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1984》唐宁江映蓉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难道自己的记忆有误?或者说这一世的事情改变了?”

正想着广播站的喇叭就响起来了。

“今天是10月11日,星期四……市政府宣布,君子兰将被作为市花……”

当听到君子兰三个字的时候,唐宁一路往回跑,回到家立刻端上两盆君子兰朝着花卉市场狂奔。

等到了花卉市场的时候人来人往,人声鼎沸。

见到唐宁拿着两盆花,还没有来得及打听价格,立刻有大量的人围拢上来。

“小伙子,卖不卖,1200我要了。”

“我出1300,不二价。”

“都别嚷嚷,我1500收了。”

说罢,那出1500的花贩子迅速将唐宁拉近了店铺里面关上门,还没有等唐宁答应,就把两盆君子兰拿了过去。

之后娴熟的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一大堆的钱,一边数一边问。

“小伙子,还有没有,这个价我全要。”

疯狂……已经开始了!

唐宁接过对方递上来的钱,顺手点了点没有答话。

那花贩子立刻自我介绍。

“我叫陈定,兄弟在哪里高就?”

唐宁将钱揣起来,眉头一愣。

“公安局的。”

那花贩子一愣,忙让开。

唐宁推开门转身离开。

要知道这会疯狂才开始,卖掉一些先回本,然后放着慢慢卖才是正经道理,毕竟后面价格更高,而且以后这君子兰疯狂事件会牵扯一些人落马,绝对不敢成规模售卖,更不敢太声张,避免牵连。

揣着1500块钱,唐宁一溜烟到了国营商场,花了160块钱买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骑上车一路回家。

既然不能城规模买,那就得找人来代替自己,避免过多露脸。

而且一旦君子兰的事情传开,到时候这家里肯定不会太安全。

一念至此,唐宁从收入里面拿出来一部分,自行车后面绑上一个箩筐,装上几盆花,到了街头上专门找那些无所事事的大爷大妈们。

“招临工,不限年龄,一天1块,压身份证接活儿。”

大爷大妈们倒也没有被一块钱冲昏头。

有大妈拉着唐宁胳膊小声问。

“小伙子,你不是叫我们当特务吧,这我们可不敢干。”

这个时代意识形态可还没有多放松,一不小心就要去吃皇粮了。

唐宁一笑。

“看您说的,就是帮我卖个花,再说了当特务你们也干不了啊。”

一旁大爷保持警惕。

“卖个花就给一块钱,你卖的是金花吗,干嘛不自己卖?”

唐宁耐心解释。

“您别说,还真是金花,全市这么多的花卉市场,我一个跑不过来不是,要不然能叫你们占便宜?”

话是这么说,愿意干的不多,只有一个大妈拿着身份证抱着一盆花就去了。

其余人都在观望。

不到片刻大妈笑呵呵就回来了,解开裤带,神秘兮兮的从**里面拿出来一沓子钱递上去。

唐宁点了点,1800块,又涨价了!

从里面抽出来两块钱给了大妈。

大妈拿到钱,乐的后槽牙都笑出来了。

“再给我一盆,我再去。”

唐宁又拿了一盆,赶忙叮嘱。

“您换个市场,价格没2000别出手。”

那大妈一溜烟去了。

看到大妈真拿到了钱,这一下子旁边观望的大爷大妈疑虑全打消了,一哄而上。

“我,我要一盆,这是身份证。”

“别抢,我先来的。”

压身份证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大爷大妈们卷款跑路。

不一会,就卖掉了8盆。

唐宁叮嘱大爷大妈们等着,瞪着自行车一溜烟回家。

恰好碰上门口晾衣服的周秀梅。

别的不说,那辆锃亮的永久牌新自行车格外惹眼,周秀梅眼睛都直了。

唐宁随口问了一句。

“晾衣服呢?”

周秀梅忙点头笑着过去,眼睛就没离开过自行车,这玩意后世没人要,但现在这个时代可稀缺着呢。

一辆新自行车几乎等于一个国营厂职工两年的工资,相当于这个时代的小轿车,要是谁家有一辆,别提多神气了。

回过神忍不住问。

“唐宁,你这新自行车哪里的?”

唐宁忙着拿花,随口应承。

“买的……”

周秀梅就这么看着这个平日里都不愿意正眼瞧的盲流往返了几次,然后骑着车离开。

这才一路小跑上楼回房,一脸嫉妒。

“那个二流子不知道在哪里弄来个新自行车,神气的紧。”

躺在床上的男人嗤之以鼻。

“哪来的?就他那穷酸样,肯定是偷来的,待会我就去派出所提一嘴,让他也吃几天皇粮,昨天打我,这事我记着呢,非得叫他脱层皮不可。”

快到下午五点的时候唐宁歇了下来。

这钱来的这么容易,连唐宁都有点飘,遣散了还想卖花的大爷大妈们,骑着自行车回家。

到家之后大概计算了一下,卖出去了80盆花,平均一盆2000块,他拿回去的钱都有16万之巨了。

按照这么计算,剩下的150多盆花涨价之后还能卖接近50万。

在这个万元户都凤毛麟角的年代,自己摇身一变,就是拥有六十多万资产的人了。

将家里的钱整理了一下,用江映蓉扎头发的皮筋扎起来丢在洗脸盆里面,推到了床底下,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敢在银行存这么一笔巨款。

当然,剩下的花也不能放在这里。

一念至此,唐宁起身出门,蹬着新买的自行车一路到了花圃。

才一进门花圃,就看到了那名中年男子。

唐宁还没有开口,那中年男子屁颠屁颠的就上来,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一包大前门,抽出来一根递上来,笑嘻嘻的。

“哎呦,您可来了。”

唐宁接过烟,拿出来一沓子钱递上去。

“花钱,您数数。”

那中年男子接过钱直接塞进口袋里面,笑道:“看您说的,不用数,您这种能提前知道君子兰涨价的大人物,肯定手眼通天,怎么可能骗我。”

唐宁瞬间明白过来。

敢情昨天买了君子兰,对方当自己上面有人,提前知道了今天君子兰成为市花的事情,所以才这么客气。

中年男子拿出火柴替唐宁点上。

“我叫吕红军,您怎么称呼?”

这是要攀关系了,有这么一层关系,以后说不定用得着。

唐宁一时间端了起来,抽着烟语重心长。

“唐宁,老吕,你也是聪明人,我昨天没透露实情,肯定是有不能透露的原因,所以关于我买花的事情你千万别捅出去。”

老吕能混到这一步,早都变人精了,怎么会不知道。

忙笑呵呵的。

“您放心,这事就烂在我肚子里面了,谁问我我也不知道,以后要是有机会还请您多多提携。”

“好说,现在有个事找你帮忙。”

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就没什么可防备的了,唐宁一点都不客气。

“帮我个忙,用一下你的解放卡车。”

顿了顿。

“对了,给我郊区找个库房,我明天用。”