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首富》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杨飞苏桐小说全文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撞回了九三年!”

“时间起了皱折,上一秒是我,这一秒还是我,只是再也找不回那个我。”

杨飞从宿醉中醒来,跳起床,盯着墙壁上的挂历,只用了三秒钟,就欣欣然接受了这个无可奈何的现实。

“今天是八月十八日,农历七月初一,星期三。我还未满十九岁啊!”

归去来兮,今是昨非!

前世不可谏,亦不必追。

杨飞走到窗口,透过脏旧的玻璃窗,看向宿舍外面。

不远处,南方日用化工厂灰败的厂房,建自五十年代的高大烟囱,滚滚的浓烟,坑坑洼洼的厂区道路,一切是如此的陌生而又熟悉。

忽然响起敲门声,伴随着清脆的呼喊:“杨大侠!杨大侠!你醒了吗?你迟到了!”

杨飞的目光,回到室内,停留在漆面斑驳的木桌上。

被劣质白酒浸染的信纸,字迹模糊。

偏偏她的名字,却一如既往的鲜艳,有如明晃晃的刺刀,在晨曦下熠熠闪亮。

这是江涵影的分手信。

学校是爱情的温床,也是爱情的坟墓。

热恋中的情侣,新时代的天之骄子,提得起,放得下,一毕业就失恋,天各一方,从此不相欠,亦不相见。

大中专学生,毕业分配的原则,是哪里来,到哪里去。

杨飞和江涵影,同从南方化工学校毕业,他拿着就业报到证,分到了南方日用化工厂,而她,因为父母工作的变迁,前往尚海市发展。

就在参加工作的第二个星期,杨飞就接到了这封信。

此刻的杨飞,有过苍桑的人生,心境自是不同,他目光淡然一扫信纸,转身打开房门。

记忆没有出现偏差,门口站着的,正是质检组的同事。

苏桐穿着白色的涤纶工作服,青丝绾在蓝色的防尘帽里,秀丽的容颜,晶亮的双眸,长长的睫毛,脸色微带责备和担忧:“今天有大领导来厂里视察,你赶紧换衣服!”

杨飞哦了一声,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他回到书桌前,将乱七八糟的酒瓶扫开,扯出一页信纸,在上面飞快的写下几行字。

“小生不才,数载相思,赢得姑娘白眼。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心我便休。从此,柴米炊烟;从此,山高水长。江湖若相逢,温酒叙余生。”

自觉有些酸腐,但也切合此刻心境。

他换好衣服,拉开门,看到苏桐还等在门口,不由得一怔。

“师姐,我又不是领导,当不起你站岗。”

苏桐丢给他两颗老大的卫生丸子:“杨大侠,我听他们说,你昨天晚上,喝了两瓶德山大曲?看不出来,你不仅胆子大,酒量也不小啊!”

杨飞入职时间不长,却得了一个外号:杨大侠。

说起因由,和苏桐有关。

南方日化厂女工众多,每天上下班,从厂区到宿舍区之间,一路上都是青春美丽的女工人,她们或三五成群,或骑着自行车,挺起骄傲的胸,潇洒的走过。

她们虽然穿着统一的工服,样式简单又朴素,但丝毫掩不住青春洋溢的身体,清脆甜美的嗓音,成了北城区最靓丽的一道风景。

这个年代,大中专毕业生,是社会上的精英。

工人同志,也是颇为傲娇的群体。

南方日化厂待遇好、福利多,有职工休闲区,电影院、桌球室、歌厅、舞厅、录相厅等娱乐设施,一应俱全。

职工八小时以外的生活,丰富多彩。

杨飞参加工作的第三天,就碰上职工电影院放《九二神雕侠侣》。

说实在话,这部戏很扯,跟《神雕侠侣》也没有什么关系,但当时的人,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看完电影出来,碰到几个混混在调戏女工,杨飞二话不说,上前就是一顿猛揍。

杨飞出身警察世家,爷爷、爸爸和哥哥,一家子都是人民警察。

在长辈**下,杨飞三岁起就舞枪弄棒,蹲马步,打军体拳,小时候的理想,也是当一名光荣的警察叔叔。

爷爷偏爱小孙子,不让他进入警察序列,中考时自作主张,帮他填了第一志愿。

南方省化工学校,是一所省属中等专科学校,八六年以后,面向初中招生,但分数要求很高,录取率只有百分之十。

八十年代,国家百废待兴,急需专业人才,培养中专生,充实社会工作第一线。优秀的中专生们,可以公费就读,毕业包分配,成为公务员,拿铁饭碗,比大学生还吃香。

到了九十年代初期,中专还是初中生的优先选择。

当时,考不起中专的,才去上高中。

杨飞虽然没当成警察,身手却练得倍儿棒。一米八的大个头,面对几个街头混子,浑不在意,他抓起旁边小卖部前的一把折凳,劈头盖脸,把几个混子打跑了。

借着杨过的威名,杨大侠的名号,就在厂里叫响了。

也就是这天,杨飞偶遇了苏桐,之后调到了她所在的质检组工作。

南方日化厂女工虽多,厂花却只有一朵,就是眼前人。

能把工装穿出大牌模特的感觉,在杨飞眼里,苏桐是独一份。

当下,两人下了楼,苏桐飞快的瞥了他一眼,微带羞涩的问道:“你还没吃早餐吧?”

不等杨飞开口,她把袋子往他手里一塞,扭转腰身,脚底装着弹簧一般,跑到了自行车边。

杨飞看着她挺拔俏丽的身体,又看看手里的早餐,也不客气,三下五除二,将五个包子和一杯豆花消灭了。

他骑上自己的自行车,用力一蹬,出了宿舍区,经过邮筒时,他掏出信封,投了进去。

悲春伤秋,愁情苦爱,那是少年人的专利,再世为人,杨飞不想错过的人和事,实在太多,初恋情事,一个响指就能解决。

前世没有过多交集的人,今生想必也不会再见。

苏桐骑得并不快,两人在厂门口遇上。

工厂大门,拉了一条横幅:“热烈欢迎王海军领导一行莅临我厂指导工作。”

进入厂里,看到院子里停的车,便道:“师姐,市里的领导们已经到了。”

苏桐又紧张又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杨飞沉吟道:“喏,那辆黑色奥迪,肯定是王海军的。他是分管工业的领导,今天亲临我厂调研,看来事情不小!”

苏桐讶异的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随即又惊慌的道:“糟糕了,厂办刘主任再三叮嘱,今天所有工人,不准迟到哩,我们快进去!刘主任是出了名的黑脸包公,被他发现,我们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