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站住嫡女要强撩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宁静鸢慕容逸)

宁静鸢看着倒更觉得是一种认同,说是信物,却也是。

可能正是今日自己那番话引起他的兴趣,以为自己有解局的办法,

可她知道她说那番话,只是因为她也是一颗想要破棋的棋子罢了。

如何还能帮助他人解谜?

宁静鸢一路与夏茗宁洛打量着京城的风物,笑着看着夏茗时不时揶揄驾车的宁洛,时不时欢脱的问着路边的风景,摇摇头笑道:“我们来先行来可是有任务在身的”。

宁静鸢掀起车帘看着京城繁华的贸易往来。

有燕国的商人贩卖瓷器,草原的商人贩卖皮草。

来自江南的丝绣,杂耍之人的戏法引得围观人群一阵欢呼,路边乞讨者企望行人施舍,露出淡淡的笑意吩咐夏茗扔下铜板。

夏茗疑惑的问自家姑娘为何不多施舍些,宁静鸢摇摇头。

她施舍铜板只是为了让他安然度过今日,如果出手太过阔绰,反而会让他们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日日盼望着还会有这样大手笔的人。

天下人这么多,她这么多年认识的不过是父母亲友,最多不过加上家里的仆从,不会超过数百人.

若要她施舍济贫她做不到,她为的不过是自己此刻的心,无关向济世。

“小姐,到了。”

宁洛的声音传来,不用自己吩咐,夏茗已经拿出一只匣子。

宁静鸢看着夏茗一脸献宝的样子笑道:“这次倒是聪明了,只不过啊,这些暂且都用不上。”

夏茗方才听得姑娘夸奖却又说用不上,急忙追着姑娘的脚步跟上去:“姑娘我们不是来考察自己的铺子吗,这不带这些契纸怎么行啊!”

却见宁静鸢此刻在一家铺面前驻足。

急匆匆的停住脚步的夏茗抬头看将牌子上的字读出来‘珍珑轩’,不过好似一家普通的首饰铺子,难道这也是宁家的产业不成?

宁静鸢跨步走入便有伙计上来迎客,询问要些什么,宁静鸢却不急,迤迤然坐下,笑道:“烦劳请你们掌柜的来吧,我有一笔生意要同他谈。”

伙计诧异的看向这一行三人,一位小姐一名侍女和侍卫显然不像是做生意的人,思量他们能有什么生意,还不及回禀,却听老板便从柜台里面出来。

“诸位有什么生意可与在下谈?”

老板自出来目光便紧锁在宁静鸢身上,引得夏茗不满的向身前一挡。

宁静鸢笑着示意夏茗稍安勿躁,缓缓开口:“我要把你这店铺盘下来。”

见老板脸上露出嗤笑之色宁静鸢也不恼:“老板这铺子,生意虽还算兴隆,可我看过,这周围实在不算什么繁华之地,不远处便是官造‘金玉轩’想来生意受到不少影响吧,老板盈利如何呢?”

老板听得这位一语便点破自家店铺的困境,显然不只是胡闹着玩笑,也不敢再轻视,面上正色起来,态度却还是无比生硬:“既是如此,阁下又何必盘下这铺子?这是我家世代基业,小人虽不富足,也万万不会做出出卖祖传基业的事情。更何况您也说了这是我养家糊口的根本,若是卖掉岂不是坐吃山空了!”

宁静鸢摇头笑道;“何必呢?”

说着,起身打量着店铺的装饰:“你这铺子继续经营下去也面临还是关门,何不将它发扬光大呢?至于经营,小女并无什么经验自然还是掌柜的您继续帮我经营。”

这话不仅店老板看不懂宁静鸢的意思,就连夏茗也疑惑起来。

宁静鸢拿出一张纸,笑道:“老板不若细细看看这契约,我来出银两,老板经营,至于这盈利,老板现下盈利如何,除去现在的,我再把剩下的三成分给你,如何?”

老板拿着契纸艰难的开口;“这,这当真?”

在他心里,铺子能勉强支持以及不容易,哪里还能有说的许多盈利,这姑娘莫不是个傻子,自以为有什么经营手段。

宁静鸢也不急,笑着往门外走:“三日后我再来,希望到时能有明确地答复,不急,您慢慢看过在按手印。”

出了门却发现前方的路竟被车马挡住,登马车前,宁静鸢看着远处一出宝马香车,竟带着数十名侍卫,数十名婢女。

宁静鸢驻足,看向马车上下来一名女子。

旁边跟随的侍女急忙围上去,将女子簇拥起来,女子向旁边一看,对身边的侍女耳语,侍女回身挥手,侍卫们急忙滕开道路。

店铺里的客人也早被驱赶出来,待宁静鸢路过时只看到女子早已进入,门外被侍卫婢女围的水泄不通。

宁静鸢坐在车上命宁洛赶马,心底却暗暗诧异;“京中大户人家小姐出门虽也携带侍卫婢女,可这样携带几十人,还要将人群驱赶开的却没有,可这人若是身份真的如此高贵,难道是宫里的?”

只一瞬,宁静鸢便将这念头打消。

今圣上并无已出宫开府的公主,必然不会是公主,可若是其它人也不必有如此大的仪仗才对。

宁静鸢心下诧异却没无半分显露,京中贵族云集,她初入这里,只盼着先能扎根稳定下来。

虽有前世记忆,却也只记得一些大事走向,不敢行差踏错一处。

这也是她为何选择‘珍珑轩的缘故。’

“我们初来京城,根基不稳,若是贸然开铺子怕不熟悉这里的一切风土事故世故,再者再买铺子雇人开设太过麻烦,我又不可能得闲来经营。”

宁静鸢向夏茗讲解着为何要给那店老板如此大的优惠。

这只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

更重要的是,宁静鸢心里暗道,她不能让本家知道这铺子是她的,她们必须有一些独立在本家监控之外的势力才好应对未来的风雨。

这些是她连母亲都没有讲的。

因为现在谁也不会相信,本该是亲人的宁氏本家,才是她们最该防着的人。

宁静鸢将林氏交待给她的铺面一家一家的去看过,却并没有像林氏所说前去接收受而是暗地查访。

宁家根基不在这里,也不过三家铺子,可她心底里防着宁氏本家人早盯上这里,她不能让人知道她今日已经提前入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