会高兴的。”

“是是是……”

府里没一个有好脸色的。

这还没当上寒王妃呢,就开始摆起寒王妃的架子来,谁不知道寒王命不久矣,等寒王翘了辫子,看她还怎么嚣张。

顾初暖环目扫向在场所有人,霸气的宣誓,”从今往后,谁若敢欺负秋儿,便是欺负我。虽然我在府里的地位低了些,但我想,凭着我是昭绫公主亲生女儿的份上,想处死某些人还是有点权力的吧。”

众人惊若寒蝉。

大夫人扬唇一笑,笑容不达眼底,”三小姐说笑了,以后府里谁敢欺负你,你尽管跟我说,我定替你撑腰。”

“多谢大夫人,不过眼下还是请大夫人帮我把以前被克扣的银子一文不差的都还给我吧,免得有人说大夫人虐待原配昭绫公主的女儿,您说是吧。”

大夫人咬牙切齿。

这个女人,字字句句都在威胁她。

就因为皇上把她赐婚给战神寒王爷吗?

不,绝不可能。

也许她们都被顾初暖骗了,眼前嚣张狂傲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大夫人皮笑肉不笑,”自然是的。”

“那初暖就多谢大夫人了。对了,大夫人会安排一辆马车送我去皇家学院的吧。”

“那是自然,白嬷嬷,给三小姐安排一辆马车,免得有人说咱们丞相府寒酸。”

“是……”

顾初寒冷冷扫了一眼在场脸色五花八门的众人,吹着口哨嚣张的离开。

秋儿赶紧跟着离开。

她眼眶通红,心里说不出的感动,满脑子都是顾初暖那句,从今往后,谁若敢欺负秋儿,便是欺负我。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怎么值得小姐如此舍命相护。

宫道上,秋儿拽着顾初暖往学院奔去,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着急,她急道,”小姐,你倒是快一些啊,咱们都迟到好久了,万一夫子们生气了怎么办?”

“急什么,反正都迟到了,也不在乎多迟到一会。”

秋儿郁结。

别人挤破了脑袋想进皇家学院读书,偏偏她家小姐不屑一顾。本来就迟到了,还非要去药铺看什么药材,生生又耽搁了许久的时间。

“小姐,你再不赶紧走,秋儿要生气了。”

“诺,前面不就是学堂了。”

顾初暖打了一个哈欠,拿着几本书晃悠悠的进入学堂。

侍卫们拦住了,”来者何人?”

“丞相府三小姐,奉命前来读书。”读个鬼,上辈子读了半辈子的书了,这辈子还得读。

“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才来,赶紧进去。”

秋儿也赶紧跟上去,侍卫却把她给拦下了,”所有王孙公子的仆人,皆在外守候,没有命令不可进入。”

侍卫指了指远处,那里七凌八散的有不少丫鬟仆人。

秋儿担忧。

小姐迟到那么久,她怕小姐受罚。

顾初暖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放心吧,没人能把你家小姐我怎么样,倒是你好好保护自己,可别一会我出来了,你还得跟我哭鼻子。”

秋儿噗嗤一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久久不肯收回来。

顾初暖漫步在学院,将学院的风景欣赏了一个遍,这才进入学堂。

一进去,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的扫过来。

顾初暖摆了摆手,”嗨,老师好,同学们好,我是顾初暖。”

夫子是一个花甲老人,他一看到顾初暖,砰的一声将手里的书本重重砸在桌上,怒声道,”顾初暖,第一天上学,你就敢迟到,谁给你的胆子?你眼里还有没有学院?还有没有皇上。”

“夫子此言差矣,我文不成,武不就,皇上却破例让我来皇家学院读书,我铭记在心,不敢或忘,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辜负皇上,不辜负夫子,不辜负所有对我满怀希望信心的人,更不能给寒王丢脸。”

“所以我才会焚香沐浴,一路所过,无论大小庙宇都三跪九叩,进去朝拜,再加上对宫里地形不熟,这才迟到了些许。但是夫子,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天没亮就起床准备了,你瞧,这些书都是我自己准备的。”

顾初暖在说话的同时,把学院里的人都打量了一个遍。

这间学堂里大概有二十多个学生,其中有顾初云,顾初兰,还有肖雨轩,泽王等,其他的,她则一个也不认识。

她冷笑,视线在泽王面前多停顿了几下。

昨天还说突染恶疾,命不久矣,今天就来上课了?

连个面子都不愿意做,是太自信了,还是太自信了呢。

顾初暖的话像连珠炮似的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学院的众人都听蒙了。

夫子想了一肚子的话刁难她,却没有想到是这个结局。

谁说丞相府三小姐胆小如鼠,懦弱可欺的?

站出来,他保证不打死他。

夫子正想开口说话,顾初暖像个乖学生一般,秉承着知错的态度,朗声道,”夫子,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迟到了,请你给学生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夫子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他就说了一句,她倒好,劈头盖脸说了一大通,偏偏字字句句他都无法反驳,要是再处罚她,那他岂不是得落人口实?

“胡说,夫子,顾初暖在说谎,她明明是睡过头了,才会迟到的。”

顾初暖顺着声音的视线望去,却见说话的人,正是顾初兰。

她双眼微眯,反问道,”哦……你怎么知道我睡过头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好像是我的伴读吧,我若是真的睡过头了,身为我的伴读,难道没有责任叫醒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