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爷侯门妻》完结版免费试读 《摄政王爷侯门妻》最新章节目录

苏云芊知道古代和现代不同,尊卑分明,没有生来人人平等一说。

她可不想给这些人养成没有规矩的坏习惯,将来给她惹更大的麻烦。

“是!奴婢这就去!”

静秋眼里一亮,心里涌上一股欢喜。

看来小姐终于开了窍,不再一味地纵容秋叶居这些尊卑不分的丫鬟奴才了!

秋叶居灯火通明,所有丫鬟侍女全部被静秋姑姑从睡梦中叫到了大厅。

众人睡眼惺忪的来到大厅,弄清是大小姐苏云芊的命令,都颇有些不满。

平日里大家偷懒懈怠,这苏云芊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怕惹得大家不快吗?

今天这是发什么疯?

苏云芊歇躺在贵妃榻上,微眯着眼,看着底下众人交头接耳。

见她久久默不作声,大厅里反而慢慢安静了下来。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大小姐,这大晚上的把我们叫起来,把小公子吵醒了怎么办?”

说话的,是曾经在苏晓柔房里当差的丫鬟春玉。

苏云芊朝静秋使了个眼色。

静秋会意,抬手就给了春玉一巴掌。

“你……”

春玉不敢置信地捂脸,她愤愤地瞪了静秋一眼,扭头向苏云芊问道。

“大小姐,奴婢是说错话了吗?李夫人交代过,小公子要早睡!”

她话音刚落,静秋反手又是一掌。

这一掌直接把春玉打倒在了地上,众人惊恐地看着春玉渗血的侧脸,齐齐收敛了脸上的懈怠。

“春玉,是在苏晓柔那没学到规矩?什么时候主子做事,轮到你来指指点点了?”

苏云芊抬眼,直直注视着春玉的眼睛。

“呵,李夫人莫不是欺我之前懦弱……想当这秋叶居的主子?”

春玉听了这话,脸色一变,“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大齐令律,卖身为奴以下犯上者,当以棒刑处死。

更何况牵扯到了现在的当家主母李夫人,就是给她十个脑袋都不够掉。

这帽子扣得够大!

众人想到此,平时与春玉交好的几个丫鬟,也歇了为她求情的想法,只希望大小姐能忘了她们平时的怠慢。

春玉声泪俱下,不停往地上磕头,“春玉不是那个意思,是春玉说错话!求大小姐饶奴婢一命!”

“既然说错了话,那就自己掌嘴吧。”

苏云芊不想见血,今天晚上的首要目的是在秋叶居立威。

丫鬟侍女,可不像她上一世训练的杀手打手,一上来就要了人的命,只会让人心换撒,而不是受到尊敬。

她目光扫过大厅里的众人,混合着春玉清脆的巴掌声,淡淡开口。

“你们如有下次,就不止是春玉的下场。记住,秋叶居,只有我苏云芊一个主子,苏晚宝,也不过是继养在秋叶居的庶子。”

众人这才警醒。

就算老爷将苏晚宝过继给原夫人,这八年来当做世子来培养,也逃不脱他的庶子出身。

遣散众人后,苏云芊写了一张药方,交给静秋置办药材后,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经过她的整治,原本冰冷的闺房已经有丫鬟提前烧好了热水,以及熏好了安眠的熏香。

这些都是原主在其母过世后,不再享受过的待遇。

泡在铺满了玫瑰花瓣的木桶中,苏云芊看着身上一圈一圈的肥肉,以及倒影里那张油腻丑陋的大脸,眼里滑过一丝冰冷。

她醒来便知,这具身体是从小被人喂了毒,才会长成现在这副模样。

她刚才交给静秋姑姑的,就是能让她恢复原貌的秘方。

第二天一早,苏云芊便亲自确认了药材,熬制了内服外敷的药。

一阵上吐下泻后,让她本就初经人事腰酸腿软的身体,便得更加虚弱。

静秋处置完继夫人李玉婷安插在秋叶居的眼线,回到小姐房中禀告。

看到的就是苏云芊躺在床上,快速瘦了一圈,满脸通红的景象。

“小、小姐,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吗?”

静秋大惊,正要起身叫人,就被苏云芊拉住了手。

“静秋姑姑,我没事,只是在逼我体内的残毒,等残毒逼完了,我就能恢复原貌。”

苏云芊语气轻松,却听得静秋红了眼眶。

她憎恨地看了眼李氏所住放向,心疼地拉住了苏云芊的手,“小姐,你告诉老奴,是不是那天杀的李氏!”

静秋气愤到了极点,浑身颤抖,却再多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一直奇怪,夫人容貌倾国倾城,小姐刚出生时也是冰雪可爱,为何会越长越胖,越长越丑……

她和夫人只以为小姐是生了怪病,谁能想到是被人下了毒!

苏云芊长睫低垂,看不出表情,只是安静地给静秋姑姑顺气。

若不是这具身体内里犹如朽木,也不会被烈性**要了命,她也没办法再获一次生命。

顶着这张丑陋的皮囊,苏云芊挨了十七年白眼枉死。

她一定得替她好好活着!

安抚好静秋后,苏云芊突然回想起原主记忆中数次出现的赏月宴。

她不喜欢热闹,但原来的苏云芊自卑于外表,从未参加过一次,这似乎成了她的执念。

她定是要替她扳回场面,惊艳众人的。

想到此,她轻声问道,“静秋姑姑,离赏月宴还有几日?”

静秋没有想到自家小姐会主动提及赏月宴,愣了愣,回神后立马答道,“还有七日。”

苏云芊闻言点点头,明眸一转,勾了勾唇角。

“静秋姑姑,你去告诉父亲,这次的赏月宴,我要参加。”

“是,小姐,奴婢这就去。”

静秋心里一喜,要是小姐能在宴会上多结识几个朋友,就不会被那苏晓柔蒙蔽了眼睛,将她当做好妹妹。

这边苏晓柔听到苏云芊也要去赏月宴,心中暗暗发笑。

她拦住了苏广浩正要脱口而出的拒绝,神色温柔又体贴。

“父亲,姐姐难得出门一次,昨天是柔儿不好,没有照顾好姐姐。”

见苏广浩面露不赞同,苏晓柔轻扯着他的衣袖一脸娇憨地撒娇。

“父亲~这赏月宴要是姐姐不去,那柔儿也不去了~”

红花还得绿叶来衬,不是吗?

没有苏云芊的丑,怎么能凸显出她的美呢?

苏晓柔心中冷笑,面上却装得娇俏可爱,鼓着脸蛋嘟起了小嘴。

苏广浩哪里受得了娇美如花的女儿这样撒娇,铁硬的心当即就化成了水。

“让她去让她去,但柔柔你可得离她远一点,免得影响到你。”

他宠溺地刮了刮苏晓柔小巧挺翘的鼻头,忍不住感叹。

“你那姐姐的样貌,要是有你一半就好了,也不知是造了什么孽,我们这满家子天鹅,出了她这只癞蛤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