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君在上秦玦秦玦胡端公结局完整全文

第四章起卦

辰为天罡,戌为河魁,乃阴阳灭绝之地。

  魁罡命的孩子极难养活,所以在给我算过八字后,他又帮我取了个名叫秦玦。

  玦,意思是有缺口的坚玉。

  天生就是残缺的,除非能够像玉石一样坚硬才能平安长大成人。

  胡端公想用秦玦这个名字帮我镇住魁罡命格,但是和我的命格相比,名字能起到的作用很有限。

  命我自立,福我自修。

  若想改变命运,只有立功德才是出路。

  我没有一技之长,要立功德就必须多读书,只要我能学会书里的东西,就可以通阴阳晓五行,行走人间广积功德。

  当晚我在胡端公家留宿,第二天回家后,我果断处理完所有的家事就此离开了九星湾。

  从此以后我就跟着胡端公,一边帮他照料香烛店的生意,一边跟着他学东西。

我要学的东西很多,除了古体字之外,还要跟着胡端公学阴阳之道。

  而要学阴阳之道,首先要从易经学起。易经是群经之首,万法之宗,周易六十四卦几乎可以推算天地间所有隐秘。

  胡端公说,他和黑衣女人的相识就是因为他偶然起了一卦。

  他起的是个兑卦,兑为泽,于是他就拿起罗盘就去黄河观水。

  顺着河堤走到九星湾,罗盘天池针突然开始急转。

  天池针不仅可以指向,还可以感应空间理气的变化。天池针急转,说明这里的理气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然而,就在胡端公试图推测其中玄机的时候,手中的花梨木罗盘忽然裂开。

  罗盘炸裂,应了兑卦,因为兑卦在易经里本来就有破损的意思。

  随后,胡端公就着这事又起了一挂,依旧是个兑卦。

  这次是第五爻当位,爻辞是悔亡,吉。

  罗盘是胡端公的宝贝,罗盘炸裂自然是让他后悔的要死,在看到这个卦象后,心里略微松了口气,知道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就在那天晚上,黑衣女人找到了他。

  黑衣女人要胡端公帮她做一件事,事成之后送他一样东西来弥补他罗盘炸裂的损失。

  “她要你做什么?”听到这里我问道。

  “引你入门,传你阴阳之道。”胡端公说道。

  “那她又给了你什么呢?”我又问道。

  “就是那片鳞。”

  “那她可真够大方的。”我撇撇嘴悻悻说道。

  开始我还以为鳞是给我的,毕竟是在我娘棺材里发现的。

  直到胡端公将它做成了罗盘,我才知道鳞是他的,黑书才是我的。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半年过去了。

这半年里我学会了认古体字,学会了演卦。

跟在胡端公身边耳濡目染,也通了点风水算命的门道。

  这天,胡端公被人请去看阴宅,我在家守着他的香烛店。

  半下午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进了店。

  他进来的时候我正在椅子上坐着,起来招呼他的时候,用力过猛,咔嚓一声椅子折了一条腿。

  我随心起了一卦,是个剥卦。

  不利有攸往。

  男人是打黄河对岸的李家村过来的,想找胡端公问个事。

  我告诉他我师父出门了,不知道啥时候回来,想问什么可以和我先说一声。

  胡端公是我的引路人,也算是我的师父,不过他自己从来不肯认,说他没有资格做我的师父,只在人前让我这么称呼他。

  开始男人还不肯说,左等右等不见胡端公回来,才和我说起了他的事。

  他叫李明亮,媳妇临盆在即,他心里却一直很不安宁。

  他媳妇这次怀的是第三胎,头胎是个儿子生下来就是个死婴,第二胎是个女儿,两个月的时候从床上掉下来摔死了。

  这第三胎怀上之后,他也没心思出去打工,在家专门守着媳妇就怕再出事。

  怀孕以来倒也没出过什么意外,眼瞅着临盆在即,最近却经常做起了噩梦。老梦见自己被困在一片竹林里,怎么都走不出去。

  在李明亮说他的事的时候,我给他看了眼面相,子女宫没看出问题,但是他的印堂却有一道很明显的竖纹。

  印堂的竖纹俗称斩子剑,学名玄真纹,主克子女。

  我正要说破,胡端公从外面回来了,看见李明亮忍不住眉头一皱,张嘴问道:“你家是不是和蛇结过仇?”

李明亮被胡端公突如其来的一问,微微楞了一下说没有。

  胡端公也没急着催问,先让他把来意说完。

  等李明亮又把自己做梦梦见困在竹林的事情说了一遍,胡端公再次问道:“你再仔细想想,你家到底有没有和蛇结过仇。”

  连续两次问同一个问题,李明亮也意识到胡端公不是在和他开玩笑,点上一根烟认真回想起来。

  这一想,他还真想起来一件和蛇有关的事。

李明亮大儿子出生是在半夜,他骑着摩托车去请稳婆的路上,压死了一条过路的蛇。

  胡端公听完叹了口气说道:“蛇轻易不会过道,尤其是在半夜。半夜遇到蛇一定要避开,因为有可能是过道的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