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古代从皇子开始]李准王嫣然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那护城河上,不正是白雪飘荡,孤舟横渡,笠翁独钓?

前两句描绘出京城周围之景,以意象无形中写出冰天雪地之时的天地景象,后两句正式点题护城河上之景!

应景,甚是应景啊!

李准声息寂灭,整个文曲馆也是刹那间声息断绝,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是目光惊愕,满脸震惊!

七步成诗!

七步便成诗!

这个六皇子不是说是个草包吗?

怎么会真的做出一首如此优秀的绝句?!

在场的哪一个没有几分才学?

哪能不懂这首诗的分量?!

意境如此唯美,画面感十足!

这首绝句,当真绝了!

一时间,不少人在内心咀嚼着方才李准所作之诗,越赏析越感觉此诗惊艳无比!

王嫣然也是美目惊诧,回味着这首诗。

内心已然是惊涛骇浪。

“好一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不仅描绘出一片空旷雪景,天地之像,更透露出一股孤寂之感…….”

“不过,最重要的是后两句‘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不仅点题了,还写出了自己的失落和孤独,融情于景,情景交融……..绝,真是绝啊!”

意境唯美,画面感十足!

这厉害之处是,这首诗乃是应景而作,而应景蕴情,才当真是绝妙!

当真是一首好诗!

王嫣然乃是京城一等一的才女,当下便已经分析出了这首诗所含之情,内心震惊不已。

不敢相信如此绝诗,竟是被称作废物的李准所作!

“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三皇子李潜和五皇子李仲,也早已是脸色大变,不可置信。

他们身为皇子,有太学院的泰斗学士专门教授他们,对于诗词歌赋自有一番才气,哪能看不出李准这首诗的水平如何?

可是!

李准可是一个废物,文不成武不就,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一首好诗?!

绝对不可能!

两人无论如何也不相信!

此刻,身旁的沈阔也是神色动容,不断闭眸咀嚼此诗,神色越加惊讶,半晌吐出一句话:

“此诗…….可成千古绝句!”

轰!

千古绝句?!

这话如同一声惊雷,立刻震惊整个文曲馆!

沈阔那是何等人物?!

乃是当朝太傅,太子之师,更是天下文人的学宗!

天下文人皆可拜他为宗!

由他点评的诗,基本可直接载入史册!

千古绝句啊!

当朝文人所作之诗,何人出过如此绝诗?!

无人!

沈阔也从未对任何当朝诗句,做出过如此高的评价!

李准,今日创造史无前例的壮举!

李潜和李仲当下便是脸色难看,一时间震惊当场。

千古绝句?

怎么可能?!!

可是,沈阔是何人?

连父皇都日日向他请教学问,若是天下文人可分一斗才气,沈阔可独占八斗,另外一斗为南国大学士徐之渭所有!

此话虽然夸张,可是足见沈阔之才!

沈阔点评为千古绝句,那必然便是千古绝句!

只是,这个废物怎么会做出这样的绝诗?

这不可能啊!

王嫣然也是内心如遭惊雷,绝美的容颜上布满惊诧之色。

千古绝句……..这是一个多么高的评价啊!

这六皇子李准,何以能做出这等绝诗?

李准听到“千古绝句”的评价,看了一眼沈阔,内心冷笑。

这首《江雪》乃是唐代诗人柳宗元所作,经过上千年的流传,历史早已给出评价,就是一首千古绝句!

看来,这个沈阔却也真是才学之士,并非浪得虚名之辈!

虽然这个朝代的官职跟华夏古代不太相同,可是太傅之名,足以可见沈阔才学之盛!

在华夏古代,太傅一般指的便是皇帝的老师!

这李仲出什么题不好,偏偏要自己应景而作,而这景又偏偏撞上这首诗,这可不直接让他送上千古大礼包?

李准内心暗笑,但是表面不动声色,朝着自己两位皇兄微微一拜,道:

“三哥,五哥,我已经做完诗了。听沈太傅之言,看来我是侥幸过关了,若是三哥和五哥没有额外指教,那皇弟便先告退了!”

李潜和李仲脸色难看至极!

可是,一时间竟是半句话说不出来!

他们不相信这诗会是李准所写,可是这是李准当着这么多人面所作,他们也找不出作弊之举,当下自然是哑口无言。

李准微微一笑,缓步退出文曲馆。

全程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仿佛要在他身上看穿一个洞出来。

王嫣然美眸深凝,也是一直看着李准走出文曲馆,她的内心早已经是汪洋肆意!

这个六皇子,难道以前废物之态都是装的?

只为隐忍至今?!

如果真是如此,那这个六皇子也太可怕了!

明明身负千古才学,却一直不显山露水,一忍便是十七年!

这简直不可思议!

王嫣然美眸一动,立刻起身,对身旁的丫鬟小珠道:“小珠,走!”

丫鬟小珠眼眸惊诧,还停留在方才的震惊之中,此刻听到自家小姐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吃惊道:

“小姐,六皇子好厉害啊……”

小珠这一声不大不小,却让众人听得清清楚楚,李潜兄弟俩的脸色当即便是更加难看。

文曲馆外,杨忠看到自家主子出来,看着有些愁眉不展。

以为李准没能做出诗句,立刻便是上前安慰道:

“殿下,那诗词歌赋也不是寻常人能做出,殿下也不必如此在意,不管殿下是去临顺城还是去哪,老奴这辈子都会跟随殿下!”

李准看着微微弯腰在自己身前的杨忠,内心一阵感动,立刻道:“杨总管,这些年你有心了。不过,这次本皇子不去那临顺城。”

“啊?”杨忠立刻一愣。

“因为,本皇子已经作出一首佳句,过关了!”李准微微笑道。

杨忠吃了一惊,但是立刻道:“殿下,您就别跟老奴开玩笑了…….”

殿下作出佳句?

这不是开玩笑吗?

殿下你连押韵都不会啊…….

然而,下一刻。

杨忠便看到王嫣然和她的贴身丫鬟小珠走了出来,还未等他上前作揖见礼,却见王嫣然快步走到李准面前,微微一拜道:

“臣女王嫣然,见过六殿下!六殿下如此才学,今日实在令臣女吃惊,臣女爱诗如痴,今日见六殿下作出如此佳句,斗胆请六殿下为臣女解一解这首诗之意,以让臣女爱诗之心如愿!”

啥?

杨忠震惊了!

殿下如此才学?

殿下有什么才学?

怎么回事?!

京城第一才女王嫣然竟然当众向自家殿下请教?!

破天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