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少夫人来当家》左沐云季以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楚依刚才吓得失态,这会又见是个孩子,当即想要发作,结果余光扫过季夫人不仅没有怒火,反而担忧地看着小孩子时,她也立马转了态度,“没有的事,就算伤到阿姨也没关系。”

她不知道眼前这小孩是谁,但看那花瓶也价值不菲,季夫人却没有丝毫怜惜,更无怪罪孩子的意思,她心里惴惴不安,季家什么时候冒出个孩子来。

“这孩子是?”

“啊,是以霖和左沐云的孩子,小名小右。”季夫人看了眼楚依,“我也是刚知道,就赶紧把孩子给认了回来。”

“什么?!”楚依唇色霎时惨白。

小右悄**笑了,圆滚滚一**趴到她怀里去,穿着鞋的脚不断踩在她裙子上,他却睁大眼睛问,“怎么了?楚阿姨不喜欢我吗?”

“怎么会,阿姨最喜欢你了。”楚依扯起嘴角。

新买的裙子,特地提前预定了一个月设计,就是为了这次见到以霖能打动他,结果被这毛孩子一个个鞋印踩得脏乱不堪。

眼看他还要爬到她名贵的包包上面,楚依再也忍不住端庄,伸手就要将包包拽回来,结果用力过度,竟然直接把小右给推了下去。

地上还是一地的碎瓷瓶片,眼看小右就要摔下去,季以霖反应迅速,先一步接过了孩子。

小右缩在爸爸怀里,哇地一声就哭了,声嘶力竭,“楚阿姨原来根本不喜欢我,楚阿姨骗人!”

季夫人这时也冷了脸,“大人们的恩怨不要牵扯到小孩子身上。楚依,你这就有点太过分了!那可是一地的碎片!”

楚依只觉得委屈。

“我……我不是故意的。”

然而这话也显得过于苍白无力,季以霖根本没搭理,抱着小友就上了楼。

见楚依红着眼眶欲言又止的样子,季夫人叹了口气,“你先回去吧。”

“那……我改天再来看您。”楚依无奈,只能拧着包包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小右房间里,一大一小坐着,大眼瞪小眼。

“不哭了?你这变脸速度堪比四川变脸啊。”季以霖似笑非笑的望着这个缩小版的自己。

“目的达到了干嘛还哭?我可是男孩子!”小右一脸沉稳的老成样子,差点让季以霖笑出声。

“所以刚才你是故意的?因为不喜欢那个阿姨?”

小右无语的看一眼季以霖,摇了摇头。

“你错了,是任何阿姨都不喜欢!只要对你有想法,有企图的女人,我都会扼杀在摇篮里,你只能是我妈咪的老公!”

“所以,季先生,想要完整我们这个家吗?”

完整我们的家……

这句话让季以霖内心触动了一下,看着这么乖巧懂事的儿子,不知不觉中他伸出手揉了揉小右蓬松的头发。

“人小鬼大!”

“哎,男人的头不能乱摸,这么大个人了,没个爸爸样……”

噗……

季以霖没忍住笑出了声。

“好,不摸。所以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小右蹦下椅子,迈着小短腿跑到季以霖面前,“首先你得知道妈妈的喜好和雷点,怎么进攻是你的事,我负责助攻,能不能追回妈咪就看你的本事啦。”

手机**闹腾的时候,左沐云正对着设计稿咬笔尖。

拿起手机见显示是季以霖的名字时,她怔了怔。

“我在楼下,十分钟。”

“……”真是个祖宗!

出了电梯就见季以霖那辆豪车停在门外,左沐云上了车。

“前夫有事?”

“我是来和你谈小右的抚养权。”季以霖强压怒火。

左沐云眼神变冷,“不可能,我说过,你别想做梦抢走小右。”

“左沐云!你别得寸进尺!”季以霖紧紧盯住她。

“干嘛?光天化日你凶什么凶?还想杀了我不成?”

左沐云话音刚落,下一瞬,车就猛地窜了出去,她整个身体都突然撞在了后椅背上。

“季以霖!你疯了吗!”左沐云双手下意识抓住旁边的东西,另只手正好就抓住了他的手臂,她还毫无意识,只怒瞪了他一眼,“还不停下!开这么快,想跟我做亡命鸳鸯吗!”

“呵,也不是不行。”季以霖咬牙,神情阴冷地盯着前方。

车窗大开,冷风呼啸而过。

然而车速不降反升,眼看海浪高高卷起,汹涌就要扑来时,左沐云抓紧了他的那只手腕,无意喃喃道,“阿霖……”

急刹瞬时响起,尖锐的声音响彻整片海域。

半晌,左沐云才听到身旁的男人,低沉到沙哑的声音,“左沐云,五年前,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五年前

季家是帝都最悠久的存在,也是最显赫的名门。那时他们并不像如今这么低调。

在外,季家是第一世家,在内,不论主人还是佣人,都无一不趾高气昂,外人却无人敢说只言片语。

左沐云就是这个时候嫁进了季家,引世界之瞩目,却也被世界道其哀怜。

左家虽也是名门望族,但较之季家还是不及,当时左沐云又才华正茂,攀高枝儿地嫁进去岂不是要受尽委屈?

不仅外人这么想,当时季家人也是这么想。

所以新婚当夜,左沐云就独守了空房。

不过她根本无所谓,该吃吃,该喝喝,活得没心没肺,自得其乐。

可季夫人不满意啦,本来就低娶了,还不给季家传宗接代,那这媳妇拿来干嘛?

因此朝着左沐云一阵数落,命令她必须快点和季以霖同房。

不得已,左沐云只能去爬季以霖的床,甚至还穿上了若隐若现的性感睡衣。好在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果然季以霖见状毫不犹豫的就吃了她。

只是过程嘛,让左沐云呲了牙。

简直不要太粗鲁,疼到她禁不住出声。

“你轻些,我知道你厌恶,但这是李夫人的意愿啊,别折磨在我身……”

话还没说完,身上的人突然顿住,冰冷刺骨的声音随即压了下来,“你做这些只是因为她的吩咐?”

“不然呢?”不然她为什么这么不自重。

季以霖眸色倏然阴冷,一只手紧紧掐在她的腰上,比先前更加的用力和勇猛,几乎要把她做死在这张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