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苏九歌陆深远的小说 《钟情九歌意深远》 全文免费阅读

次日苏九歌接到了新剧开拍的消息,第一场就是吊威亚,有足够的危险系数,但是为了展现自身的敬业,她毅然的拒绝了,没有丝毫地迟疑。

导演看着在工作人员帮助下这在绑威亚的苏九歌,心底油然生出了一丝的担忧,毕竟这年代的基本上都会找武打替身为的就是确保演员的安全,更何况他们剧组又不差这点钱。

想到这里,他清了清嗓子,语气中带着少许的试探,“九歌,你确定不需要替身?万一……”

话还没有说完直接被女人给打断了,苏九歌紧了紧绑在身上的威亚工具,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导演不用担心。

导演拿着对讲机坐在了屏幕面前,细细品尝着重现出来的效果,时不时和坐在一旁的副导演交谈几句。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男人从街角走了出来,阳光打在他乌黑的头发上显得整个人格外的俊逸,人群里顿时发出了一阵阵骚动。

耳边传来一阵熟悉而又低沉的男音:“刘导,一切都还顺利吗?”

导演往旁边靠了靠,腾出一块小空地,抬了抬架在鼻梁的眼眶,简洁地说了一下拍摄情况,“林总来了啊,都挺顺利的,不出意外预期内可以完成整部戏的拍摄。”

男人用余光瞥见了显示器上的一抹熟悉身影,直接明了地询问道:“苏九歌表现怎么样?”

刘导在脑海里回想了一下拍摄情况,深思熟虑后给出肯定的答复,“是个可造之材。”

末了,他好似突然想到什么,眸子里泛起一抹戏谑,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旁敲侧击道:“你该不会对苏九歌有什么其他想法吧?”

刘导和林彦是长期合作伙伴,不仅如此还是多年好友,有些话他也不喜拐弯抹角,直接了当更让人来得舒服。

站在一旁的男人眼睛直直地盯着戏内的女人看,眼眸上染上了一层笑意,眉宇间皆是柔情,没有反驳,直接承认,“嗯,而且还不止一点想法。”

这是两人认识如此多年,第一次林彦在他面前承认自己对别人的情感,足以看得出来苏九歌在他的心上分量有多重。

正当准备换下个场景拍摄的时候,悬在空中的苏九歌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身子在一点点往下沉,顿时心头一紧,抬头一看最上面的接口开始出现断裂的迹象,随后她的身子以自由落体的速度掉落在气垫上。

现场有不少人目睹了这一幕,皆发出惊呼,现场所有的拍摄全部暂停,所有人一窝蜂地围上去查看情势。

林彦以最快地速度挤开人群冲了上去,满眼都是担忧,额头冒着密密麻麻的汗,一颗心顿时被提到嗓子眼来了。

他一把将晕倒在气垫的女人搂在怀里,宛如珍宝,深怕一用力就会碎掉,满眼满心都只有苏九歌一个人。

“九歌!”

“苏九歌!!”

“别睡,快醒醒!!!”

“快叫救护车。”林彦奋力冲着人群吼了一句,一把抱起陷入昏迷的女人往外面冲,这是第一次林彦如此情绪失控。

而与此同时陆深远也接了片场出事的消息,秦书快步地从门外走了进来,微微俯身,将嘴唇贴了上去,刻意压低声音,一五一十地禀报道:“陆总,苏小姐那边出事了。”

陆深远的眸子里顿时划过一丝惊慌,抬手示意暂停会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薄唇轻启,“今天会议先到这里。”说完,迈开那双修长的腿朝着门外走去,站在一旁的秦书也立马跟了上去汇报情况。

一会议室的人都愣住了皆是一脸的震惊,大家四目相对,随后开始交头接耳。

“陆总这是干嘛去了?”

“难不成是陆老爷出事情了???”

……

上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是因为陆老爷子身体出现状况,而这一次为的是苏九歌。

当苏九歌醒来的时候,引入眼帘的是医院的天花板以及坐在一旁盯着她看的林彦,从威亚上掉下来后她没有任何的意识,隐隐约约记得有人在叫她的名字,然后整个人就彻底昏过去了。

林彦看着躺在床上女人逐渐苏醒过来,那颗悬在半空中的心总算安心落地,缓缓出声,“你醒了?先好好休息,我去叫医生。”

说着,正准备抬脚往外走,一双小手扯住了他的衣角,随后耳边传来一阵清甜的女音:“不用的,我已经没事了。”

女人一只手撑在床上奋力起身,靠在床头,那张原本苍白的小脸逐渐恢复了少许的血色,低头看见自己正扯住某人的衣角,恍惚间她立马收了收手,顿时病房内陷入一片沉寂,两人面面相觑。

片刻后,苏九歌下意识地舔了舔下嘴唇,伸手理了理发丝,淡淡地开口道:“谢谢。”

冰冷而又简洁的两个字让林彦感觉到了明显的疏远和距离感,就像是两人之间有道隔阂似的,无论时间的长久依旧都在。

他努力地缓和两人之间的尴尬氛围,“应该的,毕竟是在片场受的上也怪我们安全方面工作没有做足。”

话未落音,病房的门被毫无预兆地推开了,男人风尘仆仆地赶来,原本被处理的一丝不苟的发丝有少许的凌乱。

苏九歌能够感觉到一股**裸的寒意透了过来,她下意识地紧了紧衣服,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病房内的气压有所改变。

陆深远看着站在床边有些眼熟的男人,下意识地挑了挑眉,精致的五官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全身上下散发出一阵冷凌感,感觉站在十里开外就能冻成冰。

女人被打量的有些发憷,伸手拿起放在一旁水杯饮了一口,耳边飘来一句冷不隆冬的话,“看样子是没事了。”

鬼知道陆深远听到苏九歌进医院的时候,一路上都是闯红灯狂踩油门,结果慰问的话到了嘴边却变了个味像是过期了一样。

此话一出,苏九歌猛地被呛了一下,讪讪地放下了手中的水杯,心里暗自地吐槽道:这是看望病人的态度嘛?要是不情愿干嘛还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