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女穿越到古代战场上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秦云舒萧瑾言小说完结版

这时候,秦云舒才反应过来父亲的意思。

文界极有威望的人,所有的心思都在文史上,一点心计都没。看到经常来秦府玩的昭如玉,想当然的以为自己人。

在这点上,她和父亲像极了,掏心窝的对别人好,殊不知那些人浮于表面。

“阿爹,我好意带她进宫,她却丝毫不顾及我的颜面,惹了太子殿下。”

三言两语撇清和昭如玉的关系,秦云舒不想过多解释。这份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

秦太傅瞧着女儿,关系一直好,经常闺中热聊的两人,就这么疏远了?是真心话吗,还是小女儿家的撒脾气?

秦云舒明白父亲的疑惑,无话不谈的好友,突然闹僵,任谁都不理解。

对昭如玉,倒不是真的一点都不联系。她要慢慢来,一点点的折磨,才有意思。毕竟前世,昭如玉就是这样对她的。

这辈子,她要更狠才是。

“阿爹,你刚上朝回来,累了吧?我给你泡茶,最爱喝的君山银针,如何?”

秦云舒一边说一边挽住父亲的手,揽着他往前走。

秦太傅仔仔细细的看着女儿,刚才还哭成一个花猫,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现在破涕为笑,短短时间,情绪变化这么大?真的没问题?

想到这,秦太傅有些担忧了。夫人走的早,女儿从小得不到母爱,不得已,他才纳了姨娘,多少能给女儿温暖。

哪曾想,女儿极其讨厌,他办坏了事。

“阿爹,你想什么呢?走,我扶你去书房,泡壶热茶。”秦云舒笑的格外开怀,眸中光亮一片。

秦太傅瞧她高兴,便不再多想,只要舒儿开心就好。

秦府很大,弯弯绕绕的水榭长廊尤其多,府邸最大的地方不是卧室,也不是厅堂,而是书房,只因藏书太多。

世人都说,大齐最大的藏书阁有两个,一个在皇宫,另一个便在太傅府。

秦云舒记的,父亲曾经听到这话,还挺骄傲,眉开眼笑的说秦家底蕴厚。

那时候的她也这么认为,后来,偌大的书房却成了父亲被弹劾的导火索。

三座两层楼书房,每座都是红木雕花四扇门,中庭是一个溪水环绕的假山,池中有莲花,到了夏天,红艳艳的开一片,十分好看。

“阿爹,你坐着,我去泡茶。”秦云舒双眼弯弯,笑着说了一句后跑去内屋。

取雪间溪水,提壶泡茶,足足半个时辰才煮好。

秦云舒端着茶壶去书房,还没走进去,扭头就看到一个圆滚滚的小脑袋小心翼翼的往里探。

一个侧面,她就认出谁了,她的亲弟弟,父亲唯一的儿子,母亲是庄姨娘。

之前,她很不喜欢庄姨娘,母亲的贴身丫鬟,哪有丫鬟当续弦的?连同那儿子,她也讨厌。

可就是嫌弃至极的人,足足小了她五岁的小男孩,危难时刻引开官兵,给她留下生路。

“阿姐,我虽比你小,你也讨厌我,但在书佑心里,你是我嫡亲的姐姐。”

“我机灵跑的快,他们追不到我,阿姐你藏起来,我会来找你。”

这是弟弟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他再也没回来。那么小的人,挺起胸膛要保护她。

再次见到他,秦云舒心里有些堵,像有一把钝刀磨着她。浓浓的愧疚腾腾而起,眸里早没了嫌弃,取而代之的是怜惜和坚定。

这时候,小家伙也看到她了,吓的不行,红润的脸蛋刷的惨白。小腿连连后退,转身撒腿要跑。

书佑躲她躲成这样,姐姐做到这个份上,失败极了!

“书佑,过来!”秦云舒端着茶壶不能追上去,只好朝着小家伙的背影叫一声。

声音清亮,小身板停了下,片刻后跑的更快,仿佛身后有个猛兽追他。

这可是她的弟弟呀,既然到书房了,肯定有事求父亲。

秦云舒不管了,索性放下茶壶,急急追了过去,“秦书佑,你给我站住!”

话里多了厉色,满满的长姐姿态。

现在的秦书佑还小,十一岁的年纪,脸蛋还没长开,被稍微一吓就停了。

转身时,圆脑袋低了下去,软软糯糯的声音很轻,“阿姐,我错了。”

实打实的认错姿态,可怜的委屈样,秦云舒暗自骂了声该死。

前世的她,太罪孽了!无法饶恕的人是她。

“书佑,你做错什么了?”秦云舒一边说一边扬手摸着弟弟的脑袋,随即落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着。

溢出唇的声音特别柔和,秦书佑的身体止不住一抖。

阿姐见到他,从来都是嫌弃的。更下了命令,她在的地方,他不能出现,更不能私自来书房。

今天,他犯了两个错,阿姐竟问他做错什么了?

“书佑是不是要见父亲?走,阿姐带你进去。”话落,手已经牵住弟弟。

秦书佑顿时惊慌失措起来,急的眼眶都要红了,“阿姐,我真错了,求你别让父亲打我……”

说到后面,声音都带了呜咽。

听到打这个字,秦云舒低头看去,只见秦书佑露出的手腕上印着深深的鞭痕。

她记起来了,一个月前,弟弟无意中打碎她最喜欢的玉镯子。挨了顿打不说,连带庄姨娘也被遣去乡下别院。

都是她不好,书佑这么怕她,都是她一手造成。想要改变书佑对她的看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要慢慢来。

秦云舒索性蹲身而下,和秦书佑平视,双眼一片真挚。

“阿姐以前待你苛刻,是我不好。你我姐弟一场,相亲相爱才对。我知道你来这做什么,交给我。”

说着,秦云舒又笑了笑,随即起身牵起秦书佑的手。

现在的他,个子没有她高。但她知道,只需两三年,他就足足比她高出两个头。

秦书佑怔怔的望着秦云舒的背影,震惊疑惑一闪而逝,阿姐怎么突然对他那么好?更知道他为什么来书房?

真要帮他吗?可母亲不就是她派人遣走的吗?

想到这,他又戒备起来。就在这时,两人已经走入书房。

“爹,书佑真是乖孩子,看你来了,叫他为你倒茶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