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开元圣事》小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李瑁嫣儿杨玉环小说阅读

惠妃楞了一下。

瑁儿,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从前的他,绝不会这样跟自己说话,亦从没有给过自己这般强硬的感觉。

惊疑,终是被欣喜压了下去。

瑁儿醒了,比什么都重要。

“你们都下去吧。”

“嫣儿留下!”

惠妃看了一眼跪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少女,随后又看向了一众目瞪口呆,立在原地的侍女、太监,柳眉便是微微一蹙,厉声喝道:“寿王的话,都没听见么?”

众人连忙躬下身子,迈着急切的小碎步倒着退了出去。

大门再次闭上,又将阳光隔在了外间,但李航却不再觉得阴冷、压抑。

“母妃,嫣儿中了毒,请母妃救她。”

单刀直入,语气坚定。

惠妃扭头看向嫣儿,少女立刻伏得更低了些,整个上半身都几乎贴在了地面上:“娘娘恕罪,奴婢……”

“母妃,此事与她无关,是有人要害我,她并不知情,只是无意中替我喝下了那碗毒药。”

少女的娇躯微微一颤,似乎想要抬头,但最终还是一动也没动。

惠妃眉头便是一蹙:“何人竟如此歹毒?瑁儿你没事吧?”

竟是直接忽略了嫣儿,而且,嘴上虽这么说,但看她的样子,却是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

李航很想直接告诉她,那个歹毒的人就是我的亲弟弟,你的另一个儿子,但话到嘴边,还是忍了下来,眼下情况不明,少说少错。

但嫣儿不救却是不行的:“母妃,我没事,但是嫣儿她……”

“瑁儿没事就好,一个奴婢而已,为主而死,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瑁儿不必太过挂心。”

李航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这个母妃,怎么如此无情?

他不由得又看向了嫣儿,少女微微抖动的肩膀让他心头一痛,正要再开口,先前那个拖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禀娘娘,盛王求见!”

李航心头便是一凛,要杀自己的人,又来了!

惠妃却是展颜一笑:“琦儿来了,快让他进来。”

说罢又朝着李航说道:“你这弟弟从小就爱跟在你身后,你昏迷的两年,也是他四处求医,如今你能醒转,他当居首功,你可要好好谢他!”

话音刚落,一个俊朗的少年便昂首阔步的走了进来,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但已生得十分挺拔,在一身绛紫蟒袍的映衬下,端的是英武逼人,气质不凡。

走到堂中,这少年納头便跪:“儿臣李琦,见过母妃!”

惠妃宠溺的看了他一眼:“快起来吧,你哥哥醒了,这还要多亏了你。”

李航的眉头立刻皱得更紧了些,暗暗庆幸先前没有直接将李琦准备毒死自己的事儿告诉惠妃。

而且,不难推测,李瑁这一睡就是两年,恐怕也少不了李琦的功劳,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又看向了嫣儿,她跟李琦之间,究竟又是什么关系?

思忖间,李琦已然站了起来:“母妃,儿臣一得到消息便赶了过来,皇兄现在如何?”

看着他那满是关切的眼神,李航心里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心,但他还是装着咳嗽了两声:“身子乏力,头有些晕,似乎要发热。”

话音一落,便在李琦的眼底捕捉到一丝不易察觉的如释重负。

听他这么一说,惠妃又紧张起来:“还是叫太医来瞧瞧吧……”

“不用!”李航坚定的摇了摇头,“母妃,孩儿睡了许久,脑子有些混沌,现下是什么年月了?”

“可怜的儿……如今已是开元二十五年,今日刚好便是中秋节。”

说到这里,突然便是一顿,然后又狠狠的瞪向了嫣儿:“团圆之日,王妃不在此间陪着瑁儿,又跑哪儿去了?”

嫣儿连忙答道:“回娘娘,王妃卯时便去了花萼相辉楼,只怕此刻尚不知殿下已醒!”

“花萼相辉楼?”惠妃楞了一愣,柳眉再次微微蹙起,“陛下让她去的?”

嫣儿没敢答话,倒是李琦接了过去:“母妃,是四皇兄让嫂嫂去的,说是父皇近日兴致不高,嫂嫂善舞,故此请她为父皇解忧。”

“哼,又是他……”

“母妃,德妃最近怕是也日渐跋扈了吧?”

便在不知不觉间,这母子二人仿佛忘记了李航的存在,自顾自的聊了起来。

而此时的李航,也早已经呆若木鸡!

名为瑁,封号寿王,母亲是惠妃,弟弟叫李琦,开元二十五年,长安城,花萼相辉楼,老婆善舞,而且名字中还有个“环”字……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同一个人。

唐玄宗的十八子,杨贵妃的前夫。

千古第一绿帽王,中外驰名窝囊废——李瑁!

呵呵,老天爷,你可真是会跟我开玩笑啊。

上辈子,就是为了一个女人……

既然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又为何非得是这个身份?

武惠妃是什么人?

那是为了推自己的儿子上皇位连太子都敢杀的狠角儿。

大唐皇室是个什么环境?

从玄武门开始,兄弟相残,父子反目便成为了传统项目。

对了,还有唐玄宗李隆基,一手缔造了歌舞升平,万国来朝的开元盛世,又活生生将这盛世推向了深渊,安史之乱,他为罪魁!

他还看上了自己的儿媳,李瑁的老婆,为了霸占杨玉环,简直就是不择手段!

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做下了这样的事,得到了这样的人……呵呵,也就是这位寿王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否则的话,杀他一百遍李隆基也不会嫌少!

但现在,原本属于他的一切,都是自己的了。

夺妻之恨,他能忍,自己能忍么?

怕是忍不了的,有些事,要经历过才知道有多痛,而那样的痛,比死更让人绝望!

那等莫大的屈辱,我此生,宁死也不再受!

但引颈一死,又有何用?

真正有用的,是力量,是足以捍卫尊严,守护一方的力量!

想到这里,李航下意识的看向了武惠妃,他眼下所能依靠的,怕也只有这个目前还独宠后宫,而又心狠手辣的母妃了。

她不知何时已坐到了一旁,与李琦正在谈论的,是中秋宴的事情。

盛王李琦小心翼翼的应答,每一个字都无可挑剔,但眼神,却总是有意无意的飘向李航。

李航也不去打断,静静的听着,他需要更多的信息。

终于,武惠妃有些坐不住了,又走到李航身边,爱怜的抚了抚他披在脑后的长发:“瑁儿,你好好将养,母妃明日再来看你。”

李航轻轻点头:“母妃无须为孩儿担心,带孩儿身子好些,便去给母妃请安。”

武惠妃笑了笑,又嘱咐了几句,便欲离去。

李琦也起身告辞:“那我也不打扰皇兄了,皇兄保重!”

李航便是微微一笑:“阿弟若是无事,可否暂留,我倒是有很多话,想与阿弟好好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