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医仙秦小愉祁蓉蓉:抱着她死去,对自己不也是一种享受,一种安慰吗?

《秦小愉》 小说介绍

主角是秦小愉的小说叫《秦小愉》,是作者荒雪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秦小愉女友被抢夺,却意外和仇家女儿结缘,偶然得到奇书神针后,开创一乡村诊所,很快名扬天下,成就了自己一番悬壶济世的大事业。

《秦小愉》 第8章 死在你怀里 免费试读

蓉蓉吹的睁开眼睛。

其实,就在他噙着祁蓉蓉的嘴唇使劲吹气的时候,祁蓉蓉已经醒了过来。

她并没有深度昏迷,因为地缝的地部,是一层厚厚的落叶和杂草,所以摔的不是很重。

要命的是秦小愉砸她这一下,才让她一时闭过气去。

脑子清醒后,祁蓉蓉并没有马上睁开眼睛,而是让秦小愉继续噙着她的嘴唇,徐徐的往她肚子里灌气儿。

她还没有过被人噙着嘴的经历呢!

这种感觉挺好的,假如被秦小愉抱着,感觉可能就更好了。

她想多享受一会儿,但是却又怕秦小愉不耐烦了,丢下她自己走人,那可就哭天叫地也晚了。

既然知道自己老爸横行无忌,抢走了秦小愉的未婚妻,那她就明白,秦小愉是和老爸结下死仇了,俗话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秦小愉就算再窝囊,也不会放过自己老爸的。

但是自己是无辜的呀!

睁开眼睛后,祁蓉蓉并没有像之前那样臭骂秦小愉,而是眼睁睁的看着他。

秦小愉面无表情的说:我是在救你,你刚才昏过去了。

祁蓉蓉淡淡的说:不用解释了,就算你趁机把我怎么样了,那也是应该的。

秦小愉叫一声: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祁蓉蓉不动声色的说:父债子还,我老爸抢走了你的女朋友,我就算我还债吧!

祁小煜一跳而起,脑袋在岩壁上咚的磕了一下,顿时眼冒金星,疼的呲牙咧嘴。

祁蓉蓉赶紧站起来,抱住秦小愉的脑袋就是一阵乱揉,还一边关切的说:是不是很疼?你激动什么!

秦小愉恨恨的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老子还没有你想的那么下作!

不许你自称老子!

祁蓉蓉一声娇喝:没教养的人才自称老子!

却又说:我老爸欺负你,但是你却舍命救了我,我当然要报答你,以身相许也是可以的。

这妞也是乡下人出身,在城里读了几年书,脑子就这么开放了?

直到这时候,秦小愉才认真看了祁蓉蓉一眼。

一看之下,心也是不由得一动。

和林雨菲一样的美貌,只是两个人美的不太一样,林雨菲美的有点俗气,但祁蓉蓉却是美的让人更加赏心悦目,美的很是清纯。

而且,祁蓉蓉因为保养的好,皮肤比林雨菲更细腻,脖子下面秦小愉赶紧收回了目光,使劲抻了一下脖子。

想看就看,没必要躲躲闪闪的。

祁蓉蓉小胸脯一挺,坦然的站在秦小愉面前,突然问一句:我长的好看吗?

这话,好像是进城卖老山参的时候,在床上,杨悦问过他的话。

问这话的意思,秦小愉当然明白了。

但是他赶紧闪开自己的目光,嘟囔一声:再好看,也和我没有毛线关系!

祁蓉蓉一把拉过他的手,轻轻的说:你真的对我没有想法吗?

秦小愉像被蛇蝎咬了似的,赶紧甩开她:你离我远一点好不好?再这样诱惑我,真发生什么事情可就不怪我了!

祁蓉蓉嫣然一笑:不怪你,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怪你,真的。

又轻柔的说:如果你不救我,我早就死了对不对?我的命是你救的,你想把我怎么样,都行的!

秦小愉又要跳起来!

但是刚才被碰的脑瓜子生疼,不敢再跳了。

地缝里空间有限,秦小愉想离开祁蓉蓉远一点也不能,只能面对面站着。

而祁蓉蓉却还不放过他,又喃喃自语般的对他说:咱们两个,就要无声无息的死在这里了,对吗?

秦小愉点点头:有这个可能。

地缝离地面最少也有十几米高,而且这个地缝是上窄下宽,简直就是个瓮肚子,怎么能爬上去?

爬不上去就是死。

在这深山老林之地,呼救也没用。

祁蓉蓉黯然的说:我还没活够,我真的很不想死。

说着两行泪水已经挂了下来,一会儿之后已经哭得梨花带雨,却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秦小愉呵斥一声:别流猫尿了,哭得我心烦意乱的!

祁蓉蓉赶紧止哭,又上前一步拉住秦钰的手:反正是一死,我们为什么不能高高兴兴的死去?

秦小愉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想和自己快乐到死。

那也不是不可以的,但是一想到她是祁德福的女儿,热度就刷的降了下来。

但是这回,秦小愉并没有甩开祁蓉蓉的手。

那只小手柔柔软软的,被握住的感觉很美,甚至一丝暖意,直接流淌进心里,把他的心软化了一点,不由的又看了祁蓉蓉一眼,叹一口气说:死也没什么可怕的,人生自古谁无死?

那我想死在你的怀里,可以吗?

不等秦小愉回应,祁蓉蓉已经一头扑进他怀里,轻轻的说一声:抱紧我。

秦小愉脑子一阵眩晕,不由自主的抱紧了她一下,却又随即放开。

但是祁蓉蓉却不松开他,又说一声:坐下来,让我躺在你的怀里,这样我会死的好受一点的,咱们牵手走过奈何桥。

秦小愉想呵斥她一声,怎么这么自私呀!

但是,抱着她死去,对自己不也是一种享受,一种安慰吗?

而且现在,他有点听进去祁蓉蓉的话了,竟然是乖乖的坐下来,让她躺在自己怀里。

祁蓉蓉忽闪了一下眼皮子,凄然一笑仰脸对他说:说点什么吧,什么话都能说,还有,你现在什么都能做,我都不会拒绝的。

秦小愉皱眉喝一声:怎么又来了?

祁蓉蓉哼一声:人在要死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什么都不在乎了,做什么事也都没有顾忌了,不是这样的吗?

是这样,确实是这样的!

何况我还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你还要报仇雪恨,这也是你最后的机会。

秦小愉恼恨的一瞪眼:你再说,我直接掐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