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有钱又很甜》秦翡齐衍全部章节目录

几个少年面上不动声色,内心还是有些忐忑和激动的走进来。

里面和平常的酒吧要说不同那么就是里面的珍贵了,橱柜上的酒全部都是珍品,里面的装修富丽堂皇,处处彰显着豪横。

酒吧里人很多,舞池里形形**的男女疯狂的摇摆着自己的身体,空气中弥漫着酒精和荷尔蒙的味道,嘈杂震耳的音乐声掩盖着不能言说的理智,似醒似醉。

齐邵迟微微蹙眉,这样的地方他不怎么喜欢,太吵。

倒是郭子阳一直都处于兴奋的状态,齐邵迟一度怀疑郭子阳拿自己的生日当幌子。

郭子阳瞪大眼睛,如同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拉着齐邵迟,得意的道:“这里就是不一样,你看看那个中心的展示柜里的酒,好多都已经绝版了,这些加起来上亿了,迟子,我敢保证咱们同岁里咱们绝对是第一个来这里的人。”

齐邵迟眼睛眯起,看着占据着整个吧台的身影,语气里带着打趣的对郭子阳说道:“第一个吗,老郭,你自己看看那边是谁?”

听齐邵迟这样说,周围几个人都看了过去。

郭子阳也疑惑的看过去……

“**,她怎么在这?”

几个少年看过去就见一个年级不大的女生独占整个吧台,十分豪横的仰头喝下一杯酒,她的周围摆放着是几个杯子,可见已经喝了不少了。

听见郭子阳的话,几个少年问道:“老郭,你们认识啊,谁啊?没见过啊。”

但凡圈子里的人,他们多少都会有过照面,可是明显眼前这个极其好看的女生他们是不认识的。

不是圈子里的人,还能进来这里?

“看来这里也不是很难进啊,老郭,你夸大其词了吧。”其中一个少年质疑道。

“你不懂,她是例外。”郭子阳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秦翡,虽然他知道秦翡是秦家刚找回来的亲生女儿,可是郭子阳总觉得秦翡不是那么简单的人,他和秦翡接触不多,也就是今天才认识的,但是仅仅是今天他就推翻了对秦翡之前所有传闻的认知,现在秦翡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让人更加怀疑了。

毕竟这种地方的黑卡,就算是整个秦家估计也就秦正清手里有一张。

“她是谁啊,不是圈子里的吧。”

“秦翡,秦家前两天找回来的亲生女儿。”郭子阳看向齐邵迟:“迟子,过去看看吧。”

不管秦翡是什么背景,但总归是一个女孩子,还是郭子阳觉得印象不错的女孩子,在这种地方喝了这么多酒,怎么都让人觉得不放心。

“嗯。”齐邵迟和郭子阳走过去,其他人也对着两天在网上风评极差的秦家亲生女儿感到好奇,就都跟了上去。

郭子阳一路小跑,直接坐在秦翡旁边,很是欢喜:“秦翡,咱们这都能巧遇啊。”

秦翡目光迷离,满身酒气,看看面前说话的人,然后继续喝酒。

秦翡这一看就是醉的厉害,郭子阳赶紧把秦翡手里的酒给抢过来,结果,刚一碰上秦翡的酒杯,周围的人就听见咔嚓一声……

“啊……”郭子阳一声惨叫,压着自己的胳膊面容痛苦的扭曲着:“疼疼疼……”

齐邵迟赶紧上前制止,结果,刚到秦翡面前,秦翡一脚将一旁的椅子给踹了过去,齐邵迟刚想躲开就看见了身后的酒柜,硬生生的接住椅子,只觉得胳膊疼的没了知觉。

“嘶……”

另外跟来的几个少年也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等反应过来赶紧接过齐邵迟手里的椅子,也不敢在靠近秦翡了。

秦翡眯着眼睛,嘴角勾起,醉意熏然,目光凶狠的看着郭子阳:“你抢我酒?”

郭子阳疼的龇牙咧嘴,看着自己被秦翡压在桌面的上的手,他敢保证自己这只手绝对骨折了,赶紧说道:“没有,绝对没有,秦翡,你看看,你睁大眼睛认真看看,我是郭子阳啊,你快放开,我手要废了。”

滴滴滴……

从秦翡口袋里传来手机**。

秦翡明显知道是自己的手机响,看看自己一只手拿着酒杯,一直手压着别人的手腕,目光朝着一群模糊的影子,开口道:“接。”

郭子阳一听,赶紧说道:“秦翡,你松开我,我给你接。”

秦翡盯了郭子阳一会儿,郭子阳只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住,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十分紧张,生怕秦翡一个冲动直接把手腕给他掰断了。

“接。”

秦翡放开了郭子阳的手,将注意力又重新放回到了自己手里的酒杯上,轻抿一口,极其陶醉。

郭子阳试探性的掏了掏秦翡的口袋,目光看着秦翡,只要秦翡有一点动静他就赶紧躲了,结果,秦翡似乎并不在意,郭子阳赶紧把手机掏出来,倏地一下子躲得秦翡远远地,然后心有余悸的看向一旁的齐邵迟几人,龇牙咧嘴:“草,疼死我了。”

齐邵迟也捂着胳膊,想要抬没抬起来,隐忍的道:“没比你好多少。”

“下手真狠。”郭子阳多少体会了一下今天早晨被秦翡摔在地上的那个人的感受。

“闭嘴吧你。”齐邵迟也是不痛快,毕竟是无妄之灾:“赶紧接电话,是不是秦家人?赶紧把秦翡送回去。”

“倒是不用送,我看她在哪都挺安全的。”郭子阳虽然这样吐槽,手上还是快速的接了电话。

“喂,哪位?”

电话那头声音一顿,问道:“你是谁?秦翡呢?”

“你是谁啊?”郭子阳看看秦翡,见秦翡并不在意,也找了个地方撒气。

“我是他朋友,有事找她。”

对方明显不和郭子阳计较,郭子阳也觉得没劲儿,开口说道:“她在酒吧喝多了,你有事明天再说吧。”

“喝多了?她喝酒了?”电话里的声音明显急切了许多。

“嗯,我先给秦家打电话让他们来接人吧。”郭子阳叹了一口气,颇为心累。

“别,别给秦家打。”电话里的人立刻阻止了郭子阳。

郭子阳挑眉,看着凑过来的齐邵迟一群人,开口问道:“你谁啊,秦翡不是秦家人吗?不把她弄回家让她在酒吧里睡啊。”

电话里的人沉默许久,到底还是说道:“秦翡不喜欢回秦家,她喝多了,什么都不过脑子,这个时候你们千万别惹她,什么事情都顺着她来,尤其是别动她的酒,她嗜酒,喝多了六亲不认,不然,你们就得去医院走一圈了。”

听着电话里人的忠告,郭子阳都想哭,瞬间声音委屈起来:“兄弟,你这电话怎么不早点来啊,你说完了,我手都被她给掰断了。”

电话那头一阵诡异的沉默。

郭子阳沉着脸:“我怀疑你在嘲笑我。”

那头的人轻咳一声,转开话题:“你们现在在哪里?”

“褪色酒吧,你知道吗?你应该不知道,这里可是……”

“我知道。”那头打断了郭子阳的话,说道:“你们不要动她,我现在就让人过去,对了,你们身上有糖吗?如果没有就在柜台上要点,他们有,秦翡要是折腾就直接给她糖。”

“先挂吧,我先让人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