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五千年的我,终于有了女儿苏木月左枫姮小说 长生五千年的我,终于有了女儿小说章节

时间过去三天……

入目,洁白的墙壁让她晃神,一股刺鼻的药水使她产生了干呕。

左枫姮回想起来最后发生的事情,眼眶含泪。

“苏木月!”

左枫姮变貌失色从病床坐起。

眼神左右飘忽,防备的看向陌生的环境。

苏木月和月月都不在病房。

左枫姮想到这泪如雨下。

苏木月肯定被胡家人害了。

月月呢!?

想到这,左枫姮脸色呈灰白色,惊恐之际,眼泪如泪豆一样跌落在被子上。

“妈妈,不要哭,月月给你吃糖葫芦。”

左枫姮抬头看着,一个小女孩脸蛋粉嫩,两个眼睛跟葡萄一样看着她,嘴角还有糖葫芦留下的残渣。

“月月!”左枫姮一把抱住月月,眼神疼惜,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月月说保护她的时候。

一个年轻的女护士在旁边。一脸笑意的看着相拥而泣的母子。

月月看见左枫姮的眼泪跌落在她的脸上被吓了一跳,赶紧把糖葫芦递给护士姐姐,紧接爬上了床,坐在了妈妈的旁边。

"妈妈你不能哭,爸爸让我照顾好你,你要是哭了,月月会被打屁股的。"

"苏木月?"

"月月,你见过他了吗?"

"月月已经见过爸爸了,爸爸是个英雄,他让我照顾妈妈。"月月满是童真的眼睛,小手擦着左枫姮眼角的泪。

"我躺了多久了?"

月月委屈的向她说道:"妈妈,睡了两天两夜。"

左枫姮眼神呆滞,目光涣散看着窗外摇曳的柳树。

苏木月你这次又要丢下我们了吗?

月月在怀里看着妈妈不哭了,小腿蹬着跑下了床,赶紧拿过护士手中的糖葫芦,继续在嘴里嚼了起来。

吃着吃着一个糖葫芦掉在了地上,就准备伸手去捡往嘴里塞。

但半路被女护士拦住了,拿过她手中的糖葫芦扔在了垃圾桶里。

"月月不可以吃地上的东西哦,不健康哦!"

月月尴尬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这时左枫姮转过头,摸上月月问道:"月月,你和苏木月相认了吗?"

月月笑起来有甜甜的酒窝,欣喜的开口:

"我喜欢爸爸在我身边!"

左枫姮嘴角上扬一些弧度点了点头看向窗外,突然回过头看月月的脸。

"月月,你怎么脸上的伤一下就没有了,不是伤的很重吗?"左枫姮不敢置信,然后看下了自己的身体,才发现自己的身上伤和月月的身上伤全部都消失不见。

这时旁边的女护士咳了几声。

"你们身上的伤是你老公去山上道长那求来的回生丸,那个老头可神奇了,我们医院去了几次都没给,没想到你老公去了之后就给了。"

左枫姮听见老公这两个代名词,立马脸颊通红低下了头,撑着身子下床看向女护士。

"我想问一下,那位仙长在哪,我去道谢。"

"没人知道那老头在哪,有时候在西凉,有时候在东荒不一定,我也不清楚……"

说实话,小护士说这个话都被自己差点骗到……

因为她们母子身上的伤,分明就是月月的父亲治好了。

而且他交代了要保密,女护士只好胡编乱造。

当时被送过来,两个人都命悬一线,已经在死亡边缘了,月月身上的伤口让当时好多医生流下了眼泪。

最后是月月的爸爸在急诊里面治疗了一天,出来之后月月和妈妈脸上的伤全部消失不见,震惊了所有大夫……

“如果有机会总会见面的。”左枫姮看着月月心里的大石头也沉下来了。

"对了,您的老公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你稍等。"

"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你多想了。"

她想见到苏沐月,只是好奇自己是怎么从胡家出来的,而已……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吵吵的声响,门被人用力踢开!

左枫姮看清楚来人大惊失色!

……

一个小时前,苏木月彻底恢复好左枫姮身上的伤,就在医院被人拦下请他去见一个人!

傅长虹!!

一辆挂着‘东88888’的车牌在路上行驶,路上的行车见到纷纷避让。

车中赫然坐的是郑军郑管事。

昨日郑管事回去之后,立马向自家老太爷报道了这件事情。

老太爷听完之后脸色大变,盯着客厅上的画像喃喃自语:"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他真的还活着的话,和我岂般一样的年龄,怎么可能才二十多面容?"

看自家父老太爷脸色透露出不信,郑管事只好被命过来盛请一趟。

郑管事看着对面的苏木月推了推眼镜,开口:“苏先生,无论我家老太爷和您有什么事情,或者和你爷爷有什么事情,这个我不管,但是我希望你能言语尊敬一些。”

“我家老太爷年纪朝上,还需你多多谅解!”

苏木月看向他的眼神,对郑军一直言语不断很是烦恼。

“要不是怕你们吵醒我的妻子女儿今天我是不会来的。”

郑管事对他这语气十分不满,声音沙哑:“年轻人不要太狂!想当年我上战场的时候,你还没生出来!老太爷的气势足够震慑到你这小子!”

“我对你们的老太爷不感兴趣,在怎么,我也是上主。”苏木月口无遮拦说出的话,对于他无所谓,可是听在郑军耳朵里格外气愤!

劳斯莱斯在前后十辆车的护送到达傅家别院。

一个白发苍颜,步履蹒跚的老人拄着红木拐杖在由黄金打造的巨龙底下徘徊。

皮肤如同褶皱的纸张,身上穿着一身白色素衣,但是可以看到身后挂着一副年轻时的肖像,照片中穿着军体装,站姿挺拔笔直,眼神凌厉,岁月由不败,现在的他依然英气焕发。

车稳稳停在门口。

傅长虹激动的闪烁着目光。

郑军看见老太爷在门口迎接,也是不可思议看了一眼苏木月。

苏木月下车站在傅长虹对面。

傅长虹看着他,岁月留下痕迹的眼睛先是带着错愕,惊奇,不敢相信,眼睛流出一颗一颗泪花。

苏木月看着眼前这个老头,假思两秒,低下头温柔的笑了起来:“还以为是谁,虹子啊!”

“木月哥!”

傅老太瞬间腿脚发软,颤颤巍巍朝着苏木月走去,随即跪下抱住苏木月的腿痛苦了起来,像一个小孩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