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妻有点甜》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薛四月楚卫小说阅读

楚卫微微偏头,一张苍白疲惫的面孔映入眼帘,看模样不过十三四岁,刚刚为自己疗伤的人是她?环视一周,见屋里再无他人,楚卫怒了。

那帮下属,竟也不留下盯着这姑娘。

门外的下属们齐齐打了个冷颤,其中一人敲着门:“姑娘,这都半个多时辰了,还没好吗?”

薛四月快要昏睡过去,听这话浑身一个激灵,抬眼去看冷血男,见他气色好了些,拔掉针管,将现代用品收进医疗库。

小黑见人没答应,与车夫对视一眼,一手按在剑柄上,破门而入。但见薛四月在为主子号脉,大步上前:“主子怎么样了?”说话间,警惕的看着薛四月,若有异样,随时拔剑杀人。

薛四月擦了擦额上的细汗,提起力气:“人没事了,最晚晚上就会醒,醒了派人去叫我。”说罢,撑着无力的身体,朝门口走去。

刚走两步,撞上车夫。车夫严肃的看着她:“姑娘想必很累了,来人,伺候姑娘休息去。”

什么意思,派人看着她?薛四月冷笑,无情!不愧是冷血男的人。她浑身无力,急需睡眠,也没心思争执,随着下人过去了。

薛四月是被人揪起来的。

屋子里空气降到冰点,几个守卫如同看着血海深仇的仇人似的看着她。车夫,不,是管家沉着黑脸,见她进来便严声质问:“姑娘,这就是你说的最晚晚上就可以醒过来?为何我家主子还没醒?”

没醒?薛四月惊愕,快步走到床边,刚要检查,小黑冷着脸拦住她,眼神满是怀疑与杀气:“亏得我们把主子交给你,结果呢?人没醒,怕是身体都被你治坏了,你还想害人?”

薛四月不与他争论,目光绕过他,看向冷血男。只见血淋淋一片,冷血男缝合好的伤口不知被谁弄开了,血流不止,脸苍白的跟个死人似的。

顿时怒了:“谁碰过他的伤口?”

小黑被她吼的一愣:“谁也没……”

“不可能,我自己包扎的伤口我还不知道吗?没人碰过绝对不可能这样子,”薛四月正在气头上,胆子也肥了,“不想他死的就告诉我,有人拆了我包扎的伤口,导致他醒不过来,这责任还往我身上推卸,那弱智呢?”

弱智两字一出口,明显有人藏不住了。从角落里蹦出来一中年男人,怒火冲天的劈手指着薛四月:“我还不是出于好心,谁知道你怎么给楚公子疗伤的,你个无名小卒,能有什么能耐。”

“那你又是什么人?”薛四月强忍着怒火,咬牙切齿的问像中年人。

“我?”中年男子对她不知自己是何人的态度十分不屑,“听好了,我就是大名鼎鼎的神医,行医数十载,还没听过姑娘的名号,你怎么就自信自己可以为楚公子疗伤?”

薛四月怒火中烧,劈手指着血淋淋的冷血男:“既然神医这么有能耐,这怎么解释?是医术不精,还是看不惯别人医术比你高,偏要在上面再动手脚,草菅人命。”她要气炸了,雪上加霜算是哪门子的神医。

神医被堵的哑口无言:“你!哼,那也轮不到你个黄毛丫头在这滥竽充数,”转头看向管家,“楚管家,令公子的身体我现在可是救不了了,这丫头不是能救吗,那让她来好了。不过你们可得准备下后事了。”

话刚落,一柄明晃晃的刀架在他脖子上。小黑冷着脸:“不是你想救便救,想走便走的。今日无论你救还是她救,若主子没醒,你俩都得陪葬。”

屋外下着大雪,北风呼啸,夹杂着雪花,从门缝里吹进来,气温骤降。

神医脸上闪过一抹惧色,转而为怒:“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当初说好我治,现在冒出来个丫头打乱我救人,事后还让我负责,有这个道理吗?”

小黑态度强硬,根本不容神医拒绝。

薛四月冷眼看着屋子里的人,分明是一群蛮不讲理的强盗。这神医更是个傻叉,气死她了。现在她逃是逃不掉了,但要她吃下这哑巴亏,不可能。

她眼波流转:“救人可以,但这傻叉神医把病人病情加重了,我也不知自己还能不能救,倘若不能……”

小黑将刀指向她,眼神寒的能冻死个人:“必须可以,否则你死。”

娘的,这就是求人的态度?薛四月心里把他祖宗都骂了一遍,勾唇,冷笑:“若我救不了,你杀了我也没用。”

小姑娘一身风骨,毫无惧色,小黑竟短暂怔愣了。

薛四月走到床边,已然将怒火压下去了。但仔细看到冷血男的伤口,怒火又蹭蹭往上涨。妈的,线被拆的稀巴烂,伤口上不知道敷的啥,勉强止血了,却堵住了伤口,若把东西拿出来,就会血流不止,她可没那么多血补给他了。

薛四月皱着眉,情况相当严峻,该死的神医。

“差一点就没气了,你们都出去,我要给他处理伤口。”这情况,还得打一针才行。

神医一挑三尺高,满是不赞同:“既然你有真本事,又怎么怕我们看。把我们都支出去,谁知道你要干什么。管家,你们可不能再听她的,白天就是听她的,不然楚公子也不能这样啊。”

管家原本就警惕薛四月,听这话,更不答应:“治病救人本是光明正大的事,姑娘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们重视主子的身体,自是不会妨碍你。”

妈的。薛四月要恨死这神医了,这些人不出去,自己怎么给冷血男打针,要是被他们看见了,还不把自己当怪物烧死:“这是我治病的习惯,你们在这,我注意力无法集中,还有这么多刀,我看了害怕。”

管家朝守卫们使眼色,众人退后三大步,守卫也收起刀,小黑盯着她,满是警惕:“这样总可以了吧?”话虽如此,语气却像是在说,若还不行,她必死无疑。

薛四月握紧拳头,他们对自己已经失去信任,让他们出去不大可能,只好做的隐蔽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