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顾盼顾九卿的小说 顾盼顾九卿小说阅读

文娟怎么也不能委屈了九卿这个孩子,提议自己和婆婆孩子挤在一起。

徐家碧很不赞同,沉着脸说:“屋子太小,你身体又不太好,平时都是徐勇照顾你,我一个老太婆有时候自个顾不了自个,盼儿和雪儿又小,我怕她们也顾不得你。还是你和徐勇一个房间的好。”

这个媳妇从进门就贤良孝顺,她怎么也舍不得让媳妇吃苦。

至于九卿那孩子,二十岁了,要学着和家人分担。

文娟想了想,开口说:“那就等相公和远儿回来再在旁边盖两间屋子,到时候远儿和徐勇住一间,我、盼儿和雪儿住一间,您看呢?”

徐家碧盯着顾九卿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勉强同意了。

虽然说不上什么感觉,她总觉得徐勇和文娟夫妻对九卿的爱胜过其他三个孩子。

也许是孩子从小就坐在轮椅上,夫妻两个对孩子有种特别的情感在里面吧?

“盼儿,你把东西帮你哥哥放到他屋子里去!”文娟吩咐。

顾盼抬眼看了看顾雪,顾雪慌忙躲在了奶奶的身后,显然她也很害怕顾九卿。

好吧,她命硬,她啥都不怕。

顾盼心里多少也对文娟的偏心有些微词,但是自己初来乍到的,还是不惹事的好,于是顾盼又吃力地把木箱子搬进了属于顾九卿的房间。

这房间确实要好一些,透亮的窗户让屋内的空气清新许多,而且房间里似乎熏了一种好闻的草香。

心里对母亲这样的安排其实挺纳闷的,同样是哥哥,为什么二哥就不能和大哥睡在一个房间呢?就因为大哥腿脚不好?那让二哥和大哥一个房间,不是更方便照顾吗?

如此照顾顾九卿的情绪,母亲未免太偏向大哥了吧!

不过大家都没有意见,她也不想得罪这个煞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文娟过来给顾九卿收拾房间,顾盼看她瘦瘦弱弱,又重病在身,就说:“娘,我和你一起吧。”

除了将他的木箱子放好外,铺床叠被这种事情,文娟不让顾盼下手,她亲自来。

收拾好了之后,文娟温和地对顾九卿说:“卿儿,你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晚饭的时候,我再来喊你。”

顾盼心里腹诽,顾九卿什么也没做,有啥可辛苦的。

倒是她从大院里一直推着木箱子来到茅草屋,也没有见母亲对她多说一句什么话。

莫不是这文娟重男轻女?

算了,大家都谦让着这位身体残疾的大哥,她也不敢多说什么,跟着文娟往外走。

一直没说话的顾九卿忽然开口了。

“是你让祖母跟顾大田和离的?”

顾盼一下子顿住了脚步,半天才点点头,不知道顾九卿有什么要说的,等着他说下文,结果顾九卿又不说话了,只是眸色幽深的凝视着顾盼看了好一会儿。

切,最讨厌别人说话只说一半!

等了一会儿,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顾盼才跟着文娟出去。

两人走了之后,顾九卿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轻轻松松把那沉重的木箱子拎了起来,放在桌子上。

他的身后无声无息出现了一个黑衣人,那人恭敬地拱手弯腰叫了声:“爷。”

顾九卿轻轻抚弄着木箱,眸色清冷,语气淡薄,吩咐:“顾盼醒来之后有些不对劲,这两天你盯一盯她。”

“是!”黑衣人应下,又问:“白杨柳那边需要处理一下吗?”

“不必。”

黑衣人悄无声息地退下,又消失了。

茅草屋一共三间房,最好的一间给了顾九卿,顾盼和奶奶她们住的这一间最破,没有窗户,屋内阴暗潮湿不说,还有一些破洞。

徐家碧看到文娟和顾盼进来,忙说:“文娟你身子不好,盼儿大病初愈,晚上睡觉的时候,都睡在我身后。”

徐家碧的意思就是她把破洞挡住,这样风灌进来也有她挡着,不会让媳妇和孙女再受风寒。

顾雪不忍心,开口说:“奶奶您年纪大了,怎么能睡风口?要挡也应该是我挡。”

顾盼诧异的看了顾雪一眼,没想到顾雪还是一个这么有孝心的人。

看起来她也不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人。

傍晚时分,徐勇和顾远回来了,他们回到村子就听说一家人被赶到了稻田旁的茅草屋来了,急急忙忙赶到这里。

徐勇回来后就先去了顾九卿房里。

过了好一会儿才出来。

徐勇出来了后就拉着顾盼查看女儿有没有受伤。

“盼儿,你没事吧?”

听说女儿差点高烧死掉,他吓坏了,这会儿见女儿好端端的,没有差错,一颗心也就放下了。

顾盼看着眼前粗壮的汉子,这就是原主的父亲,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因为劳作面容黝黑消瘦,眼里却透着乡下人才有的憨实纯良。

上辈子的顾盼是个孤儿,跟着师傅学习玄学,从来没有见过亲生父母,没想到穿来这里,有了娘还有了爹。

“没事,爹你看我好好的。”顾盼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徐勇很高兴。

只是见徐家碧和文娟愁眉不展的,笑着说:“娘,文娟,你们也别担心,我明天带着远儿把房屋修缮一下,再搭两间茅草屋。只要咱们一家人同心协力,苦日子一定会过去的。”

“嗯,我和爹这次去城里做工,那家院外爷看我和爹的手艺好,多给了我们十两银子。”顾远憨厚的把银子从怀里掏出来,笑着拿给徐家碧。

“奶奶,您收着。”

徐家碧摆摆手:“明日你们要盖房子,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那就给爹拿着。”顾远又把钱交给徐勇。

顾盼这才仔细打量了一番二哥顾远,长得敦厚,壮实,一张黝黑的脸上那双圆溜溜的眼睛闪着晶亮的光。

这个人面相憨实,为人正直,是一个可交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