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知卿司空屿《清冷王爷盛宠妃》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孟知卿和宋姨娘都没注意到她们的一番暗斗都被一双狭长深邃的眼睛给看了去。

邢宇不解的望着前面的司空屿,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出声:“王爷……”

司空屿转身,略一挑眉,开口:“有事?”

“王爷你为何要救下这孟知卿?”邢宇有些不解,在他的印象中,王爷这样冷冰冰的人怎么会多管闲事呢?

司空屿薄唇抿起,神情晦暗莫辨。

若不是之前欠了孟相一个人情,他定不会出手相救。不过现在,他倒是对这孟知卿有了几分兴趣。

“回府。”司空屿掩下眼中的心思,淡淡开口,说完就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大却清幽雅致的屋内,孟知卿眼眸低垂,细心品着手里的茶。

绿桐站在一旁,看着孟知卿平静的侧脸,欲言又止。

孟知卿放下手中茶盏,将心中早已想好的话说了出来。

“我是被我父亲的小妾逼离府的,虽为嫡长女,但在府里的地位连那庶女也不如。”孟知卿顿了顿,继续道,“你既没了家人,我也无亲近之人,今后你就跟在我的身边吧,我会向亲妹妹一样待你。有一天若你想要离开,我也绝不阻拦。”

绿桐红着眼,扑通一声跪下,“多谢小姐抬爱,绿桐已无亲人,在这世间唯一的亲近之人便是小姐了,今后绿桐定会尽心尽力伺候小姐。”

孟知卿起身将她扶起,“那往后我们便是一家人了…”

孟知卿话还未说完便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她垂下眼眸,心中冷笑,来的还挺快。

绿桐快步走至门边,还未来得及问来者何人,门便被随后而来的孟知卿一把拉开。

“知卿。”为首的孟原平踏入院中,一身常服衬得身姿格外挺拔,即使步入中年也丝毫不显老态。

“父亲。”孟知卿微微福了福身子,眼神扫过他身后的两人,然后状似不解的问到,“梅姨娘和妹妹也来了?这是?”

宋姨娘和孟依依顿时黑了脸,这小**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来干什么的?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想让他们难堪。

孟原平微咳一声,“知卿啊,你宋姨娘也是担心你身子,才将你送去个清净的地方好好养着。既然如今你身子已经调养过来,也是该回家了。”

“可是…”孟知卿微蹙着眉,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

“没有可是。你现在住着这靖王府的院子像什么话?让别人知道了还说我们丞相府不懂礼数呢。就这么决定了,今晚就搬回去。”孟原平脸色严肃起来,也不容孟知卿考虑,直接替她做了决定。

“是啊,姐姐。我们可都盼着你回来呢。”孟依依上前去,亲热的挽着孟知卿的手臂。

死丫头,等回到丞相府,到了我们的地盘,你还不是任我们拿捏?

孟知卿眼神冷下来,有些嫌弃的避开孟依依的手,略一点头,“好,既然如此。绿桐,去收拾东西,我们这就随父亲回去。”

孟知卿怎会不清楚孟依依母女二人心中所想?但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折腾了许久,直到天色暗下来孟知卿和绿桐才收拾妥当。

看着眼前稍显粗陋老旧的房间,孟知卿蹙紧了眉,这丞相府看上去也不穷啊,怎的连个好院子都腾不出来?这摆明是欺负她们呢。

“绿桐,累了吧,折腾了一天,快下去歇息。”孟知卿抬手拦住了绿桐收拾的动作,温声开口。

“是。”

待绿桐走后,孟知卿走到床边坐下,第一次安静的梳理自重生后发生的一切,陷入沉思。

她虽然不知借了什么缘故得以重生,但却重生到这个没名没权的小丫头身上,别说是报仇了,如今在司周就是想要见一眼轩辕辙都难如登天。她只能是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再攀个人,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日,天刚亮,绿桐便挑开罗帐,“小姐,刚才老太太院里的丫鬟过来传话,说让您过去寿仁堂用早膳。”

