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小说连环罪林羡李皎免费阅读

《连环罪》 小说介绍

小编今天给大家分享小说《连环罪》,本小说讲述了林羡李皎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文笔精深。值得阅读… 我曾见过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狠心将丈夫的脑壳击碎。一个刚刚成年的少女,为了不让母亲生下二胎,竟徒手将“妹妹”从母亲体内取出,并做成了标本。我也曾遇到过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仅仅只为了五块钱上网,竟

《连环罪》 第18章 免费试读

我曾见过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狠心将丈夫的脑壳击碎。

一个刚刚成年的少女,为了不让母亲生下二胎,竟徒手将“妹妹”从母亲体内取出,并做成了标本。

我也曾遇到过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仅仅只为了五块钱上网,竟亲手杀了自己的母亲。

你可曾想过,上一刻所见到的人,在下一刻竟顷然间化成了一道血水?

世上本无鬼,心中有鬼,便处处是地府。

我叫林羡,警校毕业之后就被学校推荐到嘉市刑侦大队。

只是,我怎么都没想到,我这日了狗的人生,就跟踩了狗屎一样。

事情还要从我去报道的那天早上开始说起。

其实那天我早上七点多就已经出门了,但因下雨,我又没有车,打了一个小时这才打到了一辆拼车,可好死不死,车子开到嘉广大桥时竟直接抛锚了,更让我有点郁闷的是,我钢下车,一辆红色轿车瞬间以120玛的速度直越过了我面前的水潭。

可不等我绕过车头朝那辆红色的轿车看去,一阵巨大的轰隆声瞬间便响彻了这整座大桥之上。

那辆红色的轿车,径直撞上了大桥的一侧,要命的是,这辆车的车头在我探头看去的时候,早已高悬在桥头外侧。

只是,当我上前查看车内人员有无伤亡的时候,却从这驾驶座的后视镜内,看到了一具满是鲜血的无头女尸。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顺手便从口袋里面掏出了电话报了警。

只是,还没等警方赶到现场,我面前的这辆轿车竟就这样直勾勾地从我眼前掉了下去。

“轰”的一声,小车在桥梁与湖泊中央爆炸,这也着实,将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群众吓了一跳。

一具无头女尸,在一辆行驶至少有一百二十码的车内,并连人带车腾空自爆。

这说明了什么?

凶案?

毁尸灭迹?

还是,这就是一起凶手蓄意让死者在大众眼前消失殆尽的挑衅行为?

几分钟后,警方赶到现场,并通知了“清道夫”利用小型船只打捞死者以及那些被溅射到湖面之上的汽车残骸。

这一行动延续了三个多小时,而在这三个多小时里,作为唯一一个看到过车内女尸的见证成,也被警方带到了一旁询问。

询问我的是一名叫做李皎的女人,从她身上穿着的警服不难看出,案发时她应该还在值班,不然,按照特例,刑警出现场是可以穿着便服的,毕竟,刑警是没有休息的,如遇休息,又遇出警,他们根本来不及回局里换警服。

“你叫什么?”李皎拿着笔记本,脸色异常的看着我,低声问道。

“我叫林羡,是江北市警察学校刚毕……”

“性别……”

“……”

说实话,在她询问我性别的时候,我是真的蒙了,我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她,一脸无奈的说道:“那个……我看上去……很难看出来我是男是女?”

“现在,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性别。”李皎眉目微皱,没好气的说道。

“队长,这是我们刚打捞上来的衣服碎屑,里面有张身份证……”这时,正站在桥梁中央,附身下视的男人似被一名刑警打扰着。

我朝他那边看了过去,刑警顺手便从身后拿来了一个证物袋交给了那个男人。

男人微微眯着双眼,仔细的看着那证物袋内的东西,疑惑的说道:“殷恬?去查查这个人,就算她不是死者,应该也和死者有莫大的联系。”

殷恬?

