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王之师小说 陆羽穆晚晴小说叫什么

陆羽一步走进房内。

此刻,愤怒的他,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宛若是从地狱走出来的杀神。

他每向前一步,房间里的人,便忍不住打个寒战。

那感觉,就好像是从温暖的春天,突然步入了寒冬腊月。

“你,**是谁啊?”

李伟钊吓了一大跳,颤抖的问道。

“前来索命之人!”

张嘴吐出一句话,陆羽一拳砸在李伟钊脸上。

“砰”地一声。

李伟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五官都凹陷了进去,脸上鲜血四溢。

“敢动李先生,找死!”

李伟钊手下的保镖见状,立即冲了过来。

还不待这些保镖靠近陆羽,一道白色剑光闪过。

下一秒,一颗颗大好头颅落地,鲜血喷射,整个房间都变成了炼狱的修罗杀场!

暗影收刀跟在陆羽身后,寸步不离。

“晚晴,你没事吧?”陆羽上前扶住穆晚晴,眼中尽是温柔。

“别管我,先去救小鱼儿,她被抬进了手术室……”

“你放心,我来了,她就不会有任何事!”

陆羽紧紧的攥住她的手,做出了承诺。

“救她,一定……”

或许是惊恐过度,说完这句话后,她竟是晕厥了过去。

陆羽无比的心疼,脱下衣服后,轻轻的披在了她的身上。

随后,步入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只有小鱼儿孤零零的躺在硕大的手术台上。

像!

真像啊!

陆羽看到,手术台上的小鱼儿,简直就是缩小版的自己。

那血脉相连的感觉,更是让他无比的喜悦。

他不敢相信,自己有女儿了,而且还是如此乖巧可爱的小天使。

可很快,愤怒的情绪,充斥他的心中。

他看到,小鱼儿的衣衫已经被脱掉,胸口也擦好了酒精。

想来,自己如果晚到一分钟……这么乖巧的女儿,就要被人开膛破肚,一股无形的暴戾,冲天而起!

不仅仅是陆羽,紧跟着他而来的每一位学生,身躯都在颤抖着!

愤怒,将他们变成了一座座无声,却蕴藏着恐怖爆发力的火山!

小鱼儿,是他们的师妹!

是老师唯一的亲生女儿!

可她,却差一点被开膛破肚!

“你这该死的小子,敢杀我这么多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手术室外,李伟钊踉踉跄跄站起身来。

虽然暗影的身手吓了他一跳,但他毕竟是云州首富,见过无数大风大浪,此刻虽惊不乱,还对陆羽恶狠狠地威胁道。

在云州,他就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

“你等着,很快我的保镖就会到了,到时候你们都会死!”李伟钊恶狠狠地警告道。

听到这话,陆羽笑了。

“在你说这等大话之前,不妨先看看窗外?”

却见医院外,满是黑洞洞的大炮枪口,还有无数的装甲车和全副武装的士兵!

“这……这是什么情况?”

“军队……陆军最新研发的迫击炮……”

“MC12装甲车,夏国最新型主战坦克……”

见到眼前这一幕,李伟钊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浑身发抖,脊背寒意直冒,结巴着对陆羽问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能调遣军队?”

陆羽没有说话,暗影上前一步,冷声道:“在你眼前的这位,就是世界上赫赫有名的‘万王之师’,而你要开膛破肚的女孩,就是‘万王之师’的女儿!”

“轰!”

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震得李伟钊浑身发麻,整个头皮都要炸裂开来。

他所有的底气和自信,在听到“万王之师”这四个字时,都丧失殆尽!

下一秒,只见李伟钊双腿宛如面条般一软,直接跪了下去,磕头如捣蒜:“我错了!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别杀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别杀我!”

极端的恐惧之下,让李伟钊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想活命?”

陆羽笑了。

李伟钊额头已经磕的血肉模糊,拼了命点头。

“很简单。”

陆羽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字一句开口:“我不杀你,你的生死,交给整个云州城的人来决定吧!”

……

云州**被害案的幕后黑手找到了!

一夜之间,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云州城,无数市民奔走相告,普天同庆,而那些失去过孩子的家庭则是直呼苍天有眼。

陆羽并没有出面,而是吩咐暗影弄了辆古代囚车,将李伟钊与那光头医生关在一起,于早上八点,由一匹老驴拉着,开始游街。

万人空巷!

所有人都出来围观那个杀害无数**的真凶,准备着谴责斥骂之词。

可等到人真的出来时,整条街瞬间都安静了,鸦雀无声。

“各位市民,对不起!我李伟钊罪大恶极,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孩子,都是我的错,我应该下地狱!”

李伟钊站在囚车里,垂头丧气的重复着这段话,耳边的耳麦把他的声音传了出来。

“居然是他干的,禽兽啊!”

“我就说无风不起浪,早就有人说李伟钊的女儿得了怪病,要用小孩的心头血续命,想想除了他,也没别的人有这个能力了。”

“呸,为富不仁,就该断子绝孙!”

不知是谁起的头,所有围观的人都怒骂了起来,无数烂菜叶臭鸡蛋如暴风雨一般砸了过去。

站着的李伟钊还好,只是脸上挂了些烂菜叶,已成人彘的光头医生却是惨不忍睹,瘫在囚车里,整个人都要被垃圾淹没了。

随着囚车往前走,无数市民怒骂着跟上去,疯狂的砸着东西。

游街一日,李伟钊活生生被愤怒的市民们砸死了,而他妻儿早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便逃之夭夭不知去向。

昔日云州城第一首富,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居然把李伟钊都给拉下来了,而且他公司也被神秘人全盘接管,这也太诡异了!”

“不管是谁,总之这人能让军队围城,肯定不是我们能得罪的人物,好在我们没跟他沾上关系,以后多做点好事吧!”

一时间,整个云州城上流社会人人自危,饶是军队散去,云州一切恢复正常,却还是沉浸在恐惧之中,纷纷掏钱捐给福利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