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章节《腹黑王爷穿越妃》木嫣蝶元纵全文免费阅读

半月后,木嫣蝶房内。

“元纵的生辰?”听完赤凰的话,木嫣蝶皱了皱眉。

“是的。按照规矩,王妃你是一定要去的。”赤凰在一旁回答。

木嫣蝶想想就觉得烦躁,上次没能成功逃出王府,又见识到了了木夫人和木逸欢那两个心术不正的人,本来都够烦心的了,这下可好,元纵的生辰,肯定是要举办宴会的。

她就算再不想见那些糟心,也不能再躲下去了。

王府近几日人来人往,所有丫鬟都忙碌了起来。她这院里到还好,除了她和赤凰也没有多少丫鬟,再说她对这件事也不上心,不觉得有什么可准备的。

柳烟和董雪可就不这么想了,自五日前就开始准备宴会上的服装和节目。

木嫣蝶倒也乐得自在。

转眼间就到了生辰之日

木嫣蝶挽着元纵的胳膊安分地进了大厅,一路听着旁边的人对元纵的贺喜,也只是暗暗撇了撇嘴角。

好不容易可以坐下,听旁边这人说完虚假的客套话,示意宴会开始,木嫣蝶伸手拿起桌上的点心旁若无人地吃着。

因为晚上的宴会她白天就没吃多少东西。看着身边这个不顾形象的女人,元纵一声幽幽的叹息。

柳烟坐在台下,怨恨地看着那个狼吞虎咽的女人。

如果她柳烟成为王妃的话,那个位子本应该是她的,凭什么被这么个女人抢了去!

她满目含情地看着元纵,排练了这么久的舞蹈,柳烟相信,王爷今晚一定会留宿她这里的。

她上前福了福身,拉过董雪,二人齐道:“王爷,今天是您的生辰,应该让王妃姐姐也表演一个节目为王爷庆生才是。我们做妹妹的献了丑,想要跟着王妃姐姐好好学习一下。”

木嫣蝶一愣,语气微冷:“本宫今日没有兴趣,还是改日再说吧。”

不就是想让她出丑么?她倒是没有料到这一出。

柳烟可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她:“王妃姐姐这是何意?难不成是没有本事,怕丢人现眼?”

“算了,王妃姐姐只是木府的一个庶出小姐,没有什么家教,我们就别为难她了。”董雪看似解围的话,却是字字诛心。

木嫣蝶挑眉。

罢了,这两个女人既然愿意用激将法,那她也就上钩一次吧。

“既然如此,那本宫就献丑了。”还好她自小学习舞蹈,民族舞都是信手拈来。想让她出丑?下辈子吧。

音乐骤起。

元纵看着舞台中央的那个女人,有些吃惊,他从不知道这个女人也会有如此曼妙的身姿。这支舞他从未见过,却让他觉得与众不同,惊艳不已。

一曲终了,在座宾客还没有缓过神来。片刻不知是谁率先起头拍手叫好,众人这才喝起彩来。

柳烟和董雪没有想到木嫣蝶竟然真的有这么一手,这样的舞,他们也是从未见过的。本想让她出丑,结果却给她提供了表现的机会,赚足了风头!

柳烟撕扯着手帕,满脸不甘,凭什么好事全被她抢去了!

不行,她要在众人面前揭开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王妃姐姐真的是一身好本事,不仅舞跳的好,这打人也是毫不含糊啊。”

元纵皱了皱眉,这个柳烟,到底想做什么。这么多人,王府还要不要面子?女人间的争风吃醋,何必闹到这种场合上。

“大家不知道吧,我们这位王妃,别说下人了,连母亲和姐姐都敢打,甚至命令母亲和姐姐不准靠近王府半步,否则就不客气。如此六亲不认,可不是一般人有的啊。”

木嫣蝶看着柳烟,这个女人,处处和自己作对,阴差阳错间让自己出了风头,现在又来抹黑自己,当真是欺负原主欺负惯了?

那柳烟可真是想错了!

可惜她今日实在是折腾累了,这笔账且先记着,以后再算吧。

木嫣蝶没做任何解释就离开了宴会,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元纵坐在主位上一言不发,他们也不敢随便开口。

柳烟见木嫣蝶走了,心里喜悦她总算离开了王爷身边。

看元纵脸色阴暗,神色不明,她还没有意识到气氛的尴尬,以为元纵是因为木嫣蝶的举动而生气。

“王爷,王妃如此不识抬举,也请王爷不必为她生气,更何况今日是王爷生辰,您自当高兴才是。”

元纵看着柳烟满脸笑容的样子,心中一股烦躁骤起。

不识大体?恐怕她才是更加不识大体的女人吧。

作为当朝太子,又是元纵的哥哥,元廷在一旁看戏倒是看的热闹。

他一直不喜这个兄弟,在外人面前向来是是完美不出差错,让人心生妒忌。今日来参加元纵的生辰宴会也是父皇的要求,他本来满心不愿,却不曾想,竟然收获了如此大的惊喜。

元廷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嘲讽元纵的机会。他缓缓起身,嘴角含笑。

“我的好弟弟,我一直觉得你是无所不能的,仿佛这世上没有你搞不定的事情。可今天这个事,倒是让为兄我大开眼界了。”

元纵神色平静地看着他:“皇兄,弟弟的家事,就不劳皇兄费心了。”

“皇弟管不了自己的王妃,放任王妃肆意行凶,我刚才看王妃的反应似乎和你并不亲近。而且,你连自己的家事都处理不好,这王妃与侧室之间,应该和睦相处才是,内宅女人的矛盾皇弟都无法调解,父皇和我,怎么放心把国事交给你呢?”

元纵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终是忍住了怒意。

若是被抓住把柄就不好了,此时此刻他只能忍。

宴会上发生的事让元纵心情沉闷,他一杯接一杯地喝酒,直到众人都告辞了还没有停止。

柳烟这才发觉自己做的过分了,她只想着让那个女人出丑,却忽略了王府和王爷的面子。

自己倒是逞了一时之快,可是却闹得大家都无法收场。

“王爷……”

她还没说完,就被元纵一挥手摔倒地上:“滚!”

所有人都走了,他也喝的多了。感觉脑袋里昏昏沉沉,他踉踉跄跄地出了厅门,绕着王府的路,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木嫣蝶的院前。

木嫣蝶还没有睡,想着今天厅里发生的事就头疼。

突然房门就被推开,她以为是赤凰有事前来,却不料进来的是元纵。

木嫣蝶有些戒备地看着他,都这么晚了,这人现在来干什么,刚刚在大厅里让王府蒙羞的人可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