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傻婿方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方程楚楚章节目录完整版

李文斌的表现,让李国忠和他的妻子完全惊呆了。

方程立马跟上,撵上了李文赋,把李文赋完全击晕。

“斌斌!”李国忠的妻子陈蓉看到这一幕,顿时气得浑身发抖,“为什么要打我儿子,为什么打斌斌!”

她一边大喊大叫,一边决心要把儿子从方程手里抢过来!

方程皱眉,“你的儿子被污秽的东西缠住了,我要把这污秽赶出去。”

方程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胡说八道,我看你才是污秽吧!李国忠,你从哪弄来的骗子!斌斌是他随便打的吗?只是生病罢了,被污秽附身,真是乱弹琴!”

陈蓉满脸的唾弃,看着方程怎么看怎么讨厌。

方程皱眉,这个污秽的影响真是有点厉害了,陈蓉的想法也能被影响到。

“方先生…”李国忠皱起了眉头,刚才是方程说的,这听起来的确有点荒谬。

在当今社会,鬼神的理论毕竟站不住脚啊。

更重要的是,李国忠是书记,有一颗自由、平等、正义和法治的心。

这种唯心主义的东西怎能被接受呢?

方程知道,所以起初他也不想说太多,不过目前来看,陈蓉明显妨碍他救人的计划了。

幸运的是,刚才被嘱咐去弄玉观音,很快就送过来了,方程立即把东西捏在手心,咬破手指,往上边滴了一滴自己的血!

然后他用沾着血的物件放在李文赋的眉间。

马上,李文赋身子完全软了下来,有东西好像从他身子里掉了出来!

方程看到阴影走出的那一刻,灵力灌注到银针上,顿时向着黑影一抛!

然后陈蓉和李国忠惊奇地看着银针仿佛扎中了他们从没见过的一团影子,然后跟着就掉在地上!

但就一会儿工夫,那个黑影完全消失了!

过了那么一会儿,方程才放松了精神,目前来看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剩下的就是给李夫人检查一下,检查谁在搞鬼就行了。

方程是放松了,但是李国忠和陈蓉却目瞪口呆。

两个人确信自己完全正确,那个黑影是真真实实出现了,绝对不假!

陈蓉吓得说不出话来,坐在床上瑟瑟发抖,怀里抱着李文斌。

方程看到这里宽慰道:“请放心,你妻子现在是为那件事心烦意乱,等我把刚才的污秽完全清理完,她就会好起来的。”

李国忠呆板的点了点头,他现在也打定了主意不乱说话,立即跟着方程进了院子。

方程环顾四周,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反常的东西,忽然他想到当他第一次进入李国忠的房子的感觉。

然后方程走到门口:“李书记你近期是否收到比较奇怪的礼物?”

李国忠现在也回过神了,毕竟他是阅历和经验丰富的人,这些承受力还是有的。

“奇怪的礼物?”李国忠想了想,“没有。”

方程也有些疑惑:“那你有没有惹过什么样的对头呢?”

“有,你这么一说我就反应过来了,也就是一年前,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梁正阳来看我。想拉拢我加入他的行列,但我没同意。”

方程点了点头,这事儿应该就是这个梁正阳捣鬼了。

然而,他没有办法证明,肯定不能妄下结论。

“他从哪里离开的?”方程再说话。

“他?我想想,那时候我甚至没有让他进门,因此我直接和他连面都没有见,关着门说话,当时他的位置应该在那里。”李国忠指方程墙的左边,门旁边的墙脚。

方程有些说不出话来,这李国忠太谨慎了。

连门也不允许进去,难怪对方会下黑手。

于是,方程仔细的检查了门周围,突然之间,墙角下边有个半透明的小玩意吸引了方程的目光。

方程立即把它挖了出来。

这是一块石头,确切地说是玉。

但让人诧异的是,这玩意儿不是冷的,通体都是热的,摸着还烫手。

就在这个玉石表面,有一种浓烈的黑气,浓烈程度比昨天毕山带来的元青花上边的,厉害百倍!

方程稍微用了点劲儿,将玉压碎了:“行了”。

“行了?”李国忠不了解情况的问道。

方程点头。“没错,好了,你自己感觉一下shen体的情况。”

李国忠晃了晃脖子,让他诧异的是身体的沉重感消失了,身体机能似乎瞬间好起来了,原本疼痛的地方都好了。

想到这里,他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恰好碰上陈蓉揉着头站起来,回到了她之前那温柔的样子。

“我……怎么了?”她不敢相信地看着李国忠。

“老天啊……”李国忠咽了口唾沫,扭过身看着方程,正要跪下。

方程抓牢李国忠:“别这样李书记!我只是个医生而已。”

李国忠了解,但也要赞扬,毕竟人家把自己的顽疾给解决了,那么多专家都束手无策,这方程是有大本事的人。

此刻,他彻底看明白了。

“行,但是之前说好的事情,您可不许再推辞了,不然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啊。”李国忠笑了,并更加认真地对待方程。

“你也给我姐出过诊,就按老价格给您吧,另外,我准备送你一个医馆,你觉得怎么样?”