孟知卿睁开眼,懒懒一笑,“知道了。”

她倒还忘了,自己还有一个祖母,只是这祖母并非孟丞相的亲生母亲,而是嫡母。只不过是孟原平为搏个孝顺的好名声,接她过来享福的罢了。

这老太太当初对她可也是冷眼相对,毫不关心的啊,任由宋姨娘母女二人作践原主。

进到寿仁堂的时候,屋里还没什么人,老夫人也才刚起。

孟知卿福下身子,“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坐在椅子上,没见有多么热情,只是掀了掀眼后淡淡一应,“回来就好。”

早膳已被端上了桌,老夫人罗氏也被丫鬟扶着率先入了座。

“没什么特别的,就随便用些吧。”

“是。”孟知卿微笑应下。

“本以为你是个愚钝的,但既然回来了,想必头脑也灵光不少。”老夫人往孟知卿碗里夹了块芙蓉糕,语意不明的说。

孟知卿腼腆的笑了笑,没说话。

三两句话时间一顿饭就这么过去了。

老夫人刚吩咐撤下碗碟,便有婢女来报。

“老夫人,二小姐跟三小姐过来了。”

“既然来了,就都进来吧。”老夫人转身坐在高座上,捧了杯茶细细品着。

得了准许的二人轻移莲步,跨过门槛,双双矮身行礼。

孟知卿细细打量走在孟依依身后的女子。

想必这就是三小姐孟子青了。

温柔娴静,低垂着的眼帘显得有些许自卑。倒是和其母梅姨娘不争不抢的性格有些相像。

“大姐也在。”孟依依柔柔一笑,面若芙蓉,一双幽幽水眸仿佛含了万千情思,让人看一眼便忍不住心生怜惜。

“是啊,二妹妹越发动人了。”孟知卿笑了笑,随即转向十分没有存在感的孟子青,“三妹妹也更加温婉可人了。”

孟子青腼腆一笑,低声问好。

“老夫人,梅姨娘也过来了。”老夫人身边的嬷嬷上前通报。

“请进来。”老夫人的眼中闪过一丝锐利,有些不悦的说:“宋姨娘没来?”

孟依依的心一颤,生怕老夫人发怒似的连忙开口,“祖母,姨娘她今日有些不舒服…”

老夫人本就有心刁难,听见此话冷哼一声,“不舒服?怕是不将我这个老家伙放在眼里吧!”

孟依依吃瘪,却也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生着闷气低头摆弄着自己的衣袖。

哼!老东西拿什么乔?还真当自己是这孟府的老夫人了?等母亲真正将孟府掌在手里,到时候有你的苦头吃。

祖孙三人心本就不在一处,再加上老夫人喜静,这请安很快就散了场。

精致华丽的屋里,宋姨娘懒懒的倚在榻上,轻轻摇着手中的团扇。听见屋外重重的跺脚声,便知道是孟依依回来了。

“怎么?因为我没去请安,老夫人训斥你了?”宋姨娘见孟依依面上的愤愤不平,略一想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是啊,平日母亲你早晚请安哪一次迟到过?不就今早没去,她便如此不饶人!”孟依依柳眉一竖,开始抱怨起来。

宋姨娘倒是不生气,坐起身来伸手牵过孟依依,轻拍一下她的手,“无妨,老夫人已是半身入黄土之人,不必与她计较。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掉孟知卿这个大麻烦。”

宋姨娘眸中寒光一闪,心中早已酿好一条毒计。

孟依依知晓母亲这般说定是有办法了,便迫不及待的问道,“母亲可是想好对策了?”

宋姨娘拨弄着手边鲜红的牡丹,颇为漫不经心的说:“你那远方表哥今日就上京赶考了,正好缺一个媳妇儿,孟知卿同他不是很般配吗?”

孟依依想着她那远房表哥猥琐下流的眼神就觉得心里一阵恶心,却又感到十分兴奋。孟知卿和表哥…真是绝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