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太娇蛮免费阅读(洛华浓司空湛小说全本资源) 无广告

承乾三十六年,腊月初一,初雪。

京都偏北,夜里下雪,早上屋外就白茫茫一片了,洛华浓便想着到栖霞亭去赏雪。

一行人走着,到了后院,百丈远处,荷花池旁,站着一个人,衣衫单薄,身材瘦弱。

而那人,可不就是自己的亲弟弟洛璟吗,当初,洛华浓的母亲便是因为生洛璟才难产的,洛章坤要求保大,所以她母亲便死在了床上。

原主因为一直记恨这件事,而且被自己那妹妹和母亲挑拨,很是讨厌这个洛璟,当然,现在的洛华浓作为一名21世纪的医生,当然不会像原主那样讨厌他,更不会那么蠢,受人挑拨,连自己的亲弟都欺负!

可他不是被送去学堂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环儿,我们过去看看。”

几人朝着洛璟的方向走过去,他孤零零地站在荷花池边的洛璟一动不动,根本没有发现她们的到来。

她默默地看了会,看着他瘦骨嶙峋,又可怜兮兮的背影,心里一阵心疼,发誓以后定要加倍的对他好,正想叫着洛璟说话,却看到本来站的笔直的洛璟突然弯下了腰。

他伸手抓了一把雪,送进了嘴里。

“天!小姐,璟少爷是在吃雪吗?”

环儿捂着嘴巴,惊诧的瞪大了眼睛,几个人都愣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堂堂将军府的小儿子,居然沦落到了吃血的地步,多可笑啊!

洛华浓看着这场景,心里便如刀割一般,疼的厉害,双拳紧握,一股愤怒从心中升起,洛璟,姐姐发誓,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璟儿,你……”

他瘦弱的脸颊都凹了进去,脸冻得透洛发紫,几乎能看得见皮肤下的血管,却没有血色。

洛璟眼神空洞,神色木然地望着洛华浓,洛华浓愣在原地,本该问出口的话,还是咽了下去。

“你来做什么,又是看我笑话的?”

好一会儿,洛璟神色才变了下,却也只是勾起了唇角,似笑非笑,是讽刺的弧度。

“璟儿,你怎的如此说姐姐,你我才是亲生姐弟啊,来,跟姐姐回去,以前是姐姐不好,姐姐对不起你,以后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洛华浓说着,清眸里的泪水都快要涌了出来,原主真是个混蛋,居然让自己的弟弟受这样的苦。

“滚,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又想出来什么办法折腾我了,洛华浓我告诉你,别以为兔子急了不会咬人,以后最好不要再来招惹我!”

洛华浓伸手去握他,却被他重重的甩开,嘲讽的笑了一声,转身离去。

盯着弟弟蹒跚的背影,洛华浓只觉心中刀割一般的疼着,忍不住的追了两步,冲着洛璟的背影大声的喊着。

“璟儿,你放心,姐姐以后一定不会再让你吃苦了,还有杀害妈妈的人,姐姐也一定会找出来的!”

听到后半句,洛璟的身子明显动了一下,可又缩了回去,他从小到大,受过的欺辱实在是太多了,现在的他谁也不能相信,尽管那个人,是自己的亲姐姐。

洛璟走后,洛华浓立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良久,树后的掌声响起来,她才恍惚回神。

司空湛从树后走出来,嘴角挂着一丝戏虐的笑,明明是个男人,可是这一笑,像极了书里勾魂摄魄的吃人妖精。

“好一出苦情戏啊,华浓姑娘,要不要我帮你啊?”

看到司空湛走出来,她蓦然回了神,擦了擦自己脸颊上的泪水,朝着他过来,恭敬的行了礼。

“见过太子,”华浓起身,继续发问,“不知我家这后院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呢,引得太子几次三番的往我家这院子里跑,还是后院!”

她冷笑一声,丝毫不愿和他多说半句,到现在为止,她还记得,那天大厅上,他对自己的嘲讽。

“自然是有,你不就是么!”

司空湛大笑起来,洛华浓却不理他,他当真以为,自己和那些傻姑娘一般,见到人家又帅又有钱,就不管不顾的往上贴么,脑子白长了,书也白读了么?

“真是想不到,堂堂太子,也会开这种下三流的玩笑么,倘若太子喜欢开,找别人去便是了,我没空!”

清眸一扫,转身便要离去,司空湛不由得惊诧,瞧着洛云裳的模样,见了自己就流口水,当然,他见过的所有女人都是这样,可洛华浓,好像不太一样啊!

“倘若,我帮你报仇,杀母之仇呢?”

司空湛一边说着,伸手一拉,洛华浓没有注意,整个人就被拉了后去,然后直接被人家拥入怀中。

她小脸一红,瞬间上了头,回过神来,便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司空湛怎么也没想到,这洛华浓的性子这样刚烈,惊诧的盯着她,一腔怒气,却无论如何也发泄不出来。

“太子殿下,还请自重,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办,饶是你是太子,动动手指的事情,可我洛华浓,也不是没有骨气之人,用不着你!”

冷脸说完,司空湛眉头一皱,倒是越发觉得有趣,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眸光越发的阴冷。

洛华浓是吗,你不过是我利用来的一颗棋子而已,等你没用了,你猜猜,等着你的是什么下场!

那日回去,司空湛特地问过母妃,她再三确定,洛华浓的生母还活在这个世上,说让司空湛务必找到这个人。

这不,司空湛又回到了将军府,他准备,从这个女人身上找突破口。

回到厢房。

洛华浓安置在了外间的软塌上,让环儿塞了高枕在身后,脑袋里满是今天看到洛璟的事情。

洛璟到底是去读书,被叫回来,还是根本就没有去读书?钱氏早就将他住的地方拆了,那他如今是安顿在哪里,吃着雪,是没有东西给吃吗?

越是想着,洛华浓越是觉得心疼,像是被针扎着一样,赶忙叫了环儿过来。

她不能等了,必须现在马上就去找洛璟,晚一分钟,洛璟就多受一分钟的苦。

“你同玲儿一起,去拿些吃的,穿的,我们一起去找璟儿,将他接回来,这样的苦,我一分钟也不想让他多吃了,还有,抱个炉子,给璟儿路上暖手用。”

环儿点点头,心里很是称心,不知为何,自从自家小姐大难不死之后,好像越发聪明了,这做事情,也越发惹人喜欢了。

她早就提醒着洛华浓,要多多关心璟少爷,可她非但不听,还说要打她,现在这情形,看着真是好多了。

“小姐说的是,奴婢这就去办!”

环儿高兴的点点头,去叫了玲儿一起去置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