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罗神尊免费试读(秦嬴苏予杺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欧耶!”

“你爸爸输了!我爸爸最豪横!”

兮兮兴奋的大喊大叫。

徐小波则一脸郁闷。

徐小波胖胖的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爸爸会输,难不成爸爸今天早饭没喝牛奶的缘故?

妈妈不止一次说过:不喝牛奶就会没有力气。

“一定是的!”徐小波迅速为徐璈找到了一个理由,并且暗暗发誓等放学回家一定要督促爸爸喝牛奶。

一次性喝上几十杯!

“苏子兮,男子汉说话算话,你赢了,我认你当大哥。你让**什么我就干什么。”

徐小波倒是很光棍的说道。

兮兮得意的翻个白眼:“你敢不认,我就让我爸爸打你!反正你爸爸也打不过我爸爸……”

“……”

徐璈眼皮一颤。

自己这一输,似乎把儿子的未来都输进去了啊!

“起来吧!”秦嬴冲徐璈伸出手。

徐璈犹豫一下,还是拉住秦嬴的手站了起来。

“谢谢。”徐璈轻声道谢道。

只不过看得出来,徐璈眼中除了感谢之外,还有一丝丝的不服气。

这也正常,毕竟徐璈是纵横西杭的一方枭雄。

要是轻易就服气了,那才不正常呢!

秦嬴轻笑一声,指了指两个孩子:“他们都握手言和了,难不成我们作为家长的还要继续仇视吗?另外,我想徐先生初来乍到,可能有些事情没有打听清楚。”

“什么事情?”徐璈一愕。

“比如:兮兮全名苏子兮,她的妈妈叫做苏予杺。”秦嬴轻描淡写道。

“什么?”

下一刻,徐璈就全身一震,表情凝结。

他万万没想到,兮兮的妈妈竟然是江州赫赫有名的女强人苏予杺!

若只是苏予杺也就罢了,最关键苏予杺背后的苏家是江州霸主!

在西杭市,他徐璈或许还能跟苏家蛮横一下。

但是在江州市,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跟苏家蛮横!

一想到自己差点就跟苏家结仇,徐璈就忍不住后背生出一身冷汗。

他嘴巴张了张,艰难开口:“是我鲁莽了……我向苏小姐以及秦先生道歉。有机会的话,我做东,请苏小姐跟秦先生吃个饭。”

徐璈立马摆出低姿态,愿意请酒赔罪。

只是秦嬴却不敢答应。

毕竟他只是兮兮的冒牌爸爸,更不是苏予杺的真正男朋友。

万一答应了,到时候苏予杺问起,保准露馅。

“吃饭就算了。只要小孩子能够友善互爱、快乐成长,咱们做家长的就知足了。”

“秦先生这话说得对,这也是我们做老师的初衷。”女教师适时的插话道。

“那我就告辞了。秦先生再见,林老师再见。”徐璈冲秦嬴跟女教师分别抱拳,就要领着徐小波离开。

“等一下。”

秦嬴却忽然喊住徐璈。

徐璈疑惑的转身,不知道秦嬴要干什么。

秦嬴犹豫一下,似乎在想要不要说。

随后,还是开口道:“徐先生近两个月多注意身体。”

“啊?”徐璈一脸茫然。

他身体好得很啊!

不过出于礼貌,徐璈还是点点头:“多谢秦先生提醒。秦先生也一样,多多保重。”

说完徐璈转身离去。

看着徐璈背影,秦嬴摇了摇头。

看来徐璈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还以为秦嬴只是客套之词。

实际上,在跟徐璈掰手腕的时候,秦嬴就敏锐察觉到徐璈体内存在一股异常紊乱的气息。

这应该是徐璈修炼某种内家功法导致的。

两个月之内,那股气息必然会发展到威胁徐璈生命的地步,届时徐璈不死也残。

只是这种话秦嬴不方便明说,习武之人最忌别人窥探隐私。

古时候连传授徒弟拳法都要找个偏僻无人的地方,一旦被人看到,就等于偷师结仇,必须分出一个生死才算完事。

而徐璈修炼的极可能是某种失传的内家功法,更不可能允许秦嬴窥探打听了。

“尽人事听天命吧。”秦嬴叹口气,不再多想徐璈之事。

“林老师,既然两个孩子的矛盾已经化解,那我也告辞了。”

秦嬴冲女教师道。

“哦,好的。”女教师有些慌乱的点点头。

她却是还沉浸在秦嬴带给她的震撼之中,久久无法自拔。

秦嬴牵起兮兮的手:“走,爸爸送你回教室。”

兮兮则一脸乖巧的跟在秦嬴后面,朝教室走去。

只是在出门之前,秦嬴忽然回头:“对了,林老师。你那篇吐火罗文的论文,有三处是错误的,我已经给你用红笔标注出来了。”

“什么?”

女教师一惊。

赶忙看向办公桌上的论文。

果然就看到自己精心准备的论文上,有三处红色标注。

虽然另外两处女教师没看懂,但是其中一处却是一下豁然开朗。

毫无疑问,秦嬴不是随笔乱写,而是实打实懂这种几近失传的古代文字!

“您……竟然也懂吐火罗文?”

女教师下意识用上了“您”这种谦称。

要知道,整个华夏懂吐火罗文的人都屈指可数。

女教师若非大学时候选择的语言专业,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这种文字。

“谈不上懂,机缘巧合接触过而已。”秦嬴淡淡道。

这倒不是秦嬴故意装比,而是事实如此。

秦嬴当年为了研究某种佛门失传的密藏医术(佛教原始传承就是从吐火罗文而来),特意学习过吐火罗文。

而且师从的还是吐火罗文的国宝级专家季先生!

有这种师承,指出女教师论文中的错误也就轻而易举了。

“这样啊……”女教师沉吟一下。“那有机会的话,我可不可以请秦先生吃个饭,顺便向秦先生请教一些有关吐火罗文的问题?”

“到时候再说吧!再见,林老师。”

秦嬴没有答应,而是挥挥手,带着兮兮离去。

剩下女教师遗憾的目光,久久盯着秦嬴,不肯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