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轻如尘埃主角许锦衣慕斯城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丢下这句话以后,他就转身离开了。

许锦衣目光沉沉的站在原地,垂在身测的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心里只觉得一阵讽刺,原本为她栽种的玫瑰,最后却又要让她来赔偿。

苏檀儿走了过来,脸上的伤已经进行过处理了,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得意里带着怨恨。

“那些玫瑰花的价钱,就算是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轻轻的笑了声,然后就这样与许锦衣擦肩而过。

而当事人什么也没说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接着处理起了身上的伤口。

手掌心里细小的刺密密麻麻的遍布着,许锦衣手里拿着一个小夹子,对着灯光,一个个的将那些花刺拔出。

牵扯到的软肉,让她脸上的表情扭曲而又痛苦。

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才差不多处理好。

许锦衣满头大汗的倒在床上,之后又找出房间里的药箱,进行消毒,缠上了厚重的纱布,心里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但在第二天醒来时,整只左手已经肿得像一个包子了。稍稍触碰,都会让她感到格外的痛苦。

许锦衣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走出了房间。

刚刚一下楼,就看见了坐在餐桌旁的慕斯城和苏檀儿。

看见许锦衣的时候,前者的视线隐秘的在她的左手上一扫,随后又收了回来。

“给我去厨房倒杯热水。”

慕斯城盯着她冷声命令道。

许锦衣脚步一顿,一言不发的转变方向向着厨房走去,没过几分钟,就端着一杯热水走了出来,将其放在了慕斯城的面前。

“我也要一杯。”

苏檀儿见状也跟着开口,眼中暗含挑衅与得意。

但许锦衣根本就没搭理她,直接在一旁的空座上坐下。

这样的一番行为,直接让苏檀儿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来。

“斯城!你看她,都不愿意帮我去倒杯水!”

转头看向一旁的男人,嘟嘴抱怨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委屈极了。

看着面前的场景,许锦衣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波动。

慕斯城微微皱眉,先是警告的瞪了一眼苏檀儿,然后才把视线转移到许锦衣的身上。

相较于对苏檀儿的厌恶,他更乐意“折磨”许锦衣,看她痛苦的表情。

这一切,都是她应该要为自己父母还的债!

想到这里,他眼里的神色又冷了几分。

“还不快去?”

低沉的嗓音响起,透着几分的危险。

许锦衣闻言,二话不说就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然后走进了厨房。

几分钟过后,一杯热水就已经摆在了苏檀儿的面前。

“啊呀,这水怎么这么烫啊,让我怎么喝嘛!”

她端起面前的杯子,手腕发着抖,嘴里抱怨着,眼角的余光扫过一旁的许锦衣,突然“无意”间的手滑,一整杯热水,就这样直直的向着她泼了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许锦衣在察觉到不对劲的那一瞬间,就立刻向一旁躲去,长腿一伸,勾住了苏檀儿的椅子,稍稍的用力,对方整个人也就向她所在的方向倒了过来。

“啊!!”

凄厉的惨叫声传来,让人莫名的觉得毛骨悚然。

许锦衣稳住自己的身子,单手撑着桌面,收回自己的脚之后,就再次的坐在了椅子上。

“我,我的脸…我的脸好烫!”

而苏檀儿却是伸手摸着自己的侧脸,嘴唇发着抖,那里已经是红肿一片了。

她刚刚倒下的时候,刚好泼出去的热水落下,浇了一身。而许锦衣,却是完好无损。

怨恨的视线直直的射了过来,“许锦衣!你竟敢陷害我!我和你拼了!”

苏檀儿表情狰狞扑了过来,就好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但一旁的女子轻巧的躲了过去,目光冷淡着看着她,心里微嘲。

如果不是对方想要把那热水泼在她的身上,她也不会将计就计教训这个愚蠢的女人一把!

反正谁安的都不是好心,谁又有资格指责谁呢?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什么时候陷害你了?”

许锦衣握住她伸过来的手,扯了扯唇角,却没有半点笑的意思。

“如果刚刚不是你踢了我的凳子,我怎么可能会摔倒!”

苏檀儿一阵尖叫,挥舞着另外一只手就想要扑过来。

而这个时候,女佣抱着孩子已经从楼上走下,眼看着就要撞上已经陷入了疯狂状态的苏檀儿。

许锦衣目光微微一凝,几乎是下意识的向着那边跑去,在一阵尖叫声之中,伸手接住了从女佣手中掉落的襁褓。

“啊啊啊!”

婴儿清脆的啼哭声猛然响起。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也太突然了,甚至没几个人反应过来。

因为惯性的缘故,许锦衣摔倒在了地上,但怀里的孩子却是护的严严实实的。

她低头看去,婴儿白嫩的脸颊肉嘟嘟的格外可爱,还没有睁眼,小手在空中挥舞着,突然抓住了许锦衣胸前的衣服,啼哭声就渐渐的小了下来。

而已经从位置上站起的慕斯城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手都控制不住的在抖动着。

他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抱着孩子的许锦衣,突然大步的走了过去,然后将她怀里的婴儿抢过。

“别碰他!”

低沉的吐出了这三个字,带着浓浓的警告与威胁。

许锦衣彻底愣在了原处,看着已经被包围起来了的孩子,心里狠狠的嘲笑着自己。

是啊,那个孩子跟她没有半点关系,甚至从某一种角度上来说,还是“害死”她孩子的“凶手”。

所以刚刚那一霎那,自己为什么要救他?

婴儿的啼哭声还在不断的响着,许锦衣艰难的从地上爬起,强行的忽视掉后背及手臂传来的疼痛感。

“宝宝,妈妈在这里呢!别哭了好不好?”

苏檀儿伸手接过了慕斯城怀里的孩子,轻声的哄着,但那哭声并没有减小的趋势,反而是越来越大了。

整个大厅里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许锦衣站在原地远远的望了一眼,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就被叫住了。

“许锦衣!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你是不是想害他?”

苏檀儿尖锐的质问声充满了愤怒,两三步走到了她的面前,狠狠的拽住了许锦衣那摔得一片青紫的手臂。

面前的女子被她拉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了地上,皱着眉头侧过身,“苏檀儿,你是有被害妄想症吗?”

冷淡的回怼了一句,那双透彻的眼眸里充满了寒意。

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

“你还狡辩!如果不是你故意把热水泼在我的身上,我儿子怎么可能会摔倒在地上吗?”

苏檀儿冷笑了一声,死死的盯着她,紧拽着许锦衣手腕的力度越来越大。

对于她的这个逻辑,许锦衣的脸色沉了下来,声音里带着几分的危险,“如果按照你这么说,如果不是你‘手抖’,连杯热水都端不稳的话,又怎么可能会发生之后的一系列事故?”

一字一顿的质问道。

她再次后悔自己的“多管闲事”,不然也不会惹麻烦上身。

只是……

许锦衣脑海里闪过那孩子白嫩的脸,却是无论如何都狠不下心去不管不顾。

大人之间的恩怨,与孩子无关啊。

她的心里才刚刚这么想着,面前的苏檀儿直接推了她一把,眼神带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