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闯商界冯宇》冯宇冯丹英章节免费试读

早上醒来,从枕头下翻出一张大团结压岁钱,这可是巨款啊!这年月,一根冰棍两分钱,一根奶油雪糕才三分钱。

给爸妈拜了年,刚吃了几个饺子,发小文东军就先到他家来拜年了。

文东军欢快的在前面走,手里拎着一根香,不时的点燃一根鞭炮扔出去,玩的不亦乐乎。冯宇却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感觉对方太幼稚。

“东军,大半个连队都逛得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找亮哥他们去打扑克。”

农场连队虽然只有不到一百户,但这大冷天的在外面跑,冯宇也受不了,早就不想走了。尤其身上穿着棉袄棉裤,死沉死沉的,他无比怀念后世的保暖内衣,羽绒服。

“也行,走,去亮哥家。”

“军子,小宇,你俩一会儿干嘛去?”迎面走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看到他,冯宇眼睛眯了一下。他已经刻意避开这人家门口的路,奈何连队太小,还是遇上了。

“川哥,我俩要找亮哥打扑克去,你去不去,咱们打升级。”

“扑克什么时候不能玩,下午我准备去打猎,你俩去不去?”刘继川邀请道。

文东军一听打猎,眼睛就一亮。平时父亲根本不让他碰猎枪,这过年的时候,父亲也要出去串门,他总能偷出来吧?

“去!”

“不去!”

文东军和冯宇同时喊道。冯宇绝对不能让文东军去,去了就会断一条腿,后悔一辈子!想想前世文东军慢慢跟他失去联系,就是从这次打猎受伤开始的。

“小宇你不去?那军子,下午带上猎枪,来我家找我,我们一起去北面的鸭子沟。打不着狐狸什么的,野鸡野鸭子应该有不少。我先回去收拾猎枪了,下午你早点来啊。”

在刘继川转身的一刹那,冯宇在刘继川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怨毒。他顿时警觉了,难道这次还不是意外,而是有预谋的?

刘继川走后,文东军双眼热切的看着冯宇:“走吧,下午我们一起去,你不是一直也想摸猎枪吗?”

“东军,你听我的,我们去打扑克,不去什么打猎。过年的时候,打猎不吉利。”

“就这时候人才少呢,要是年前,好多人都去,根本啥都抢不到。去吧,去吧,人多更好玩。”文东军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满载而归的画面,也让父亲看看,他不止是能玩打家雀的**。

“我真不想去,你也别去了,平时你也不跟川哥他们一起玩,大家不是特别熟。”

“那有什么啊,一个连队啊,不熟也不是陌生人啊。再说我爸是队长,他家打算借连队的拖拉机开荒,还要我爸同意呢。”

冯宇知道刘继川为什么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文东军了,就因为文东军的父亲,连队队长文德光,并没有同意将连队的拖拉机借给刘继川家。

“东军,先不打扑克了,去你家。我渴了,弄点你爸的好茶叶。”

“没问题,一会儿就在我家吃点,我给你看看我爸藏起来的猎枪。双管的,老带劲了!”

一路上文东军不停的说,冯宇有一搭没一搭的点头附和,心里却想着怎么把这事儿跟文叔叔说。

到了文东军家,一开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两人把狗皮帽子、兔皮手套什么的摘下来扔桌子上,文东军就去翻他爸的茶叶。

“小宇来了,吃点糖,这还有松子、瓜子。”东军母亲唐静在家呢,看到冯宇来了,热情的端着瓜子糖块什么的放到冯宇面前。

“阿姨过年好,文叔叔呢?”

“他啊,去赵书~记家拜年去了,一会儿才能回来。”

冯宇坐在椅子上,好像随意似的问道:“阿姨,刚才我俩碰到刘继川了。他家要借连队的拖拉机去坝外开荒,这事儿叔叔答应没有?”

唐静笑着摇摇头:“那哪儿行。连队现在是不管私自开荒地,但连队的拖拉机,怎么能借给个人使用。早上的时候,老刘还来家里跟你文叔叔吵了一架呢。”

冯宇心里一沉,诱因原来在这里。刘继川就是因为这个,才故意带东军去打猎,然后故意让东军踩上捕熊夹,导致东军一条腿成了残废。别人看起来,好像就是一次意外一样。就连文东军自己,都以为是意外。可这事儿,真的是意外吗?

“来,尝尝,这叫红茶,看看颜色,是不是通红通红的。”文东军炫耀似的给冯宇泡了一杯红茶,唐静看到也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妈,你去王姨家唠嗑吧,我留下看家,一会儿有人过来打扑克。”文东军叫道。

“那行,妈出去拜个年,锅里还有饺子,你俩饿了自己端出来吃啊。”

把母亲打发走了,文东军迅速钻到床底下,从里面拖出一个木头箱子,一杆**,十几发子弹。

“东军,别去了。没听阿姨刚才说,刘继川家刚刚跟叔叔吵过架,我怕那小子起坏心眼!”冯宇按住文东军去抓猎枪的手,他不想前世的悲剧重演。

“跟我爸吵架的人多了,上次李爷爷不还因为种子的事儿,拿拐杖打了我爸一下吗?后来怎么着,收地的时候,我爸先让人给他家收,困难户么,李爷爷不也很快消气了。”文东军无所谓的说道,同时扒拉开冯宇的手,把猎枪拿出来,子弹拿出六颗,塞进兜里。

“东军,听我的,真别去了,刘继川在上学的时候就老跟人打架,我怕他这次没安好心眼儿。”

“嘁~~怕他啊,我手里这是啥?他要是敢跟我嘚瑟,我手里的枪也不是摆设!”

冯宇怎么劝,东军都一定要去。理由是刘继川那小子虽然经常打架,但从来不动家伙,抡拳头,谁怕谁?

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文东军拉着冯宇起来:“行了,时间差不多了,你回家吧,我也要去找刘继川了。”

冯宇想想,上一世刘继川好像真的没动枪,后来也是当兵走了,如果他跟着去,应该能让东军躲开那个捕熊夹子吧?

“等一下,东军,我跟你一起去!”

“真的?我就说你也想去,否则在我家坐这么长时间?赶紧回家偷猎枪去,记得像我这样,用一个麻袋包着,就说去抓绳套的野鸡。”文东军一副我早看穿了的样子,催促着冯宇快点走。

冯宇叹了口气,快步跑向家里,希望那事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吧,而这次,绝对不要发生任何意外。求收藏,求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