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神级圣医》陈风陈灵完结版精彩试读

华夏大地,某处小山村。

餐桌前,陈风的目光有些飘忽,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哥,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江南大学。”

年轻的女孩说完,低下了头。

陈风手中的筷子顿了一下,脸上终于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学费加住宿费,一年要交五千二。”陈灵说完,再次低下了头。

陈风沉默片刻,才“嗯”了一声。

他今年也不过刚二十岁,从小便与妹妹相依为病,家里全靠他一个人撑着。

这一笔昂贵的学费,他根本掏不出来。

“要不,我不读了吧,我去G省打工,听我同学说去G省打工一个月好几千。”

看陈风没有再说话,陈灵嗫嚅着说道。

“胡闹!不读书,你只能像我一样打一辈子的工,钱的事你甭管,我一定会让你读大学。”

陈风猛地站起,几乎是咆哮着说道。

陈灵被哥哥的动作吓了一跳,手一抖筷子被掉在地上。

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哥哥生这么大的气。

陈风有些心烦气燥离开家门,掏了口袋,烟早已在昨天抽完。

“来包最便宜的甲天下。”

陈风掏出钱包看了一眼,只剩下不到五百块钱,这是他全部的身家。

“还要不要,这么磨噌!”老板看陈风没有掏钱的意思不耐烦喊道。

“不要了,戒了。”陈风摆了摆手,转身便将打火机丢到垃圾桶。

“我一定想办法凑到钱,让灵儿上大学。”

陈风咬牙道,为了生活,他已经很努力了,集市上不管有什么苦活,累活他都干。

但这钱怎么也不够用,除了生活的支出,还要负担妹妹的学费。

为了陈灵的学费,他决定豁出一切。

掏出用了三年的旧手机,翻出一个电话号码打了出去,

“大伯,能不能先借我五千块钱,灵儿考上了大学,要交学费。”

“我是你爹啊,又不是我女儿考上大学,滚一边去。”

电话的另一头,冰冷无情的声音让陈风如坠冰窖。

陈风没有死心,继续掏出电话打了出去。

“二婶,灵儿考上了大学,能不能先借五千块钱给她上大学,你放心,等我挣到钱就还你。”

“你还得起吗,连你养父的棺材费都出不起……我可没你这样穷的亲戚。”

“三叔,你能不能……”

“滚滚,没钱!”

听到这些尖酸刻薄的话,陈风气得一拳砸在了旁边的树上。

他早已知道社会的冷漠无情,可没想到,瓜分他养父宅基地、田与地的这些亲戚竟会如此冷漠。

陈风不死心继续打了其它亲戚的电话,没有任何意外吃了闭门羹。

再次到集市,看看能不能接到散工,今天再多挣一点钱。

难道让陈灵像他一样,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

绝不可能!哪怕不惜一切代价,这是陈风唯一的念头。

遗憾的是,今天并没有接到散工。

“老板,你还招工吗?我什么活都能干。”

“一边去。”

凡是看到像是包工头一样的人陈风都会尝试推销自己,哪怕只有一丝机会。

但,他得到的都是嫌弃、冷漠的目光。

天空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陈风的麻木的眼神中闪过一抹绝望之色,任由雨水拍打在身上。

就在此时,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到陈风的面前。

“你真的什么都能做吗,能舍弃你的尊严吗?”

中年男子的脸色很平静,他的眼神之中,没有丝毫的讥讽。

“当然,我什么都能做,我很能吃苦的。”陈风脸上露出一抹欣喜之色。

不管是做什么事,只要能不违法,能挣到钱他都会去做。

“但是,那个,违法的事我不做,这是底线。”陈风将自己的底线抛出。

中年男子做出保证:“你放心,不会让你做违法的事,这事能不能成不好说,你先将你的八字给我看一下。”

“八字?”陈风有些纳闷。

这人要他的八字干嘛,难道现在找工作还要看八字,八字不合还不能做了?

中年男子解释道:“放心,不会骗你,你一个穷小子没有什么值得我骗的地方。”

说完,中年男子掏出五百块钱递给陈风。

“就当作是你的误工费,你也可以将我的车牌号发给你的朋友,实在不放心的话。”

陈风皱了皱眉,他不怕吃苦,否则也做不到一个人抗起一个家。

“好!”

陈风点了点头,立刻将八字写在一张纸上递了过去,顺手将钱拿了过来。

随后,他便看到一脸沉稳的中年男子拿到他八字的瞬间,脸上突然露出一抹激动之色。

“这项工作,非你不可,我先给你两千块钱,当作订金,剩下的事情结束再结算!”

中年男子突然变得豪爽起来,这让陈风有些吃不准,总感觉有一个大坑在等着他。

但他确实很需要钱,哪怕对方让他进黑公司也认了!

穷途末路的人,还有得选吗?

“上车吧,以后你可以叫我老杨。”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陈风沉默,看了老杨一眼。

“现在,可以告诉我是什么工作了吗?”片刻之后,他实在是忍不住问道。

在车辆启动的瞬间,陈风的心中就有些后悔起来,怎么脑子一热,连工作内容都不清楚就敢答应。

“放心,好事。”老杨打了一个哈哈,避开陈风的目光。

就在这时,老杨的电话响起。

老杨恭敬地说道:“人已经找到了,日子要不要让那位先生重新挑一下?”

“不用,今晚日子就挺好的,就今晚吧。”

电话的另一头,似乎是松了口气。

陈风眉头微微一皱,只是无论他怎么思考都无法想理解话中的是什么意思。

老杨打完电话,还特意回过头看了陈风一眼,点了点头。

半个时辰之后,陈风到达了一处豪宅。

豪宅张灯结彩,一片喜庆。

“这里要结婚了吗?”一下车,陈风便问道。

“是啊,这就是你今晚的工作。”老杨随口说道。

听到老杨如此一说,陈风的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婚礼嘛,大不了就是端盘子,这活他也不是没有干过。

只是,端盘子也拿不到七八千的工资,难道大户人家出手比较阔绰?

晚上结婚的富贵人家,他也是第一次听说,反正只要钱到位,其它什么都好说。

就在这时,两名年轻的女子走到陈风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陈风一眼。

陈风看二人看他的目光很是奇怪,就好像……好像他在动物园看动物时的目光。

“还真有敢上门的!”

“别多嘴,小心杨管家撕烂你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