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琳陌旬然章节目录 《反派心尖不好当》全文阅读

乔琳和陌旬然一起进入了宴会的正厅,正好看见了几个冤家对头正站在一起。

付行云,林蓓蓓还有刘素,以及温衡。

……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乔琳心想,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就遇到了这几个人。

这四个人看到乔琳,瞬间就脸色变了。付行云上次被乔琳好好的教育了一顿,看乔琳的眼神还有些瑟缩。不过这一次还有几个人站在她的身边,她貌似很有些底气。

林蓓蓓马上小步想要跑到乔琳身边,乔林看着林蓓蓓的表情,就感觉到了一阵无语。

刘素也是这样,装成一脸的慈爱和温和望着乔琳。

温衡和这些人完全不一样,笑眼盈盈的,看着乔琳颇有些意外。

“表姐!你终于来了,我好想你啊!”

林蓓蓓看着乔琳,睁眼说着瞎话。

乔琳眼神掠过一丝不屑和烦躁:“得了吧,你来我这干什么,你不是搭上了行云的大腿。”

一句话却简单的挑明了林蓓蓓是个喜欢抱大腿的。

林蓓蓓脸色有些难看,原本的伪装出来的那种愉悦和开心一瞬间就垮下来了,“表姐说什么呢,我怎么有些听不懂呢?”

乔琳轻笑一声,眼神上下扫视了一番林蓓蓓,这个原书里面不断坑着女主的便宜表妹。就是爱装。

乔琳的眼神让林蓓蓓很不舒服,但是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她也不敢做些什么。

耳边不断传出一些人的议论声,林蓓蓓感觉自己如同笼子里面的鸟,供人不断取笑玩闹。

不知道多久之后,乔琳的声音传入耳:“我说你呀,是一个嫌贫爱富的拜金女!林蓓蓓,不是吗?”

乔琳说完,林蓓蓓瞪着她大声反驳:“我才不是!我和行云只是朋友。单纯的朋友,你不要把我们想的那么的坏。”说着眼圈红了,语气也变得哽咽。

周遭的声音一下倒塌,开始了可怜林蓓蓓,针对乔琳的了。

乔琳红唇弯出一个傲人的弧度,没说什么。

陌旬然站在一边,本来在周遭声音开始对乔琳不利的时候,陌旬然已经有些担心了,但是偏过头来看着乔琳的时候,却发现乔琳的微笑。

红唇白齿,自身气场也是十足。陌旬然最喜欢的就是乔琳的这种自信的样子。

对比付行思喜欢的温蘅,白莲花一般的,柔柔弱弱的,陌旬然更欣赏乔林这种。

乔琳的微笑,带着自信讽刺,耀眼且张扬。

陌旬然也不由自主的唇角弯了一下。

付行思站在门口看着两个人的互动,轻轻啧了一声,眉宇也皱起来。看起来很不耐的样子。

付行思眸子里尽是晦涩的怒气。

在他的生日会上这么亲密,教训旁人,还真不把他当回事。

林蓓蓓一哭,刘素马上就跑过来,抱着自己家的女儿,指着乔琳说:“她和行云只是朋友。你自己想搭上付家的大门,费尽心思想嫁给付行思,蓓蓓可不是这样的人。”

听着周遭声音的窃窃私语,乔琳只感觉很好笑。

无论是在什么地方,人们最喜欢的还是别人的八卦啊。

“没错,我和蓓蓓姐只是朋友,她一直以来对我很照顾。才不像你,就是个坏女人!好心为了哥哥去见你,你却对我动手。”

付行云也上前,抱着林蓓蓓的手臂,瞪着乔琳。

乔琳紧跟着冷笑一声,道:“付行云,你上次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智商欠费了,和林蓓蓓认识久了,也糊涂了?是你来我家,二话不说先给了我一巴掌。我刚出院呢,大小姐,怎么现在不认账了?我不过是自卫,才反击你,这也有问题了?”

淡淡的嘲讽,语气还带着一丝委屈,付行云愣住了。

乔琳的话让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演下去,旁边的人还是窃窃私语着这场闹剧。

只不过,议论的人,又从乔琳变成了嚣张跋扈的付行云。

“对了,我差点忘记了。还有你林蓓蓓,你跟你妈来我们家,找我和我妈要走了多少钱,你以为我傻吗?再说了,这一次的宴会,付家只邀请了我一家人。你和你妈,如果不是付行云这个大腿蹭着,怎么进来的?”

乔琳晲着林蓓蓓和刘素,双手交叉抱胸。

林蓓蓓又被说哭,她不过是无话可说。倒是一直没出声的温衡先站出来了。

“乔琳,这行云还小。你别太为难她。再说了,蓓蓓还是你表妹,刘阿姨也是你的婶婶,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温衡真不愧是本书最大的白莲花,瞧瞧这说话的语气,多么的善解人意。

乔琳也不愿继续争辩,主要不想和温蘅起冲突这样跟付行思有更多的瓜葛。虽然温衡这个样子让她很不舒服。

“行吧,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大度一点。不过还是奉劝各位,好好的做个人吧。”

乔琳说完就准备火速离开现场。反手就要拉陌旬然。

可惜幻想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站住!欺负了我妹,你还准备跑哪去?”付行思这个狗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乔琳面露苦色,还是被他逮住了吗?

“乔琳,你想好怎么跟我妹道歉了吗?看起来,你也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乔琳发觉这个声音里自己越来越近,心里一阵惊悚,瞬间转头果然就看到付行思朝着自己走来。

真惊悚。

乔琳下意识的躲在陌旬然的身后,还是离付行思远点舒服,这才询问道:“你想干什么?”

陌旬然看着乔琳主动朝着自己走来,躲在自己的身后,唇边不自觉的溢出一丝微笑。

“乔小姐,你前几天还说喜欢我非我不嫁,现在就和别人拉拉扯扯。果然水性杨花。”付行思看到乔琳找陌旬然当保护神的样子,心里更加不悦。

乔琳忍不住反驳:“多少年代了?还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吗?那你和温蘅浓情蜜意,也赶紧结婚吧,毕竟你们两个的事,大家心知肚明。”

乔琳的这一波反讽,直接把付行思气的想掐死乔琳的心都有了。

温衡眼里划过一丝异彩,却又委委屈屈的开口道:“乔琳,你这话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