医馆吗?

方程一时也没留意到这一点,毕竟他从来不曾想过要一直当个医生。

但这几天,医治好别人的那种成就感,让方程很享受。

“行。”

如果能帮助别人,学到的本事也不算蒙尘,即便将来寻到父母,二老也会引以为荣吧。

收到李国忠的感谢后,方程正要离开时,李国忠突然一拍脑袋。

“哎呀,我姐这边还交代了一件事。”李国忠说道:“还好没忘。”

“你这边还有上次给她用的那种药吗?我姐准备和你合作,价钱肯定不会亏待你。”

方程愣了一会儿,治李婉脸上的药吗?

“有,她准备弄多少?”

“这个我不清楚,要不,我告诉她回来找你,我让她自己和你联系吧。”李国忠不清楚俩人应该怎么合作,所以干脆让方程和李婉直接沟通。

方程同意了,婉拒了李国忠要送自己的提议,独自一个人回家。

现在天也晚了,不过这里到楚家也不算太远,刚好可以溜达溜达。

从前,方程想过自己平凡的一生,去上学,进入社会,结婚,生子……

但是父母突然莫名的失踪,神秘老人的青睐,忍辱负重的这十年。

就连大学的生活都是一种屈辱和折磨,他忍受了这么多年的指责和耻笑。

等待了这么多年,昨天才算是重获光明。

方程想着心事,随意的在路上散步,漫无目的之中来到了一条小巷,结果后边传来了纷乱脚步声。

刹那间,方程浑身一惊,突然停了下来。

“什么人?”

他回头看了看。“出来吧!”

“哦,还挺机灵,但那又怎么样呢?”从暗处一个身影渐渐显现,他的脸上带着仇恨。

“方程,我承认你确实很牛逼,然而这次,你给我去死吧!”

方程的眸色一闪,清楚地看到了来客,顿时就淡淡的笑了。

“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你。”

那人露出面目,正是邓宏胜,企图加害方程。

“是我,你就算认出来又怎么样!既然猜到了,那就别让我费事儿了。自己把你的双手砍下来,咱们的梁子就揭过去了。”

邓宏胜双臂交叉,一脸戏谑地看着方程。

他不清楚方程不再是过去的方程,更不清楚方程现在和李书记的关系。

如果他知道这件事,他今天就不敢来了。

“自断双手?不知道你能做到吗?这个要求我恐怕答应不了,但是你的双手我倒是可以帮忙。”方程他摇摇头。“邓宏胜,之前我什么也没做,不是因为我怕你,仅仅是因为我不喜欢惹麻烦。”

邓宏胜笑了:“胆小就是胆小,啰嗦什么,傻瓜喜欢YY,你肯定是其中翘楚,我也不和你废话了,不想自断双手,那也没关系。”

“伙计们,把他的双手砍下来给我,这些钱就是他的了!”

邓宏胜话一说完,黑暗中一群人就窜出来了!

方程怒火升腾,这个邓宏胜还真有废了他的打算,好吧,那也没必要再忍让下去了。

冲出来的一些人基本上是社会上的混混,尽管手里边都拿着一些管制性的武器,可是这对方程来说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方程简单地向前走,步履轻松,几次飞踢,这些人都全部趴到地上。

原来冷笑着看戏的邓宏胜,脸一下子僵了。

“你……这是什么情况?”

方程不是一只没用的垃圾废物吗?废物能这么厉害吗?

为什么不按他想的套路来呢?

邓宏胜目瞪口呆,看着方程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吓得脸色都变了,大叫一声转身逃跑了!

“喂,你别追过来!”

方程没有赶上去,仅仅望着邓宏胜,眼神嘲讽,好像在看个傻瓜。

他背着手摇了下头,转身离开。

现在能引起他关注的,就是李国忠提到的那家医馆。

当他到了家,客厅完全关了灯,方程直接走到二楼,除去身上的衣服,刚才打人的时候,身上有点脏,不洗干净感觉不舒服。

哪知道方程脱完要进洗澡间时,楚翘刚从里边出来,身上就裹了一条毛巾。

两个人就这样没有防备之下,撞到了一起。

“方程!谁让你不打招呼就进浴室的!快滚!”楚翘脸气得通红,然后啪的一下把门又给关上了。

方程拧着眉头,不理解这个女人的怒气怎么说来就来,不过再怎么样,方程也不会和楚翘计较,方程打算去大卫生间去洗澡。

但忽然之间,楚翘的手机在旁边的床上震起了铃。

方程回头看看,居然看到了备注来电是–老公……

嗯?

方程愣住了那么一会儿,他……

被扣上了一顶帽子?

而且,还是草原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