我猛地一个转身,一双充满血丝的眼顺势便朝那个男人手中的证物袋上看了过去。

殷恬……

怎么会是殷恬?她不是……

我连忙快步走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而后顺手便将他手上的证物袋抢了过来,一旁的刑警见我抢了那证物袋立马上前将我扣了下来。

我半蹲在地上,双眼更是直勾勾地看着那证物袋里的身份证。

当我看到那张身份证上的证件照时,我整个脑子都快炸了,我拼了命的挣扎着,可我越挣扎,那些刑警的力道,便更深一分。

“你认识这个女人?”那个男人缓缓地蹲下了身子,将我面前的身份证捡起,并示意一旁的刑警放手。

我抬头看着这个男人,不经意间,竟撇到了他左侧脸颊之上的一处刀疤,这刀疤很深,也很明显,或许,也正是因为有这一刀疤,倒显得他那张原本就白皙的皮肤之上,略添了一些刚毅。

我连忙起身,一把抓着那张身份证,点头说道:“她是我同学。”

“同学?”男人狐疑的问道。

殷恬……

如果不是这一次车祸,我想,我们所有人,都不会再提及这个名字了吧?

“所以,这个女孩,是你的女朋友?”他补充说道。

我凄厉的笑了笑,严格的来说,我跟这个殷恬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关系。

三年之前,我们警察学院曾组织过一次大规模的犯罪演习,整个年级一百五十八人分为两组,一组为某跨国犯罪组织,名为“暗杀”,而另外一组,扮演的则是国际刑警。

也正是在那一次演习,殷恬和我自小到大的朋友张野,就此失踪。

学警失踪,又是在这么大的一次规模演习中,可想而知,当年警方是有多重视这个案件。

之后,两人的父母也相继出了意外,我当然知道,他们的失踪并没有这么简单,这么些年,该查的,该***的,我也都做了,却还是没有他们两个人的消息。

可为什么,偏偏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殷恬的这个名字,却又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没一会儿的功夫,刚刚那名将殷恬身份证交给他的刑警回到了现场,并将一份资料递给了这个男人,后者抬头撇了我一眼,随后一把将我早已麻木的手扶到了一旁的栏杆之上,看着眼前那波澜不惊的湖泊,低声说道:“我叫李铭雨,不出意外,应该是你以后的队长,你的资料我在来之前都已经看过了,还不错,你的成绩在你们这一届也算的上数一数二,只不过,我听说,你的心理评估,却……”

“李队长……”

我刚要说话,李鸣雨便朝我摆了摆手,笑着说道:“一会儿你还是要去做个笔录,我们现在还不确定死者到底是不是殷恬,如果是,基于这一层关系,你跟不了这个案子,不过你倒是可以先跟着三队去办一下失踪案件,以你的成绩,失踪案,怕是不难吧?”

“李队长,我可以的,现在不是还没确定嘛?在嘉市,我想没有人比我对当年殷恬和张野的失踪案更熟……”

“北哥,怎么样了?有什么发现?”突然,李铭雨原本严肃的语气瞬间变得温和了许多。

我转身看去,只捡一个穿着白大褂,鼻梁上还架着一副无菌眼镜的女人此时正一边脱着塑胶手套,一边朝我们走来。

那女人看了我一眼,李铭雨点了点头,她这才说道:“起爆点很高,虽然尸体已经被全部打捞了上来,但要完全拼凑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不过,去除表面焦皮,死者体内的组织已经完全被风干,我只能初步推测,这名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在三年以上,死亡原因得等我回去将这些焦皮全部去除,分析组织及骨骼才能知道。”

她说话的时候,目光还在不断的朝我身上打量。

“可是,我看的清清楚楚,那辆车里面全部都是血,我的鼻子很灵敏,人血和动物血或者是可食用血浆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李铭雨看了我一眼,转身摇头说道:“顾北是我们最好的法医,是不是干尸,她一眼就看的出来,所以,如果顾北没错,你没错,那么,错的,就是那辆车了。”

“你是说……除了那具干尸,还有另外一个人,在车内遇害了?”我倒吸了一口冷气,瞪大了双眼,惊讶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