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神医小悍妻》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林荻韩澈小说阅读

“哎!没办法啊,他是想赶紧将地挖完,好去郡城做苦力赚点钱。没想到摔得这么惨,腿上的皮肉都被刮起一大块来,那血一直流,止都止不住,看得我头皮发麻!”

“可不是嘛,这一大家子可都指望他,这下出事了,可让王氏和孩子们咋办呀?”

……

听到邻里议论纷纷,林荻不管不顾冲进屋去看许老大的情况,还好众人现在的关注点都在许家,可没工夫闲聊她。

正屋里面除了许春花一家,还有她二叔三叔一家,全都围在土炕边,林荻无法看到许老大情况,只得放下盆,从人群中将许春花拉到一旁。

“春花,你认真听我说,我有办法救你爹,你要相信我。”在落后的古代一个小感冒都能死人,更别说从山上摔出的重伤,林荻没办法,只得快速劝说。

“当真?”

“当真!你爹的伤不允许再拖了,要不然就危险了,你赶紧去把消息告诉悄悄你娘,让她将人喊出去,我立马给你爹看病。”

许春花走到王氏身边,附耳说话,听到林荻能救许老大,王氏赶忙擦干眼泪,起身来到林荻面前。

“大妞,婶子知道你和春花关系好,跟着担心你许大叔,可是救人的事是谁教你的?”

她知道王氏不相信,又接着:“婶子,许大叔的伤再不看,可就危及性命了,你现在别管是谁教我救人的,你只有相信我能给许大叔治伤,他才能活下来。”

“娘,周大夫又不在,爹又伤得厉害,怕是……咱家又没钱送爹进医馆,不如让大妞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一回。”许春花也赶紧劝王氏。

林荻抓住王氏颤抖的双手,目光坚定且严肃:“婶子,相信我能救许大叔,一定要信我。”

王氏被吓坏了,平日里遇到大点的事都是许老大当家做主,可这次她却要撑起家里做主,只觉有千斤重担压在身上,还不得退缩。

不知是怕许老大死掉,还是林荻坚毅的目光感染到她,她头一点,“大妞,婶子信你一回,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春花她爹。”

林荻让王氏把人全部请出去,又让许春花的大姐许大花去烧热水,大哥许大牛带着小的弟弟妹妹把院里的人全部劝走,让王氏找出剪刀、针线、蜡烛和干净的布,许春花将盆里的草药捣碎。

林荻给昏迷不醒的许老大全身做了检查,发现身上和左腿只是简单擦伤,并未伤及骨头,然而右腿摔得血肉模糊,不仅这样,小腿一节的骨头摔断了,庆幸没有粉碎性骨折。

她拿起剪刀将膝盖以下的裤子全剪掉,又用热水将伤口处的污血泥垢清理干净。用穿好线的针在点燃的蜡烛上高温消毒,把小腿上划开的皮肉一针一针缝合。

缝合完毕后,林荻喊道:“春花,快把捣碎的草药给我。”

敷上草药后,伤口处的血慢慢止住了,林荻用干净的布将伤口包扎好。

而后,林荻给许老大处理其他部位的伤口同时,又让王氏去找几块平整的木板来。

骨头摔断,林荻得要木板固定,这样才能长好。

从许家正屋出来,已是快到晚饭时间,林荻感觉全身都是汗,又累又饿,一**坐在院子的地上,也不在意地上脏不脏。

屋内王氏看着许老大面色苍白,好在不是先前的惨白,又把手指放在他的鼻息处,能感觉进出口气息,这才慢慢放心下来。幸好有林大妞的救治,要不然以后她一个寡妇可怎么撑起这个家。

王氏给许老大掖好被子,便出了门。一推门,屋门口站着七个大大小小的孩子,个个的眼睛像兔子眼似的,红通通的。

最小的许三牛“哇!”的一声哭出来,其他的几姊妹也跟着哭起来,看起来好生凄惨。

王氏一皱眉,“哭啥哭,你爹还没死,好着呢!别给老娘在这嚎丧,要嚎出去嚎,吵着你爹休息,看老娘不把你们皮扒掉几层!”

兄弟姐妹七人一听王氏吼了几句,立马停了哭声,忙问:“娘,我爹真没事了?”

“没事了,大妞真救了你们爹,她人呢?”

几人这才转身看到林荻,走到她身旁围过来。

“大妞,谢谢你救了我爹!”

“大妞姐,你是好人,我要给你磕头,谢谢你救我爹!”

一听许三花说着,许春花几姊妹就要跪在林荻跟前,吓得林荻立刻站起来阻止他们,她觉着救死扶伤本就是医者本职,更何况是好姐妹的家人出事了,她怎么可能见死不救呢!

王氏也是一脸感激地看着她,“大妞,这次你许大叔的命是你救回来的,他们给你磕头也是应该,婶子家里这会儿没钱,能不能过些日子家里卖了粮食再给你?”

“婶子,您就别跟我提钱的事了,要不是春花前几天给我口吃食,我兴许早就饿死在破茅屋里,哪里还有命救许大叔,如果真的要谢的话,应该我是谢谢你们家,以后再提钱,我可不敢再上你们家。”

“嘿嘿!你这样说,婶子怪不好意思的,那今天你一定要留下来吃晚饭。”

林荻知道她家条件不好,推辞了好一番,耐不住一家子的热情,只得留下吃晚饭。

许家今晚吃得比平日好太多,一碗鸡蛋炒韭菜,一碗白菜汤,每人一碗面糊糊,一个馒头,只有林荻是两个馒头。饭桌上的鸡蛋韭菜大部分进了她的肚子,只因王氏一直给她夹菜。

许家几姊妹看着她吃,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因为平日里都没吃过什么好吃的,这会儿看到桌上有好吃的,正馋得慌。

饭后,林荻交代了护理许老大的注意事项,便要回去了,王氏让许春花和许二牛送她。

许春花与许二牛是龙凤胎,只不过她晚出生了半个时辰,就成了妹妹,此刻她让许二牛在门口等着,她进屋与林荻说几句话。

“大妞,咱们明天怕是卖不成核桃了,我爹伤成这样,我娘应该会让我留在家里干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