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禁忌:我爹是头猪,开局被宰》秦天张怀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雾气更大了,似乎这雾气想要将这里的一切都吞没。

阴风阵阵,狂风之中的那种深入骨髓的寒意仿佛要将我的鲜血都给冻结,那是本能的一种恐惧,就如野兽见到天敌。

而且…..我总感觉我的背后有什么东西在看着我,并且能轻易的感觉到看我的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寒意,阴冷。

雾气,渐渐的变了。

白色雾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

白色雾气消失,转而,到来的如同夜幕般的黑色,可在这阴气之中却又鬼影重重!

从白到黑的过程之间只有短短的几秒钟,可在这几秒钟,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唰!”

我猛的朝着后面看去,可后面根本就没有人,但我又能轻易的感觉到,我的背后是有人的!

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种被人盯上的感觉真的很可怕。

特别是在面对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恐惧就会被无限放大。

“张老头,我感觉有人在盯着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压住声音之中的颤抖,我原本以为这世上我没有什么怕的了,可事实告诉我,人在面对未知危险的时候,害怕,那是本能。

所以我下意识的去找张半仙,毕竟在这十几年之中,他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

然而,在我说完之后,周围并没有了张半仙的声音,我面前的张半仙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眼,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预兆!

恐惧,害怕,在这一刻深深的占据了我的内心,我也非常清楚,这种情况应该保持灵台清醒,可我根本做不到,我时时刻刻都能够感觉有人盯着我,而且这种眼神中传出来的怨毒让我心中发寒。

“布娃娃,布娃娃,染血的布娃娃,三爷变成了布娃娃,都是布娃娃。”

之前听到过的恐怖歌声又在这时候响了起来,如果有只猫在我面前的话,我敢保证,这只猫绝对特么的得炸毛。

这声音就好像是骨头之间的摩擦声,又好像是猫抓玻璃的声音。

总而言之,我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那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已经充斥了我的内心。

我能感觉我的额头上出现了一滴滴的冷汗,脸色肯定是惨白,想都不用想。

“妈的!”

我的野性也在这时候被激发了起来,这辈子虽说信鬼神,可特么现在都已经这种情况了,能不相信吗!!

张半仙说过,我天生就能克邪祟,这也是这么多年为什么我在山上生活都没事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不敢靠近我。

一口咬破舌尖,口腔之中顿时就有一股热流涌出,充满了血腥味,但是这也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这半年都在学习基础知识,根本就没有学其他的。

舌尖血是人的精血,会损失大部分精气神,使用过后虚弱无比,可我现在也没办法,我不确定盯着我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能尽快破局。

既然我天生克邪祟,那舌尖血肯定更厉害。

“噗!”

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喷了出去!

“啊!”

阴气中传来一声惨叫,这声惨叫让我头皮发麻,看来这阴气中真的有东西!

但随着我的这口血,周围的阴气显然散了,也露出了原貌。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吐血一时爽,可吐血之后是特么的真的疼啊,咬舌头的那一下可是实实在在的咬下去的啊!

“不错。”张半仙回头赞赏的看了我一眼,我只能回他一个白眼,不想说话,舌头疼。

也就是我解决阴气的时候,这些跪在地上的村民也清醒了过来,他们的眼中更加的恐惧了,一个个又朝着闹着要把我祭天,以平鬼神之怒!

这一刻,我是真的被激怒了,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就朝着那家伙走去:“你特么在说一句,你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为了弄死我还真是煞费苦心啊,我特么谢谢您嘞!

“够了!赶紧把棺材抬上来!”

张半仙这一发话,周围都安静了下来,指了几个强壮的青年下去将棺材抬上来,但那几个人都不敢,这玩意,这沾谁倒霉。

“你们要是不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死,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

我呵呵的笑了一声,只是刻意压低了声音,本来就是夜晚,加上这么诡异的场景,刻意压低的声音就显得非常渗人了。

五个青壮年也不敢犹豫,一个人在上面砍槐树根,毕竟槐树根将棺材缠绕的死死的。

“血!有血!”

一个青年叫了起来,扔了斧子就想跑,可是跑了几步之后却重重的栽倒在地上,等到一群人去扶他的时候,却看到他的手臂,脸上,脖子出现了骇人的变化!

“鬼鬼鬼….有鬼….虎子变成鬼了!!”

虎子这时候的身体竟然发生了诡异的变化,身上的所有血管宛若气球一般鼓起,而且血管变黑了,就连毛细血管亦是如此,最恐怖的是那双眼睛充满了鲜血!

“布娃娃,你们都是它的布娃娃,染血的布娃娃。”

“呼!”

一阵阴风吹过,让一些胆小的村民顿时就吓的面色惨白。

这一幕让众人再也不敢对下坑了,毕竟下去就等于送死,刚才胡子就是砍了老槐树才变成这个鬼样子的,谁又敢下坑?

张半仙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缓缓抽出了桃木剑,口中念了几道法诀之后,又将手握在剑身之上,狠狠一拉,剑身顿时就燃起了熊熊烈火,但也能看到他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斩!”

他轻喝一声,桃木剑挥出,剑身上的火光仿佛顿时就落在了树根上,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槐树之中突然有一道女人的惨叫传来。

“啊!”

声音非常凄厉,凄厉的让周围的乌鸦全部飞起,盘旋在槐树上空,嘎嘎嘎的叫着,这更加让一群人的心头浮现了恐惧感。

在农村,乌鸦本来就是不祥的象征,代表了死亡!

“哈哈哈哈,小天他娘回来复仇啦,小天她娘回来复仇了啦!都得死,嘎嘎嘎,都得死,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